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七章 不共戴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七章 不共戴天

    我告诉林英村长,让他通知孙家来领尸,这暗里也有兴师问罪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冥村的诸位可不傻,尤其是那些人老成精的家伙,都清楚我一心想把事闹大的用意,只不过在他们看来,这得罪肥阳孙家,可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举动。

    林英还想劝我几句,他委婉的向我说,走阴派传承禁忌颇多,这总有弟子一不小心触犯的时候,况且如今孙文保已死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罢了!

    这我怎么能同意?

    我反问林英,何谓传承禁忌?禁忌便是不准!

    身为阴门弟子,知错犯错,仗持术数,祸乱乡里,供养鬼灵,害人性命,这其中任何一条的罪过追究下来,他孙文保都死不足惜!

    我就看不惯林英老是维护拉扯阴门六派和谐的样子!

    这错便是错,不进行惩处,师门戒规还要它干什么用?现在的宽恕,实际上是来日的纵容,乱世用重典,这么浅显的道理我都懂,你身为斩妖门宗师岂会不懂?

    越是阴门传承危难的时候,越是不能任由门下弟子胡作非为!

    林英被我一番话说的老脸通红,他深沉看了我一眼,冲南冥村村民说道:“通知孙家,严查此事,让他们来领尸!”

    村长表态了,但各派老人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这件事如果这么办,铁定会留下不死不休的仇怨,他们也看出来了,我不止是想把事闹大,我还要借在场的阴门六派向那孙家施压!

    看出来也好,事情明着来,省的有人耍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林英很快安排了人通知孙家,那孙家人已经连夜从省会肥阳市向南冥村赶来,只不过这路途遥远,想赶到这里恐怕还需要些时间。

    我倒也不急,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天将亮时,孙家人还没到,县城风水协会的人听到消息先来了。

    我与宫商羽打过招呼,简单说了下事情经过,这位宫大会长也是听得眉头紧皱,不过他没多说什么,带着风水协会的诸位弟子去到一旁等候。

    一直到将要正午时,孙家人终于风尘仆仆赶到了。

    孙文保的尸体就在院子里,草草盖上了一层白布,没有被阳光曝晒,这算是对于这位走阴大家留下的一点薄面。

    “爹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孙家人看到尸体后,顿时间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来人除了孙家两个儿子外,还有几位孙文保的弟子,大家都是明眼人,一见尸体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,那是遭受鬼灵或术数反噬的征兆,只是那胸口凹陷的致命伤却是醒目无比,这是直接要了孙文保命的关键!

    整个院子里三层外三层站满了人,主事的是斩妖门林英和宫商羽,以及在场的阴门各派老人,除了各派重要人物有椅子坐,其他门下弟子可都只有站着的份儿。

    “是谁!是谁杀了我爹!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孙家大儿子孙元武腾地站起身,眼睛遍布血丝,双眼通红,充满了愤怒暴戾的恨意,他凶狠的目光扫向在场的人,最后落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坐在椅子上,手扶五行虚灵罗庚,冷笑不已地说:“是我行人派杀的!杀的就是这等阴门败类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找死!”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孙家小儿子孙亮狂吼一声,就向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端坐在椅子上没有动,身旁自有个人站了出来,魁梧高大的甄昆拦住这想暴起伤人的孙亮,一把将他给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操你妈的!”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“给我打,给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为师父报仇!”

    孙家人见孙亮受了辱,顿时间就想一哄而上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整个天地间突然响起一声炸雷怒吼,这是宫商羽的喝声,宛如旱天雷一般,震耳欲聋,慑住了所有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孙家人呆愣了片刻,这一声暴喝,令他们没了刚刚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宫商羽沉着脸问:“孙元武,孙亮,你们知道你们父亲,是怎么死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我父亲是被他给谋害死的!宫会长,林村长,你们难道还要包庇这杀人凶手?”孙元武低吼着。

    林英皱起眉,他简单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“孙文保死于行人派客卿弟子山魈妖手中,他谋夺行人派传承之器,养鬼噬人,有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楚天为证。”

    “放他妈的屁!”

    孙元武愤恨的眼神看向我,那杀人般的目子,恨不能将我给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孙元武低吼道:“我爹的为人,在场阴门同道都清楚,怎么可能会养鬼噬人,又怎么可能会贪图什么狗屁行人派的传承之器?我孙家稀罕你那破玩意儿不成?今天你行人派要不给我说个明白,我孙家跟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阴门各派老人沉吟下来,有不少人帮腔说道,这孙家底蕴深厚,孙文保平生也交友广泛,以他的为人确实不像是会那么做。

    那孙亮压抑着愤怒,喘着粗气也吼道:“明明是他行人派指使妖物谋害了我爹,还想让我爹身败名裂!……你们难道眼瞎了吗?我爹的尸体就在这儿,你们难道还信这杀人凶手的鬼话?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为了难,这人已经死无对证,没有了确凿证据,眼下确实是难办!

    他们看向我,那意思很明显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,单凭空口白牙想让众人相信我的话,可是比较困难,毕竟孙家在阴门中经营多年,传承十数代,人脉关系可在那摆着呢!

    我推开身前的甄昆,冷笑说:“想要证据是吗?好,我给你证据!”

    我从随身布袋中取出镇魂木,向这些孙家人问,你们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?

    孙家人的脸色变了变!

    这镇魂木,又叫定阴桩,是阴师走阴穴必备之物,走阴派各家有各自擅长的手段炼制定阴桩,但这镇魂木却是孙家独一份儿!

    我冷笑更浓,我敢带着孙文保的尸体来兴师问罪,又怎么会没有准备!?

    我虽然用镇魂木拘过鬼灵,但不像之前那位走阴派阴师在镇魂木中以精血供养,这镇魂木内还有那阴师以及所供养鬼灵的阴力气息。

    我向在场阴门同道讲明原委,被我杀于北邙山的阴师,正是孙文保的弟子,而这镇魂木就是实打实的证据!

    孙元武气势矮了三分,可仍不甘心吼道:“就算是这样,也只能证明我师兄供养了鬼灵,可这不代表我父亲也那么做了!……不论怎么说,都是你杀了我爹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