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五十七章 凝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五十七章 凝舞

    炼化鬼灵纯粹阴力,对于我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床上,将镇魂木取出捧于手心中,在我的身体四周我又摆放了几张黄符,这是为以防万一,如果发生了突发情况,我可以随时施展符术之威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可别冒险,也不要逞强啊!凝聚妖魂阴身,并不急于这一时的!”

    凝舞向我劝了一声,眼下还没有完全从险境中脱身,那位凶兽邪魔仍在烛阴山虎视眈眈,所以实在不是炼化鬼灵阴力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但我怎能不急啊!

    从那夜天劫下的生死分离,直到这一刻,我每分每秒都在等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机会来了,我当然迫不及待要重新见到凝舞!

    “媳妇,我没有冒险,也没有逞强,我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,都是为了这一天!那凶兽被困于烛阴山,是不可能下山的,不是吗?所以……我还需要在顾虑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轻唤着,隐隐有些激动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在等,她何尝不是在等?

    她一直在默默看着我,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,她从未催促过我要为她凝聚魂身,但是我哪能体会不到她的心思?

    我凝神静气,收摄心神,凝聚出一团心念之火。

    如今的心念之火,不再是像油灯烛火般弱小,它就好似是一团虚灵火,火苗强劲而稳固,不息不灭,风吹不动,透着莫名的坚韧之感。

    我默运五方鬼兵要术,将心念之火钻入镇魂木中。

    心念之火至阳之物,克灭阴魂!

    鬼哭狼嚎般的凄厉之音自镇魂木中响起,二十余只鬼灵的疯狂鬼嚎声,此起彼伏,狰狞刺耳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不在以虚灵土压制。

    我运转虚灵水术数,衍化成冰,彻底将镇魂木封禁,我要的是这些鬼灵无所遁逃,全部都要被炼化成纯粹阴力。

    任凭镇魂木中的怨魂鬼灵们袭击心念之火,借助阴煞消磨火焰威势,而我始终控制着心念之火,岿然不动,这是一场拉锯更似一场肉搏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推移,一缕缕纯粹阴力自镇魂木中涌出。

    凝舞以妖力摄取吸收,不断弥补增强着妖魂的虚弱,我炼化一丝,她便吸收一丝,舒爽欢畅的呻吟声,从她的口中发出,她像是位渴极了的旅人,不停狂饮着甘甜的泉水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将二十多只怨灵全部炼化。

    我撤去虚灵冰术数,收回镇魂木中的心念之火,疲惫困乏的感觉汹涌袭来,不但头晕脑胀,恶心想吐,就连我眼前都冒起了金星。

    身体和神魂的双重虚弱,让我真有种仿佛将要溺水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,我需要休息!”

    “你个傻子,真是太勉强了!你快一些,以调息心法打坐!”

    凝舞很担心我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咧嘴笑了笑,这个时候我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,运起行人派调息心法,我在床上打坐入定。

    等我再次幽幽醒转,睁开眼睛时,时间已经是次日下午。

    身体情况已经好了许多,但距离恢复强盛的状态,却还差的比较远,尤其是身体精元血液,这可不是说弥补就能弥补上来的。

    “相公?”

    听着耳边凝舞一声轻唤,我视线渐渐清晰,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儿。

    熟悉的白衣缓袖,熟悉的窈窕身姿,似墨般的青丝秀发如瀑垂落,我终于再见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凝舞,那双桃花眼中含着一层感动的水雾,眼波流转间,自有一种勾魂夺魄的神采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凝舞秀美微蹙着,眼神中饱含深切的关怀之意,她轻抿朱唇,很是担心的在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感觉如何?伤势恢复了几分?”

    “凝……凝舞……”

    我瞪大着眼睛,甚至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,一时间看呆住了,我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她,她的身影有些飘忽,仿若虚幻般那么的真实。

    “是我,相公!”

    凝舞露出笑颜,貌美娇容,绝色倾城,可紧接着她又瞪着眼睛说:“你这傻子,愣什么愣啊?莫不是,连你自己妻子都认不出来了!?”

    那生气的神情与模样,那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……

    是凝舞!

    我欣喜若狂,激动叫了一声!

    “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我下床就向凝舞扑了过去,可凝舞妖魂刚刚凝聚,还远没有恢复往昔的道行修为,眼前还只是她勉强凝聚而出的妖魂之身而已,我又哪能触碰的了!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我穿过凝舞的身体,撞翻了桌子,一屁股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凝舞妖魂之身一阵飘忽虚晃,这是她受我的身体阳气扰动所致,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,紧张无比的看着凝舞,现如今的她仿佛就连初生鬼魂都有所不如。

    “媳妇!媳妇!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磕磕巴巴的说着话,真是生怕自己这一撞,撞坏了凝舞刚刚凝聚的妖魂之身。

    凝舞以微弱妖力勉强稳定魂身,她转过身来故作生气道:“看你,毛手毛脚的!……我没事,妖魂之身重聚而成,就不会再那般轻易散灭,日后我就可以慢慢修行恢复妖魂伤势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地嘿嘿嘿傻笑。

    没事就好!

    吓死我了都!

    我自然明白,这重聚妖魂之身,还只是凝舞恢复伤势的开端,以后还有很长一段修行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就站在房门口,他捧着肚子冲我憋笑:“啧啧啧,楚天,看你那猴急猴急的样子,摔惨了吧!?你是多久没尝过腥了?至于激动成这样嘛!早说,哥们在天上人间给你找俩好的,也别亏着自己了啊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俏脸一冷,眸子闪过凶光,眼神向林海横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海像被电触击了般,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“鬼兵林海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海顿时收敛了笑容,结结巴巴的忙道:“主母,我知错了!”

    主母?

    我怪异的看向林海,这算什么称呼?

    凝舞又问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林海咽下口水,冲我拱手说:“主上,我只是开个小玩笑,都别较真都别较真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收回视线,摆手让他退下,说这里没他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林海恭敬的连连说道:是是是!

    鬼兵林海走了,我惊讶的看向凝舞,没成想人魔林海在我这媳妇手里,竟然那么的规矩老实?现在就连称呼,都变得毕恭毕敬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