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三章 钱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三章 钱峰

    “大师,我宁魂飞魄散,也不愿嫁入这钱王寨,也不愿嫁给那钱峰!”

    这是李秀娟见到我后,与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她,搞不懂这孩子为什么脱口而出说了这么一句话,还说的这么决绝?从眼下的情况,于她而言,于她的家人而言,不论怎么看,似乎这李秀娟都不应该会拒绝这门亲事啊!

    我问她,你不嫁可以,那么理由呢?

    李秀娟飘起身体,进到房间里面来,她向我解释,她不嫁的理由有三条。

    第一是不愿;

    她虽然枉死,但早已经心有所属,成了孤魂野鬼之后,更不可能违逆自己心意,去嫁给钱峰!

    第二是不能;

    钱峰是怨灵,她如果嫁给钱峰,那岂不等于羊入虎口?她生前已经受够生活贫困疾苦,死后怎么能再受人奴役,她李秀娟的命是不值钱,但也绝不贫贱,她也有身为她的尊严!

    第三,却是不敢!

    钱王寨,阴王祗,魂魄有进无出,葬身烛阴山腹,是万劫不复的死劫!

    我眉头紧皱,望着李秀娟问:“死劫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秀娟呵呵一笑,露出凄惨笑容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她再开口说话,整个房间里突然腾起一股怨恨暴戾的阴气,这阴气中蕴含愤怒凶狠,不是冲我来的,反而是冲那李秀娟来的!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是不愿,不能,还是不敢!”

    “从今之后,你就是我钱峰的女人,就是我钱王寨的儿媳,就是烛阴大神的子民!”

    窗户边,一个黑影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黑影周身黑气渐渐敛去,露出少年的身影,他脸色苍白,毫无血色,正是灵堂相框上钱峰的面容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的身体很瘦弱,非常瘦弱!

    瘦的简直就像是皮包骨一样,明明已经十四岁,可看起来甚至还不如十二岁孩子健康,那张稚嫩面颊上甚至都能看清他颌骨轮廓。

    我看到钱峰的瞬间,只感觉头皮发麻,浑身一层层鸡皮疙瘩往外冒。

    这是个人吗?

    这还是个人吗?

    不论怎么看,他都几乎没了人样,简直就像是行走的骷髅,空有一副干瘪皮相!

    我简直是无法想象,这钱建国一家是究竟用了什么法子,将这小孩子的命生生延长到十四岁才夭折,我更无法想象,这钱峰生前的十四年里过着怎样生不如死的日子。

    李秀娟望着钱峰,俏丽小脸腾起怨恨愤怒,她发疯的咆哮:“你做梦!我宁死也不会嫁你!”

    “死?”

    钱峰咧嘴笑了,露出牙床和其上一排发育不全的牙齿,尽显狰狞,“死,可是一件很奢侈的事!李秀娟,你没本钱奢侈!你的身体,你的人,你的魂,统统是我的!永远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这孩子可不是一般的霸道啊!

    当我不存在吗?

    我慢慢站起身来,看着这全身上下,由内而外都充斥病态的小孩,冷笑道:“小小鬼灵,谁又给你的本钱这么霸道?”

    钱峰看向我,凶戾说道:“拿好你的钱,办好你份内的事!……再多管闲事,你就死!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,别那么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我抬手凝聚出一团虚灵火,青色火焰窜出半米来高的火苗,我笑容更浓问:“信不信,我现在就灭了你?”

    “灭了我?”

    钱峰冲我哈哈大笑,转瞬又阴冷道:“敬你,才叫你大师!不敬你,你狗屁都不是!不过是仰人鼻息,拾人牙慧的穷逼而已,凭你还灭了我?你敢伤我一根毛试试!?别来搅合我钱家的家事,到时候还能赏你俩小钱花花,否则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戏谑笑道:“你只知道你人前嚣张,可曾想到人后你爹跪地求人?可怜天下父母心,竟然养育出了你这么个玩意儿!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钱峰咆哮一声,狰狞的表情扭曲了五官!

    房间里突然阴风吹卷,呜咽声大响,这钱峰直接向我扑了过来,那一股股黑烟中隐现数只鬼爪,抓向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嘴角划出一抹笑容,抛出手中虚灵火。

    虚灵火在空中突然炸裂开来,化为十几团小火苗,宛如青色火雨一般向着钱峰激射而去,这一招我还是跟之前那位施邪术的阴师学的。

    青色火雨洞穿怨灵钱峰阴身,漫天黑气陡然收敛,火焰沾染阴气,顿时宛如磷火沾身,扑之不灭!

    耳边传来钱峰惨痛哀嚎的叫声,那隐现的鬼爪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一招挺实用!

    术数殊途同归,但运用手段却各不相同,阴门中这才渐渐有了名门大家之传承。

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怨灵钱峰痛苦挣扎,借阴煞不停扑灭虚灵火,我咂了咂嘴,暂时没有灭杀这小孩子的打算,所谓拿人钱财、替人消灾,好歹我也收了这次配冥婚的定金,不到迫不得已我还真不能就这么灭杀了这鬼灵。

    “钱峰,我不会灭杀你,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你爹是怎么求我的!到时候我倒要看看,你还有什么脸面再说出刚刚的话?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钱峰疯狂咆哮,他怨毒的盯着我,甚至不顾身体上未扑灭的虚灵火焰,拼着一股愤怒戾气也想杀了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叹气:“可惜啊,就凭你这怨灵还奈何不了我!”

    我默运虚灵金,撞击渡魂铃,顿时钟吕浩荡之音传荡,音波瞬间将整个房间充斥传荡,那怨灵钱峰不受控制地移动着阴身,渐渐向我飘来。

    我再取出镇魂木,就势借铃声一引,将这怨灵钱峰纳入镇魂木中,再以黄符封禁。

    搞定!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,将镇魂木收起。

    钱峰心中怨戾太重,如果不能想办法化解,可根本无法举办冥婚,否则只是相当于害了人家姑娘,更何况李秀娟本人也不同意这门婚事,如果不能让她放下心中执念,于她于别人,这也都不是什么好事!

    而且,这钱王寨,阴王祗,烛阴大神,这些冥冥中总让我有种不简单的感觉!

    我转过身去,想继续问李秀娟,那所谓死劫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可身后空空如也!

    我愣了愣,李秀娟的阴魂呢?

    “那小丫头早走了!”

    凝舞在我脑海好笑提醒,李秀娟在我和鬼灵动手时,就已经溜了,凝舞又问我难道一直都没有发觉吗?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还真没有发觉!

    这丫头就这么走了可不行,话还没有跟我说清楚呢!

    我叫出鬼兵林海,让他搜索这钱王寨,寻找李秀娟阴魂的下落,务必把她给我找回来,我又嘱咐林海,在钱王寨里行走时千万小心,这里恐怕有些古怪,有不对劲的地方就立即与我示警!

    林海郑重点头,说ok!

    林海趁机又问我,啥时候回云山县城?

    我清楚这家伙的小心思,告诉他等办完这冥婚,林海兴奋笑了笑,飘身向着窗户飞了出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