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具尸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五章 一具尸体

    我抚摸着罗庚表面,感觉自己神魂上隐隐有种共鸣,心神灵台中,那三师灵位突然渐渐凝练,宛如真实一般出现在我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发出一声嗡响,整个人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那三师灵位与五行虚灵罗庚产生了某种联系,天师、地师、祖师之力涌现,似是一个个威严却又亲切的目光,他们凝望着我,随后目光又落在罗庚上,三师之力自我身体中分出一缕缕罡阳之力,融入这罗庚之中。

    就听齿轮绞动的声音响起,在罗庚中央处灵枢阵基缓缓落下,如莲花花瓣绽开的八卦挡板逐渐收拢,最后五个花瓣角严丝合缝聚于一处,如花苞一般将罗庚阵法灵枢拢入中央不见。

    至此,这罗庚彻底运转完毕,变成了一块朴实无华的圆木。

    虽然它变得毫不起眼,但在我心神中却和这罗庚有了一丝微妙联系,也浅显的明白这罗庚术数所用。

    行人派素以五行运转,行人世间为名。

    所谓五行运转,指代的就是这罗庚,拥有运转先天五行真精以及后天五行虚灵的器物功用。

    我心中明了之后,不由得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难怪那帮人费尽心思也想得到这罗庚,如果能够通晓罗庚五行运转,确实能办到许多人力所不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如今,就算他们夺去罗庚也没用了!

    因为五行虚灵罗庚已经和我灵台供奉三师之力有了联系,即便是他们将罗庚毁了,也无法打开这罗庚中央的阵法灵枢。

    我抱着罗庚站起身,这一刻我心中复杂。

    罗庚之上承载了太多太多祖师英灵之力,那浸入罗庚盘之内的血垢,正是列位祖师的先天精血,不知曾经有多少祖师,借这罗庚盘施法斩妖除魔,甚至是与妖魔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?”

    巫算子震惊看着我,磕磕巴巴的都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了,楚师弟!”

    “恭喜了哦,小师叔!”

    岳家父子向我道了声喜,行人派取回传承之器,也就代表着我正式成为了行人派掌教,唯一的行人派传承宗师身份。

    虽然……目前我这位掌派宗师的修为道行还很弱,但身份却是毋庸置疑的!

    我微笑点头回礼,又与李大爷说了一声,我会尽快重塑圣尊巡天大神神像,解决修缮祖庙的事,让他放心好了。

    李大爷愣愣的还有些没回过神,

    离开祖庙,我抱着罗庚回去家中,让周慧将那一万块钱送去,这一万块钱还是在郭洼村得来的辛苦钱,没成想这转眼间就又要给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慧倒是没任何怨言,拿着钱就去了。

    我将罗庚放到自己房间里,着手打造三师灵位。

    不管咋说,以后我也是一派之长了,这家里总得有供奉三师灵位的祭堂,一来是为了以后让周慧她们有个拜祭的地方;二来供奉三师灵位于家中,也可借三师之力,保家宅平安,令鬼怪无法在家中作祟。

    以后我要是不在家,有三师灵位镇宅,我也好放心让周慧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我收拾了房间,将原先供奉爷爷灵位的地方腾出来,以三师灵位为主祭,爷爷的灵位为陪祭,也算是让爷爷沾沾行人派祖师爷的光,而五行虚灵罗庚,我将它挂在了灵位之后的墙壁上。

    置好案台供桌,我点燃三柱长香,以师礼跪拜。

    而小黄鼬也跟着我,有样学样的也向灵位叩拜,我摸了摸它的小脑袋瓜,也帮它点了三柱长香。

    祭拜完之后,将香插入香炉。

    供桌上的三师灵位也随之有了反应,三师之力于灵位上聚集,这灵位不再是单纯的木头牌位,它隐隐有了一丝克阴灭灵的威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眼馋地向我说:“楚天,也给弄个牌位供奉呗?受香火供奉,好歹能增强点我的力量啊!”

    我淡定回了他一句,你不够格!

    想要香火供奉多简单,你给你婆娘说一声,她还不乖乖给你多设几个灵堂供奉?

    林海嘀咕一声,都是自己人,说我厚此薄彼,那媳妇供的是媳妇供的,这里供的是这里供的,这能一样?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跟他说,别痴心妄想了!

    再说,在三师灵位旁供奉你这阴魂,我看你是嫌命长了,真那么做你还不被列为祖师给灭了才怪!

    用过晚饭,我和周慧早早就歇息了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她在她的房间歇她的,我在我的房间歇我的。

    现如今我是不敢再提让她相亲嫁人这茬事了,可我又不能娶她,我心烦意乱的叹口气,走一步看一步吧,或许以后这傻丫头会想明白的!

    我躺在床下与媳妇凝舞说着私密话儿。

    凝舞的伤势已然好了大半,只是距离重凝魂身,还差那么一点点,我寻思着看来还有必要再抓几只鬼灵来!

    想起凝舞伤势,我就又想起丢失的铜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甄昆恢复的怎么样了,修为有没有更进一步,能不能借那纸船上的附神灵性,探知那纸船主人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如果找到了那人,我倒是要好好问一问,他究竟知道些什么,又为什么偷走凝舞的铜棺!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,等肖山回来之后,我就跟他一起去南冥村问问情况,而且算算日子,七天时间快到了,也是时候取回《行人术数》了。

    一连又过两天,还是没有肖山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肚子的伤口恢复了七七八八,也已经拆掉了缝合的针线。

    这两天,我还让张伯向县城府提了修缮祖庙的拨款申请,张伯虽然狐疑县政府能不能批款子,但最后还是照做了,我当然知道光是这么申请,县政府能同意那可真是见鬼了!

    我给顾峰打了电话,让他帮忙托关系办下这事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黑帮的钱不能直接要,但这关系可不用白不用,况且山村里修个祖庙也花不了几个钱,对于县政府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,从顾峰那托了关系之后,很快县里就批下来了修缮祖庙的款项。

    这可是把李大爷高兴坏了,恨不能抱着我亲上几口!

    张伯也冲我竖着大拇指,说我办事靠谱!

    村子里的琐事办了七七八八,受闹鬼影响,真有几户村民搬离了这里,张伯拦也拦不住,只能安抚余下的村民,好在祖庙已经开始重修了不是?

    两天过去了,肖山始终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我甚至都忍不住有些怀疑,他是不是出事了,可就在这天晚上,我家院门被敲响了。

    敲门的,不是人!

    是几只蓝脸红鼻白须的山魈猕猴,不止如此,它们还给我背来了一个人,准确地说是一具尸体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