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动手动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一章 动手动脚

    钱建国意思是,这件事早办早好,也能让他儿子早早能够投胎。

    我留了个心眼,先问了问这钱建国,他儿子的死是重病早夭,真跟村里祖训有关系吗?

    钱建国长叹一声,他跟我解释,祖训不祖训的,不过是图个心理安慰。

    这孩子才十四岁就死了,别说结婚了,就连恋爱都没来及谈过,这可是人生一大缺憾,他们当父母的自然不想儿子就孤零零一个人上路,寻个妻子娶个媳妇,也算是了却了这遗憾,不让自家儿子孤单难过。

    钱富贵也跟着说,祖训其实也是为了子孙好,生成双,死成对,双双而来,双双而去,也算得是有了伴儿

    我点点头,那及早出发吧,毕竟举办冥婚还需要很多事做准备!

    钱建国喜出望外,连连道请。

    上了车,两辆吉普越野驶离北邙村,渐渐走上山路去向钱王寨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都在琢磨着这钱王寨的祖训乡言,生成双,死成对,双双对对黄泉会,这倒都能轻易理解,那句烛阴大神不难为是什么意思?阎王收册留名讳又怎么解释?

    烛阴大神,与阎王还能有什么联系?

    我向钱富贵问出了心中问题,钱富贵想了半天,这才与我解释。

    这烛阴大神,指的是烛阴山的传说,相传远古时钱王寨的前身,叫阴王祗,这里栖居有一位阴王大神,名为烛阴,这位神灵口中衔书,身长百里,通体赤红,人面蛇身,很是狰狞恐怖。

    烛阴大神呼气为风,吐气为云,打个喷嚏就是一场彻天暴雨,发起怒来更是天雷滚滚,山崩地裂。

    若论烛阴大神与阎王的关系,还在于大神口中所衔的丹羽竹书。

    传说中,这丹羽竹书奇特无比,凡其上留有名讳的人魂,俱能投入轮回转世,阎王爷现世斥责烛阴大神扰乱幽冥秩序,与大神斗法大战之后,收走了丹羽竹书,后来以这本书为基础这才有了地府生死册。

    大神虽败,但也与阎王达成了条件,生成双,死成对,便可得丹羽竹书收录,便可入地府轮回投胎转生。

    再后来烛阴大神得到飞升,这身形便化成了如今的烛阴山,而关于大神的传说,也就此流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段神话传说,听我的眼睛直眨,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我问媳妇,还有这种事?

    凝舞嘁了一声,道:“胡扯!烛阴又称烛龙,相传乃是远古创世神之一,什么狗屁口中衔书,又与阎王大战的,听都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传说嘛,自然越传说法越多,版本也各不相同,又哪有什么真的?

    我们到达钱王寨时,已经是夜里九点多。

    钱王寨顾名思义,就是一座山寨,寨子入口正在这盆地烛阴山的葫芦口,搁在以前这里也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地方,组建一队人马就可保一方平安。

    进去寨子中,村民已然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下车之后,我打量四周环境,远处山峦阴影起伏,呈环绕之状将钱王寨拢在中央,即便是我这个不懂走阴风水的人,也明显看出来此地风水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贵!”

    我赞了一声,再看这里房屋布局,寨子里房屋依地势而建,起起伏伏,层层叠叠,看起来不但不杂乱,反而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贵不可言呐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又赞一声。

    村长钱富贵也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,懂行的人只要见到此地风水,都会称赞一番,这也能看出一个人到底有没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钱建国摆手说请,先去他家里。

    远处的村民指着我不停议论,说看我年纪这么小,还比不得他家儿子大,这算哪门子高人大师?

    我撇着嘴,真年龄大的只会来哄骗你们!

    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见识!

    我们来到钱建国的家中,这里还置办着白绫绸布,灵堂丧事,木质房屋里正堂搁着一副棺材,供桌上摆有灵位,我看了一眼供着的照片上的孩子,那还是一个青涩稚嫩的少年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这里阴气很重,阴煞积聚,显然有鬼灵逗留,而源头就是那副棺材!

    巫算子说的不错,应该是只怨灵!

    “相公,怨灵就在棺材里!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中提醒,我也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一股股阴气散发,吹动的供桌上白烛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这阴气直冲我而来,在我周身萦萦绕绕,像是某种警告,也像是某种试探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看来这小孩子对生人不太友善啊!

    主事家人过来与我打招呼,钱建国的妻子很憔悴,眼睛红肿,这老来丧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,也是人生一大悲丧。

    我劝慰了声节哀顺变。

    既然来到了灵堂,自然也要拜上一拜,我接过家属点燃的三根长香,冲着供桌灵位鞠了三躬,暗中以虚灵土扰动地气,直接将满屋阴气逼退入棺椁中,算是对这怨灵钱峰小小警告一番!

    这时棺材内发出一声阴啸,愤怒且暴戾,充满怨恨之意。

    这阴啸声常人可听不见,但能明显有种恐慌心悸的感觉,钱建国的家人慌乱看了四周一眼,神色不安惊恐,尤其是钱母似乎心有所感地望向棺材,眼泪顿时止不住落了下来,趴在钱建国怀里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钱建国安慰着,只要配过冥婚,峰儿就能安息了。

    拜过之后,家属接过长香插进供桌香炉。

    可香才刚刚插进去,烟雾缥缥缈缈的竟就直接熄灭了!

    这可把钱家人给吓了个不轻,他们惊慌的看向我,钱建国急忙走到我跟前,问我这是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?

    我平静说了声没事,不过心里可登时来了气!

    哎哟喂!

    老子拜你这小孩子,敬你香火吃,这是给你面子,竟然给脸不要脸?

    敢掐灭香火?

    脾气还挺大!

    我弹指间凝聚出一团虚灵火,直接飙射到三根长香上,凭借这虚灵火生生将供奉的香火重新点燃,烟雾再次缥缥缈缈燃起。

    我冷哼,有本事你再掐一个试试!?

    这怨灵钱峰还想动手脚,但一碰触虚灵火,顿时像触电一般缩回了手,耳边还传来它凄厉悲痛的惨嚎声。

    当着这钱家人的面,我还不好直接动手拘灵。

    不过就冲这小孩子脾气,他夜里肯定会自动找上门来,到时候我再好好收拾你丫的!

    熄灭的长香自动燃起,也让钱家人彻底对我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见过这怨灵钱峰,另一方女家也该是要见上一见,到时候直接让这男孩女孩碰面,冥婚成与不成,也就一目了然了。

    我向钱建国问,这女方李秀娟现在在哪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