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把事闹大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六章 把事闹大

    几只山魈猕猴放下尸体后,冲我人模人样的长长作揖,它们看我的眼神也似乎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我皱眉,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尸体浑身发青,嘴唇发紫,用电视剧里的话说这是中毒死的!

    但我知道不是,他浑身精魄血液失了三分之二,整个人的身体干瘪不少,这是遭受鬼灵或术数反噬的征兆,他的胸腔又一处触目惊心的凹痕,像是整个胸腔的肋骨都断裂了,这也是绝对的致命伤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攻击造成的。

    仅从这人所受的伤势来看,必然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!

    这个尸体衣服破破烂烂,浑身肮脏不堪,活像是一个乞丐,我有些不明白这几只山魈给我背来这具尸体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山魈猕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几个家伙喳喳怪叫,这才又一只猕猴站出来,战战兢兢的向我递过来……一封信?

    信?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什么年代了,还会有人写信。

    展开信纸的瞬间,我看着那龙飞凤舞般的草书,有种想骂娘的冲动,这他妈鬼能看得懂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周慧的惊叫,她看着门口的山魈猴以及尸体,眼神恐惧!

    也是,这么一幕确实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我回头向周慧说了一声:“没事,别害怕!”

    那几只山魈也被吓了一跳,它们慌慌张张的与我作揖拜过,然后撒欢奔跑,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夜中。

    我继续看着手中的信,艰难无比地认出了一个“你”字。

    “你个呆子!那么笨呢!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中笑骂,我顿时不乐意了,这可不是我没文化,虽然我确实没咋上过学,但这字儿搁着谁也看不懂好吧!

    凝舞却道,她就看的懂!

    凝舞向我读了信上的内容,这信是肖山写来的。

    大意就是,这走阴派遣鬼害人的弟子已经被他击杀,特意送回尸体来,让我去南冥村查证。

    肖山又提到,这人似乎与南冥村关系不浅,他提醒着我说,千万小心南冥村,说不定其中还有类似施邪术害人之徒,而且极有可能已经相互勾结,总之防人之心不可无!

    信的末尾,肖山说他要游历红尘,所以暂时就不回来了,勿念勿忘勿担心,他会谨记他是行人派客卿弟子。

    听凝舞读完信的内容,我将手中信揉成了一团,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肖山,你大爷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骂出声,这家伙鱼入大海,鸟飞天空,跐溜一下没影儿了!?

    这他妈以后惹了麻烦,能少得了我给他擦屁股?

    我气愤的喘着粗气,万万没想到这家伙说单飞就单飞了,他怕我不准,甚至连跟我当面告别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事后也证明,收这山魈妖为客卿弟子,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。

    这他妈整个一大事儿逼!

    周慧走到我跟前,问我怎么了,又问地上的这位……是谁?

    我摆摆手,告诉她没事,小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我唤来鬼兵林海,让他去村子里找岳家父子来,不大会,这岳家父子就来到了家门口,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向岳渊说,让他看看是否认识。

    岳渊看到了尸体的面容后,脸色顿时变了变,他凝重的告诉我说:“这是走阴派孙文保!”

    孙文保,去年刚办过五十岁寿宴。

    岳家与孙家同是走阴派弟子,彼此也说的上是熟识,这孙家是省会肥阳市有名的走阴大家,孙文保办寿宴时,阴门各派到场的人可不少,就连宫商羽和林英都卖给他几分面子,由此也可见孙家底蕴。

    岳渊情急问我:“这孙文保怎么死了?还死在了你这里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说他就是在北邙村遣鬼行凶的人!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这孙文保的走阴徒弟,前些日子也被我杀于北邙山中,真不愧是一脉相承的邪术师徒啊!

    岳渊震惊的看着我,道了声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岳何川蹲下身子检查过尸体后,奇怪问:“小师叔,这尸体上有妖气缠绕,他是死于妖物手中吗?”

    我诧异看了眼岳何川,这家伙鼻子那么灵?

    说实话,就连我都没察觉到尸体上有妖气缠绕,没想到他就竟然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告诉他们孙文保是肖山杀的,肖山是山魈妖,为我行人派客卿弟子,尸体上自然会有妖气缠绕了。

    岳渊眉头几乎快拧在了一起,他来回踱步,说这可麻烦了!

    我问他怎么了,岳渊告诉我说,孙文保施展邪术,谋夺行人派传承之器,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确凿证据,就连他养的恶灵都已经被我灭了,如果贸贸然抬上尸体去找孙家,孙家会怎么想?

    他们可不会容忍屎盆子扣到他孙家头上,更不可能容忍扣在被妖物所杀的孙文保头上!

    这杀父之仇,可不共戴天啊!

    我心中也动了怒气,孙文保险些没有害了北邙村十几条人命,更甚至险些没有要了周慧的性命,他们要敢跟我论杀父之仇,那我早晚将他孙家从阴门除名!

    岳渊看着我,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岳何川眼睛一亮,笑着说:“小师叔,想将孙家从阴门除名,这事儿可不好办哦!一个搞不好,这可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怨哦!”

    我冷哼,从这孙文保谋夺行人派传承之器开始,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怨了!

    既然尸体就不在这儿,那也就不耽搁,现在就去南冥村!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岳渊、岳何川、周慧几乎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说:“不是现在,还等到明天?夜长梦多,当然是现在了!”

    我找来张伯要了辆农用三轮,收拾了家伙什,取下五行虚灵罗庚,拉着这孙文保的尸体,我们一行人连夜直奔向了南冥村。

    孙文保的死讯,在整个南冥村炸了锅!

    半夜里各家村民点灯起床,纷纷赶到村长林英家中。

    我坐在太师椅上,手扶着五行虚灵罗庚,看着眼前这些各派弟子一个个震惊的模样,我心中冷笑,这一次我就是要敲山震虎!

    我要让那些阿猫阿狗都知道,再敢来打我的主意,这孙文保就是下场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的无奈,我是绝不会再犯,否则阴门中其他弟子,还以为我行人派无人好欺负了!

    林英眉头紧皱,为难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林英问我这件事能不能缓缓,毕竟涉及阴门弟子仗持术数为祸,在没有确定事实真相的时候,还是尽量不要闹的太难看比较好!

    “事实真相已经很清楚了!有什么好缓的?林前辈,你通知孙家来领尸吧!”

    我端坐在太师椅上,这一次我就是要把事给闹大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