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五十九章 鼓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五十九章 鼓掌

    与几年前的新婚之夜一样,道是我猴急,但其实还是凝舞完全占据着主动。

    三下五除二,我就被凝舞剥了精光。

    凝舞带着羞意的眸子深处,隐隐有股兴奋之色,不止是她兴奋,我也是很兴奋,股股热血在身体中涌动,身下的小尾巴怒勃昂头,擎天般举动着。

    凝舞眼睛一亮,羞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好像……变得有点不一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又变大了!”

    听着凝舞娇羞似是撩拨的声音,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浴火,翻身而上,但凝舞却紧握住了小尾巴。

    凝舞关心的跟我说,我身上有伤,不适宜剧烈运动,还是由她来吧!

    凝舞将我按倒在床上,娇滴滴的望我一眼,尽显媚意。

    她伏在我胸膛,慢慢坐了上去,骑马似的开始缓缓运动,她喉咙里发出一声舒爽呻吟,古怪的颤音似狼似猫。

    我舒服躺在那里,任由凝舞在我身上肆意驰骋。

    我望着凝舞摇摆窈窕身姿,扭动腰肢,极尽放浪,很快,她就似是有些受不了了,脸上浮起一抹略带痛苦的神色,凝舞发出一声低吼,俯身趴在我的胸膛上,甚至就连她的身体都在阵阵轻颤。

    我抱住凝舞的娇躯,在她耳边坏笑问:“媳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,没,你别乱动!”

    我刚刚轻动了一小下,凝舞的身体顿时又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兴许,凝舞是太累了!

    我体贴着媳妇的幸苦,想让她休息一下,顺便也好翻身上去,可谁知道,凝舞却是不依,她娇羞着说,等她缓一缓就好。

    不大会,凝舞撑起软绵绵的身子。

    她撒娇似的瞪了我一眼,冲我说道,还真是不一样了,竟能坚持这么久了!哼,奴家就不信治不了你!

    凝舞再次的动作,突然剧烈了很多,就连床都发出了咯吱声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更加痛苦了,一双柳眉紧蹙,朱唇轻启,不停发出喘息的呻吟声音,那腰肢的摇摆,更像是诱人的曼妙之舞。

    我渐渐地浑身发紧,鼻孔哼出一口粗气。

    终于忍受不住,一股炙热喷射而出,而凝舞也忍不住痛苦叫出声,她绷紧了身子,一阵阵尿颤袭来,一波波浪潮滚去。

    我拥住凝舞酥软的身子,疲惫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想不想睡一会?”

    “想~”

    我温柔笑出声,紧紧抱着怀抱中的凝舞,可是这老实劲儿还没有几分钟,凝舞又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奴家……奴家还要再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再来?

    我尴尬的嗯哼一声。

    凝舞缓的倒是挺快,可是我缓不了那么快啊!

    我这……现在……可还软着呢!

    可凝舞却不管那许多,她直接用纤细白皙的小手,捉住了我的小尾巴,像玩具似的竟开始摆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苦着脸,露出哀求神色,媳妇你不能稍微等等?

    凝舞哼了一声:“不能!”

    我心思急转,一边阻拦,一边说媳妇咱俩要不先说说话儿?

    “手!拿开!”

    凝舞声音忽然凶了起来,我只好乖乖拿开手,不再阻拦。

    凝舞继续摆弄着,笑嘻嘻的说:“相公,你说吧,奴家听着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能说出来个屁啊!

    现在就算是求饶,凝舞也是不会放过我的,我苦瓜着脸,这到底男人跟女人是不一样啊!男人恢复需要时间,女人却可以无休止作战,更何况,还是媳妇这千年妖狐修炼成的女人!

    从天明到天黑,从床上到桌子上,又到柜子上,最后又到浴室里,整个房间被我们折腾的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我筋疲力尽,浑身无力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终于凝舞耗尽了聚生阳而得的纯阴之气,她的妖魂之身渐渐飘忽,最后化成一股粉色气息,融入进青铜戒指中。

    “相公,奴家好累,先去休息了,你也要好好养着身体啊!”

    凝舞也是疲累不堪,不过她终于是放过我了。

    我大脑一片空白,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去,临睡着前,我心惊地突然想起一件事,万一烛阴山中的凶兽妖物在今夜袭来,到时候可怎么办?

    就凭我这副状态,恐怕就连床都下不了啊!

    我有些心惊,更多的是后怕!

    可紧接着,我就这样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晚上,钱王寨村民找来,想叫我去用晚饭。

    可他们刚到三楼走廊,迎面就遇见了守在这里的鬼兵林海,只见鬼兵林海面貌狰狞,神情愤怒,充满怨念地冲着他们大吼了一声:“滚!!”

    钱王寨村民屁滚尿流地被吓跑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一夜那凶兽邪魔究竟有没有趁机袭击钱王寨,但我确实睡的香甜!

    翌日,大早。

    我简单洗漱过后出门,鬼兵林海机械性地扭动脖子,以至于整个脑袋都旋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爽吗?”

    林海神情狰狞无比地冲我问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冲林海道了一声辛苦,然后我岔开话题,又问他钱王寨昨夜的情况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咆哮着:“你丫还知道自己身在虎穴啊?要不是我守着,你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!你丫在房间里是爽了,竟然让老子给你看门?老子林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!”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。

    凝舞重凝了魂身,我这一时间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凭鬼兵林海的实力,如果真有危险,他又哪里是对手,看来那凶兽邪魔确实是没法离开烛阴山的,否则的话昨夜可真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鬼兵林海,你似乎……还没有回答你家主上的问题啊?”

    凝舞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林海浑身颤了颤,急忙跟我解释说:“主上,昨天夜里风平浪静,没有任何事发生!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还是媳妇厉害!

    不过没有事发生,也不代表是好事,那烛阴山中的凶兽邪魔,应该一直在恢复伤势,一旦等他恢复了实力,恐怕再想杀他就难了。

    眼下还必须尽快解决了那头凶兽,这样我也好离开钱王寨。

    在钱王寨中用过早饭,我开始收拾自己的家伙什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,也没必要再等!

    一来,必须尽快解决那凶兽邪魔,二来,南冥村和风水协会显然都指望不上,眼下就只能靠我自己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