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三十八章 还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三十八章 还书

    整件事已经很明了清楚,拿出镇魂木,也可谓是证据确凿,但是这孙元武竟然还有话说?

    我被这孙家人给气笑了!

    死不认账,胡搅蛮缠到这个地步,可真不愧是在阴门走阴派混江湖的啊!

    照他这个逻辑,哪怕是把他老爹孙文保的魂魄拘来,哪怕是亲口听他老爹承认罪证,恐怕这家伙还会哭着喊着说,老爹啊您一定被是被逼的……

    有句话说,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!

    我冷笑不已,这人句话可真适合这孙元武,也真适合这些孙家人。

    “在场阴门同道,有不少都是父亲生前好友……”孙元武环视所有人,他仿佛受到了冤屈一般又愤慨道:“各位叔伯们,你们难道信不过我父亲的为人吗?这行人派楚天,不但杀了我父亲,还辱我父亲的在天英灵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宫商羽暴喝一声,打断孙元武的话。

    孙元武本来正悲愤万分,慷慨激昂,可这突然的一声暴喝,可着实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宫商羽站起身,脸上阴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这证据确凿,你还想混淆视听,颠倒是非?我阴门传承,怎么会你们这样的弟子?”

    宫商羽表明了态度,着实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林英也严肃道:“孙元武,事实就是事实,阴门六派,师法戒规,都不容你胡搅蛮缠!……别再多说什么杀父之仇了,否则南冥村第一个不答应!”

    风水协会和南冥村都表了态,在场的其它各派老人神色各异,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还罔顾事实,那就是蠢了!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孙元武怒的浑身发抖,幸好被有眼力见的同门师兄弟拉了下去,再争执下去,只会越描越黑!

    而那小儿子孙亮,可明显比孙元武有心机多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尽量平复下情绪之后,面无表情说道:“家父和师兄的所作所为,我和大哥还有孙家弟子并不清楚!就算是现在,我也仍不相信我父亲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!……林师伯,宫师伯,不论阴门师法戒规当如何惩处,我孙家都毫无怨言!”

    宫商羽哼了一声:“这才像话!”

    林英看向我问,“楚师侄,你也算是受害苦主,你想怎么惩处?”

    这南冥村村长这话问的就有意思了,什么叫我想怎么惩处?

    那还能我想怎么惩处就怎么惩处?

    这林英一个皮球,把所有得罪人的事都推到了我身上,如今我对这位林村长可真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了,他奶奶的,枉费我当初好心拿出《行人术数》,让各派重修阴门传承,事到临头,他竟然给彻底推了个干净!

    我冷笑说:“如果依着我,走阴派孙家掌教不严,不配拥有阴门传承,应当将孙家从阴门六派中除名!……林师叔,你觉得这个惩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楚师侄,言重一些了吧?”林英脸色一变,尴尬笑道:“不知者无罪,更何况孙文保已死,余下的孙家弟子小惩大诫也就行了!”

    别说是林英,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,全都震惊的看向我。

    从阴门传承中除名,这在近百年的阴门传承历史上,都不曾有发生过了,不论最后除不除名,这可都是极大的羞辱啊!

    我笑容更浓,迎向孙亮怨毒的目光,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羞辱!

    连番两次害我家人,先害了我爷爷,又险些害了周慧,我岂能容忍你们孙家?即便是我给你们的羞辱,你们他妈也得给我老实端着!

    “这么惩处,确实重了一些。”宫商羽也附和。

    “不可除名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不赞同!”

    不止是宫商羽和林英,其余各派老人也纷纷表态,认为不能将孙家从阴门传承中除名。

    除名,也就意味着,孙家不再有传承阴门术数的资格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孙家也不能再以阴师自称,不能再修炼、擅用阴门术数,不能将阴门术数私自传授他人,一旦他们违背了,活着的时候会有阴门六派追查,死后也会有地府阴差缉问。

    毕竟阴门六派祖师在地府任职的人,可也有不少啊!

    既然都不同意,我好笑的反问林英村长,那你们又想怎么惩处?

    林英沉吟片刻过后,说道:“走阴派孙家禁闭三年,严查门下弟子,不得参与同道交流,不得收徒传法,如果遇到鬼灵行凶害人,孙家弟子当义不容辞将鬼灵消灭,以此将功补过,小惩大诫!”

    宫商羽点点头,其它各派老人也都点头,这么处置算是一个比较和缓的方式了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这惩处跟没惩处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孙亮以及孙家弟子急忙向林英道了声谢,并表示会遵守阴门惩处,孙亮那像是毒蜂刺一般的眼神,狠狠盯了我一眼,然后与几位孙家弟子为孙文保收了尸。

    孙元武气愤难平,但事已至此,他也说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孙家人收尸离开后,这孙元武回头狼视望我,眼神暴戾怨毒,充斥着无尽恨意,如同鬼灵!

    我轻蔑冷笑,就算你们以后不来找我,我也会去找你们的!

    我说过,我会将你们孙家从阴门中除名!

    这件事结束之后,风水协会的人并没有着急离开,虽然之前风水协会与南冥村闹过一些不愉快,但在宫商羽的带领下,想与南冥村一笑泯恩仇。

    在场的阴门同道难得相聚在一起,彼此谈天说地,其中谈论的最多的,就是我这次彻底把肥阳孙家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仇怨积下,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局面!

    这其中也有不少人幸灾乐祸!

    尤其是那庄清非,他笑容满面的与人交流,但不时瞥向我的眼神,却带有一种看好戏的嗤笑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满不在乎,行人派行事,又怎么会在意你这宵小的目光?

    甄昆以及甄家父母向我走来,随行的还有林英和宫商羽。

    甄昆将《行人术数》交还我手中,他一再向我道谢,说这几日修炼术数,获益匪浅,七日已满,这本传承之物也原璧归赵。

    我接过古书,笑着说了声客气。

    宫商羽向我问道:“楚师侄,今天我才知道你和南冥村的约定,那不知道这《行人术数》能不能也借给我风水协会用用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