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八章 逃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八章 逃走

    这钱富贵竟然跟我论起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了?

    这他妈都什么年代了,竟然还玩这一套。

    即便是配冥婚,也得讲究两人的心意,死不愿嫁,难不成还要我拘来李秀娟阴魂,强行举办冥婚不成?

    然而,钱富贵就是这个意思!

    钱富贵一边说,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满足李秀娟,另一边又隐晦向说,这冥婚是他钱王寨传统,甭管李秀娟是否愿意,只要我能够按章举办冥婚,到时候钱一分不少还会多给劳务费!

    他还说,之前钱王寨举办冥婚,可从来都没有问过女方同不同意的,只要她家父母同意,那她就是钱王寨板上钉钉的儿媳妇!

    我听的眉头紧皱,这办冥婚可也是婚事,不问女方意见,那不就等于是卖闺女?

    钱王寨的人却一本理所当然的样子,因为以前村里就是这么办的,他们要的只是这场冥婚,只要办过冥婚,那李秀娟的鬼魂想怎么样都可以。

    我冷着脸,就算以前可以,但我来了就不行!

    我不能做败坏阴德修行的事,更何况我是阴门传承弟子,怎么能成为你们强掳女孩阴魂的帮凶?

    钱建国哭腔说道:“大师,话不能说的那么难听啊!……我们是真心想娶这儿媳妇,只要有什么条件,有什么要求,您都可以提,我们绝不还价!我儿子长这么大,头次对一个女孩动心,我这当父母的只求最后成全了他这心愿,求求您了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成全你儿子的心愿,难不成就要强扭别人的心意吗?

    这天底下可没这个道理!

    你儿子还想杀了我呢,难不成,我还束手就擒让他杀?

    我冷哼,这不是扯淡嘛!

    钱峰突然狰狞咆哮:“爸,妈,你们为什么求他?他算个屁啊,凭什么阻拦我娶李秀娟!……大伯,大伯你快把他给赶走,快把他杀了!大不了再找别人来为我举办冥婚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聋了吗?把他赶走,把他杀了!”

    整个灵堂中,都在回荡着钱峰的吼声,他那疯狂的样子,简直令所有人心中都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

    钱建国回头冲前锋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钱峰愣愣看着自己父亲,终于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望着这对父子,面无表情地说:“现在,你能明白了吧?我并非不想帮他,而是你儿子钱峰,值得我帮他吗?鬼灵而已,怨厉难消,实当诛之!”

    钱建国看着我,突然双膝一弯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大师,帮帮我这可怜的孩子吧!他是被心中怨冲昏了头,这绝不是他的本性!大师,我求您了,救救他,就看在我们老来丧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份儿上,不要让这孩子连投胎都不能了,不要让他再痛苦了!”

    “我求您了!”

    钱建国正说着,磕下了头。

    我叹口气,可怜天下父母心,如果这钱峰心中还有一丝感念,也应该放下心中怨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让我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冥婚,必须举办冥婚!”钱建国眼神中涌起希望,他向我说道:“只要举办了冥婚,我儿子就能消了心中怨,就能投胎了!我求求您,求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个忙我真的没法帮!

    如果李秀娟愿意,那到还好说,可是她不愿,我能怎么帮?你钱家的儿子是人,难道他李家的女儿就不是人了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求他?”

    钱峰这时声音低沉地说话了:“你们为什么都要求他?他不过是钱家请来的狗!你们为什么要冲一条狗下跪?他有什么资格?他凭什么对我的事指手画脚?我钱峰要娶妻,还要得到他的允许不成?他算是个什么东西!?”

    随着这低沉声音越来越愤怒暴戾,压制在钱峰身上的地气锁链被挣脱,那钉住他阴身的虚灵金枪也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这怨灵钱峰,怨心将要凝根了!

    怨心凝根,是为恶灵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这偏执的小孩非但不能感念父母的苦心,反倒进一步怨恨了起来,如此一来,想再配冥婚就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相公,别给这小孩机会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媳妇凝舞的提醒,我也知道绝不能给他化成恶灵的机会,否则可就更难对付了!

    我取出黄符,刚想施展符术。

    可令我没想到的是,突然地,一道阴力自地下涌出,融入进怨灵钱峰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钱峰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叫,他怨毒的望了我一眼,转身化成股黑烟逃出灵堂,转眼间就融入了夜色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急忙追出灵堂,可夜色下再不见了钱峰的影子。

    竟让他逃了?

    这可坏了!

    如果这只恶灵在钱王寨行凶害人,那到时候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命!

    “媳妇,刚刚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那道阴力!从烛阴神庙中而来的阴力,帮助这钱峰逃走了!”

    凝舞对阴力的感知,可要比我要敏锐的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这神庙中的那尊假神竟然出手了,而且它竟然真能够随意控制化成鬼灵的阴魂!

    灵堂中的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鬼魂钱峰就在大家眼皮子底下,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钱父钱母不停叫着,自家儿子去哪了,而钱王寨其他的村民,此刻看我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友善。

    钱富贵阴着脸向我问:“大师,你究竟是来为我们配冥婚的,还是来找麻烦的?”

    这话问的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当然是来配冥婚的,只不过这种情况哪能举办冥婚?

    钱富贵却不管不顾,他压着怒火跟我说,他们钱王寨可不曾有一丝亏待大师的地方,然而大师非但不帮忙,反而逼疯了钱峰,这收了钱却要拆台砸场,究竟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钱富贵的意思,也是其他村民的意思!

    所有人都带着怒意看着我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钱建国,他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大师,我都已经这么低姿态的求你了,你怎么能不答应?你逼走了我儿子,也害了我儿子!……我请问你,你打算怎么担起这责任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