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五章 了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五章 了结

    李秀娟边哭边向我磕头,求我帮帮他们,救救他们。

    可是,我这该怎么帮,怎么救呢?

    李兴可不像我!

    我是命格硬,再加上凝舞身属妖魂,道行也够高,更何况我现在还是阴门行人派弟子,这才算和凝舞折衷勉强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他们,从李秀娟命丧那一刻,这一世的缘分也就断尽了。

    我让这李秀娟先起来,我们两个人继续跟在李兴身后,我也向她讲清楚其中的利害经过。

    人鬼情未了,只存在电影中。

    现实里,即便真有这样的事,那也绝没有什么好下场,最终的结果更是害人害己。

    我可以想办法救他们,但肯定没有办法帮他们!

    俗话说,好言难劝该死的鬼。

    如果这李兴一心寻死,随你李秀娟而去,那就算天王老子来了,也留不住他的命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阴阳两隔,人鬼殊途。

    就这李兴的身子骨,别说在这山中游荡会死,就是在阴魂李秀娟缠的日子久了,也会渐渐阳气耗散而死。

    身死道消,唯有放下执念,才能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李秀娟听我这么一说,顿时又落出泪来,那凄哭声幽转,在山中树林中回荡,鬼哭声李兴虽然听不到,但莫名卷起阴寒的风,却是令他冷的不停浑身发抖,李兴裹了裹本就单薄的衣服,继续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我让李秀娟仔细看看他,你仅仅是这么一哭,李兴就是这般模样了,你难不成还要幻想继续跟他生活在一起吗?

    再或者,你难不成真想他也去死吗?

    李秀娟止住哭声,心痛又爱怜地望着李兴,她神色痛苦挣扎,她既不想李兴会死,更不想就这么离开他。

    李秀娟流着泪问我:“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世上哪有什么便宜事?

    上有天道轮回,下有世间法规,我叹息一声,这天地才不会问你人的私心如何,如果人人都能满足私心,那这世间还不都乱套了?

    李秀娟绝望地闭上眼睛,那泪水决堤一般划落。

    这些大道理他们难道不懂吗?他们是懂的!只不过他们都一直心存着侥幸,不愿意去看清楚现实罢了!

    我知道现实残酷,可我必须向他们点破!

    尤其是这李秀娟,即便你不嫁给钱峰,你也不可能跟李兴在一起,眼下唯有放手,才是对你们两个人都好的事。

    李秀娟向我说,她不想李兴死,不想他这么傻地对自己不负责,也对家中父母不负责。

    我向李秀娟承诺,我会救李兴的命!

    但光救命还不够,真正能救他的人是你自己,我可以让你们见最后一面,希望你能和他说清楚,也希望你们两个人都能放下心中的执念。

    李秀娟哭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兴继续在山林中行走着,那山腰处的義庄,有他无比思念的人儿,也是他能支撑到现在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李秀娟,仍然不远不近地跟着他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背影,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进我的话,但我能做的,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我退出鬼兵阴身控制,徐徐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说我是不是太绝情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!若真绝情,可就不止是这般做了!更何况,相公你又能帮他们多少?”

    凝舞轻笑,像是嘲笑我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是啊,我又能帮他们多少……

    我从床上站起身,打了个电话离开这招待所。

    不大会,钱建国急急忙忙赶来。

    我让钱建国开车载我离开钱王寨,去向義庄所在的山坡,钱建国奇怪问我又去那里做什么,我告诉他去解决一点小麻烦。

    赶到義庄之后,我于義庄内施展聚阴之法。

    这是我从《行人术数》上特意学来的术数,本来想等凝舞重凝魂身之后,为她恢复伤势用,没想到先在这里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以聚阴之法,可暂时令李秀娟有现形的能力。

    我让钱王寨的人等候在车里,这是我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些事了,至于结果如何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后半夜,一个瘦弱身影赶上山。

    我站在義庄大门口,看着这浑身肮脏狼狈的李兴,我向他说:“进去吧,李秀娟正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李兴愣了愣,他向義庄内看去,灯光下李秀娟正在那里等他。

    李兴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,他急忙冲进義庄里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走去一边坐到吉普车里。

    钱建国问我:“大师,这到底是这么回事?那李兴怎么会在来这儿?”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告诉他,不解决这麻烦,李秀娟就不可能成为你钱家儿媳,就算解决了,这冥婚能不能成,还都不一定!

    钱建国紧张又问我,是冥婚有什么问题吗?

    有问题吗?

    简直是有大问题!

    还不是你钱建国养了一个好儿子!

    我生气地冷哼。

    钱建国可急了,他说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撮合成这冥婚,还让我有什么要求可以提,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说出来,他们钱王寨会想办法为我解决。

    他这言下之意,是想问我需不需要加钱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钱,可也不缺这种钱,我告诉钱建国先办好今天的事,再谈你儿子冥婚的问题。

    钱建国惴惴不安地看着我,点头道只要冥婚能成,办什么事都行。

    这可让我有点纳闷了!

    这钱建国紧张的神色,可像只是单单为儿子寻冥婚而已啊,他像是有点在怕,但我还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怕些什么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过去,鬼兵林海告诉我里面谈完了。

    我和钱建国下车,走进義庄中,就见李兴好似疯了的乞丐,跪倒在地上失声痛哭,不停用拳头捶着地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强行将这少年孩子从地上拉起来。

    我训斥了他一句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这个样子,只会让李秀娟看不起你!回家之后,好好活着,这才算对得起她!”

    这李兴还有些不依不饶,但我岂是惯孩子家长!

    拉着他走出義庄,直接塞进吉普车里!

    我告诉钱建国,务必把他安全送回家去,送到他父母手里,也警告车里钱王寨的村民,别再对他动手脚,不然我第一个翻脸!

    钱建国赔笑说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吉普车开走了,顺着下山坡驶离了钱王寨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望着,这时李秀娟来到我身旁,她很恭敬地向我道了声谢,我看她神色戚然,应该已经把话都跟李兴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现在,你仔细跟我说说,这烛阴山中所谓死劫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