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四十九章 冥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四十九章 冥婚

    钱建国这意思,竟然反倒怪上我咯?

    好像是因为我不为他们举办冥婚,这钱峰才变成了厉鬼恶灵。

    我冷笑反问他们这些人,难道就因为你跪下求了我,我就理所应当该答应你?

    责任?

    什么责任?

    谁的责任?”

    这钱峰变成厉鬼恶灵,是他自己怨念难消,你们难道因为疼儿子,就想助纣为虐?

    他今天还只是想要阴妻老婆,那如果明天想要杀人害命,你们难道还要帮着?

    宠孩子也不是这个宠法!

    这压根就不是为钱峰着想,反而是在害他!

    钱建国却愤怒道,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按照钱王寨的传统,只要配了冥婚他儿子就会消了怨念,就能去轮回投胎!

    “真是痴人说梦!”

    我嗤笑一声,又说:“你们知不知道,这钱峰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,全是拜那庙中烛阴大神所赐!是它一手害了钱峰的命,是它让钱峰成了怨灵,也是它刚刚令钱峰进一步成了恶灵厉鬼!”

    “传统?难道你们认为这传统,就算是那狗屁大神害了你们钱王寨的村民,也是应该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钱富贵威胁着我,愤怒吼道:“你敢对烛阴大神不敬!?烛阴大神庇护钱王寨数百年,从未坑害过我们,甚至还为我们留下了祖训!我们富足安宁的生活,都是大神赐下来的,你少他妈在这儿满嘴放屁,要是惹怒了大神,大神这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我毫不在乎的看着钱富贵,看着这些钱王寨的村民。

    所谓神灵,不会在乎我信仰它与否,也不会在乎我对它恭敬与否,如果仅仅是一两句话,这神灵就要降下惩罚,那它也不配为神灵,它就是一头邪魔!

    钱富贵阴沉着脸:“我看你,是真不想活着走出钱王寨了!”

    钱富贵冲着院子里的钱王寨村民下命令,把我暂时关在招待所里,派人看好了,他说等办完了钱峰的冥婚,就拿我的命向烛阴大神献祭。

    听到村长安排,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立即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睁大眼睛,哪里肯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这些个愚昧无知的村民,他妈的难道全都被庙里那凶神给洗脑了不成?竟然还想拿我的命献祭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我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什么符术,五行虚灵术,五方鬼兵要术,对付这些普通人可通通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单论拳脚,我身子板本就弱,哪打得过这几个人!

    还他妈是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!

    他们扑上来之后,几乎眨眼间就把我给制住了,只要我挣扎还手,他们就一通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!

    “相公,快别反抗了!”

    凝舞的一声提醒,彻底让我放弃了侥幸心理,对付鬼怪我还能有不少手段,但对付普通人,我可只有干瞪眼的份儿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啊!

    我急忙老实下来,不反抗了,可饶是如此,也已经被这些家伙给揍了个鼻青脸肿,浑身像快散架了一样。

    几个壮汉押着我离开钱家灵堂,把我关在了招待所里。

    他们恶狠狠的警告我,老实呆着,最好别耍心眼,不然的话,他们露出轻蔑狞笑,冲我比了比手中拳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关门走了,还收走了我所有的东西!

    我从地上爬起身,一阵阵剧痛让我龇牙咧嘴,一口口的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妈的!

    这些畜生,翻脸就不认人啊!

    “你个呆子,谁让你跟他们讲道理的?这些人又岂会听你的道理?现在吃苦头了吧?哼哼,下次长点记性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为他们好啊!那邪魔骗了他们祖祖辈辈,他们竟然还这么信奉它?这他妈不是蠢,简直就是智障!他们就是用脚后跟想想,恐怕都能回过味儿来哪里不对劲吧!?”

    凝舞叹息一声,笑骂我真是固执的不开窍。

    当一群人生活在既定的规则里时间久了,就会信奉规则如准则,怎么会允许别人打破这既有规则?更何况,那制定规则的人,还是一只邪魔,足以碾死像蚂蚁一样的他们!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动脑子,更不是不愿意想,只是他们害怕违背规则后所会承担的代价。

    这代价,可关乎着整个钱王寨全村人的命!

    我愤愤的用鼻孔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媳妇说的有道理,即便这些人知道事实真相,恐怕也不敢违背反抗,所以他们索性还不如不知道,更何况这邪魔还许诺给了他们富足的生活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可怎么办啊?

    我随身的布袋和五行虚灵罗庚都被他们收走了!

    这可是我行人派全部的家当啊,他们不会拿去毁了吧?那我可真是犯了大罪过了!

    “相公,伤疼不疼?”

    凝舞关心地向我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哪还管得了这些皮肉伤,我一门心思都在担心着这钱王寨的人会把我的东西收去了哪。

    凝舞说我真是沉不住气,那些东西他们会藏起来,但绝对不会随意处置掉。

    而且,有担心这些的功夫,不如多想想钱王寨吧!

    我问媳妇:“钱王寨怎么了?”

    凝舞凝重的说:“你难道没听钱富贵说的话吗?他那意思,似乎是想在今夜,为钱峰和李秀娟举办冥婚!”

    我不由得一愣,他们又不懂冥婚的流程,怎么办的起来?

    凝舞却道,没吃过猪肉,还能没见过猪跑吗?

    这钱王寨连办冥婚都成了祖训传统,怎么可能不知道具体流程?以钱家担心自家儿子的心情,也会决定立即举办冥婚,不能再耽搁了!

    我暗道,这可坏了!

    万一他们逼得李秀娟也成了鬼灵,再加上恶灵钱峰,还不把钱王寨闹翻了天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鬼兵林海向我示警。

    钱王寨的人果然要举办冥婚,他们已经赶到了義庄,正在动李秀娟的棺椁!

    我急忙以五方鬼兵要术,见鬼兵之所见。

    在那半山腰的義庄内,十几个汉子身穿迎娶红袍,有几个村民妇女走上前,为李秀娟上冥妆,为她换上红嫁衣,而李秀娟的阴魂正怨恨无比的看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妇女们不停呢喃着什么,像是某种祷告颂文。

    她们为李秀娟换了嫁衣,画好冥妆之后,一点鲜红的朱砂痣点落在李秀娟尸体的眉心,李秀娟的阴魂顿时不受控制飘回尸体中。

    我震惊无比的看着,这些钱王寨的村民,不但熟知冥婚流程,甚至还有手法束缚阴魂!?

    这一刻我才醒悟,我可真是小瞧了他们!

    所有准备收拾妥当,十几个红袍汉子嘿哟一声抬起棺椁,在村长钱富贵的领头下,一路纸钱飘散,迎娶队伍出了義庄,返回钱王寨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