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七章 逼婚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七章 逼婚?

    不管烛阴山中存在的是一位神灵,还是一位凶妖,就凭我现在的术数修为,可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!

    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

    我在招待所的房间里一连画了好些符,有沟通天地的基础黄符,比如破煞驱邪符,至于三师敕令灭邪符,所借天地神三师之力,属于高级别的神令符,以我那时的修为,就算透支身体精气,也只能勉强作画三张。

    而且当时的情况,我不能随意透支身体精气,一来对身体有害,二来精气透支之后,会恢复的异常缓慢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我只画了两张神令符。

    作符之后,我盘膝坐在床上,凝神静气,研究《行人术数》,我翻开书页,找到“行人派”所在篇幅,悉心研究传承之器的使用。

    行人派传承之器,五行虚灵罗庚也。

    以后天五行虚灵之力,借助罗庚阵枢,可布下虚灵结界,用以控制和消灭强大的妖魔。

    以书中所载,浅显地说,大妖凶魔之能,飞天遁地,异常难以对付!

    就算拥有消灭妖魔的能力,可如果不能将之彻底杀死,妖魔就仍有可能以邪法逃脱,而虚灵结界,正是将妖魔限制在一片短暂存在的独立空间中,使得妖魔无法从这里脱身,除非强行破阵或者杀死布阵之人!

    只不过这虚灵结界,也不是想布下就能布下的!

    第一,需要行人派弟子能够自如运用衍化五行虚灵之力,如此才能运转罗庚阵枢;

    第二,虚灵结界的维持需要能量,直白地说,越是强大的虚灵结界,维持时间越久的虚灵结界,所需要的能量也越是庞大,甚至远远不是人所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存于世间的各种能量,都可以用于虚灵结界的运转。

    哪怕是鬼灵阴力,又或是天刑雷霆,唯一的前提条件就是,施术者能够有修为借用这种能量,而不被这种能量反伤。

    第三,先天五行真精运转,需弟子最低也要有渡三魂修为成就,否则必遭术数反噬,

    就以我目前术数修为,勉强能算是自如运用衍化五行虚灵之力,所以这罗庚我勉强也能用,只是这威力怎么样,可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传承之器我还没用过。

    我将布阵运转的术数法门熟记于胸,收起《行人术数》,我在床上打坐恢复身体精气。

    上午时,钱建国来敲门,问我这什么时候能举办冥婚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本大师在打坐,稍后再说。

    中午时,钱富贵敲门请我用午饭,我回绝。

    下午时,李秀娟父母来敲门,又来问冥婚的事,说是不是他家娟儿有什么麻烦?

    到了傍晚,敲门声又响起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受不了这轮番上阵了,索性不在打坐,从床上起身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门外还是钱富贵,他一脸赔笑:“大师,是不是打扰您休息了?这该吃晚饭了,不叫您一声,我们可实在不敢动筷子啊!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原来你还知道打扰我休息了啊?

    吃过晚饭,我告诉他们,这办冥婚的事还不急,眼下还有一件麻烦事需要解决。

    李秀娟父母紧张无比,他们也听说李兴的事了。

    我说不是李秀娟的麻烦,而是钱峰的麻烦,我让李秀娟父母先去歇着,不想让他们见到怨灵钱峰想要强霸他家女儿的狰狞样子,我和钱王寨的人来到钱建国家。

    钱建国惊慌问我,他儿子钱峰究竟有什么麻烦?

    在钱峰的棺椁前,当着钱父钱母,村长钱富贵,以及几位钱家至亲的面,我取出镇魂木,揭掉其上封禁的黄符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麻烦,你还是自己问他吧!”

    怨灵钱峰从镇魂木中钻了出来,整个灵堂突然涌出一股股阴风,吹灭了灵堂前白烛,整个房间温度骤降,阴寒透体。

    黑烟一般的气体渐渐凝形,化成钱峰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有人脸色大骇,尤其是这钱峰恐怖狰狞的模样,更是令他们惊恐万分,哪怕是钱峰的生父生母都恐惧无比的望着他!

    “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钱峰咆哮着,声音诡异凄厉,神情怨毒愤怒,他死死盯着我,像是随时都可能扑过来!

    我冷笑,翻手取出早已准备好三师敕令灭邪符。

    符术威力含而未发,只为将怨灵钱峰震慑,他要是敢动手,那这三师敕令灭邪符之威,杀他十次都够了!

    钱峰愤怒情绪扭曲了五官,可他愣是不敢靠近我分毫。

    对于符术之威,他身为鬼灵感受的最为真切,他眼神深处埋着惊恐,就在短短几秒钟之后,钱峰竟然转身欲逃!

    可我岂会让你这小小怨灵就这么逃了?

    我暗运虚灵土术数,以己身化转灵枢,借地气将这怨灵钱峰镇压,一条条无形锁链将他捆绑,束缚在这灵堂中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儿子,求你,别杀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钱母扑过去,挡在钱峰身前,她冲我直接跪了下来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我收起神令符,看着这位母亲说道:“还请你起身,我不会灭杀这怨灵,将钱峰拘来,我也是想解决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钱峰始终怨毒盯着我,五官扭曲,神情充满恨意。

    钱建国急忙也走到钱峰身旁,焦急向我求道:“我家峰儿怎么会变成了这样?大师,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,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啊?”

    我看着钱父钱母,向他们解释。

    这钱峰已成鬼灵,怨厉之心极重,按照我阴门规矩,是应当诛杀的鬼魔,即便配上了冥婚,也不可能会消减他心中怨气,更何况眼下李秀娟的魂魄并不愿嫁给你儿子。

    钱峰狂吼:“你算个屁!李秀娟是我的女人!不管她愿不愿意,她都是我的女人!你敢拦我,我就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冷哼,都已经是瓮中鳖了,你还那么嚣张?

    看来得对你稍加管教才行啊!

    我双手一握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,随手一挥,青色长枪透过钱母的身体,直接将刺穿钱峰的身体,将他给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些钱王寨的普通人看不到虚灵金枪,但能看到钱峰突然的痛苦惨嚎。

    钱建国急忙求道:“大师手下留情,大师手下留情啊!求你别伤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钱母心痛的关心着钱峰的情况,不停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我向他们说道:“你们也看到了,一个不愿,一个强娶,这冥婚是配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村长钱富贵这时站出来,他委婉的向我说:“大师啊,小峰他明明就是想娶个媳妇儿,您为什么不帮帮他呢?李秀娟那边,她有什么条件可以提,况且她父母都已经同意了,这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可容不得她一个小丫头反悔啊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