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六十八章 见面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六十八章 见面礼

    这位来自地府的“祖爷爷”刚现身,就想直接带走黄泉台,这我怎么能同意?

    为什么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等我要灭鬼灵的时候来?

    这时机赶的太巧了!

    老人双手托着琉璃水晶盘,他看向我,目光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祖爷爷……是吧?”

    我收起了三师敕令符,有些生气地又问道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们现在才出现?魔物烛女盘踞烛阴山数百年,你们难道一直都不知道吗?如果这黄泉台是地府神器,你们为什么不早点取走?偏偏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和蔼老人苦笑一声:“原来你在困惑这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认真点点头,手中一直扣着三师敕令符:“我要一个答案!”

    “这答案恐怕会让你有些失望的!不过既然你要听,我也应该告诉你,更何况你如今已是行人派掌教宗师,如果不给阴门一个交代,确实也说不过去!”

    和蔼老人也沉吟着点头:“不过在回答你之前,我能不能先让他们送这神器回归地府?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是在问我,但其实我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。

    地府阴兵,是铁定要寻回黄泉台的,我哪怕是想阻拦,就凭我现在的状态,也压根阻拦不了。

    我很不甘心,并不是我想私留这件神器,而是我他妈的拼死拼活,好不容易消灭了魔物烛女,这地府阴兵就突然出现,要带走祸害钱王寨的器物,天底下可没有这个道理!

    魔物借神器为祸,你地府不管,这魔物被灭了,你地府突然现身。

    那当我是什么?

    被妖精戏耍的孙猴子吗?

    有后台的妖精都不能杀,是不是?

    “臭小子,别犹豫了,祖爷爷我这是在帮你!黄泉台这神器,凭你现在还处置不了,我可是特意赶来为你解围的,给你个台阶就赶紧下,不然到时候你可就下不来台了!”

    和蔼老人笑眯眯的看着我,并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段话声是很私密的飘进了我耳朵里!

    我奇怪看着“祖爷爷”,就见他一直在冲我使眼色,意思是让我快点答应。

    我虽然不甘心,但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祖爷爷”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,转身面向羊肠小道躬身,将手中琉璃水晶盘托起,恭敬道:“请殿君保管神器黄泉台!”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这一声回应很轻淡,但上位者的威严却是暴露无遗!

    琉璃水晶盘散发七彩光辉,向着羊肠小道激射而去,眨眼间便不见踪影,那些高脚阴兵见此,也突然齐齐转身,踏上黄泉路随着“叮铃铃……”的清脆铃音,很快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,诧异无比。

    殿君?

    听起来好像是位大人物啊!

    我就说祖爷爷就算是在地府当差,又哪里来的这么大排场,不但有黄泉路接引,还有阴兵开道,原来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现身!

    送走殿君之后,这“祖爷爷”兴奋地摩拳擦掌,还在不停念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官升三级,官升三级……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我听见“祖爷爷”口中念叨的话,脱口而出骂了一声:“老不修的,你拿着我的黄泉台去行贿了!?

    “什么行贿,说的那么难听,我这叫打点关系,再说什么叫你的黄泉台!?……还有,我是你祖爷爷,你这兔崽子嘴上给我把点门,不然我像揍你爸一样揍你!”

    他冲我吹胡子瞪眼,但那双眼睛里却是难掩兴奋光芒。

    我气呼呼的吼道:“狗屁!你是不是我祖爷爷还要另论呢!少在这儿给我套近乎!把我的黄泉台还来!”

    “套近乎?我跟你……还套近乎?你个兔崽子给我等着!等我先解决了这边的麻烦,你看我咋收拾你!”他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,那架势,看起来真是想教训我这个不肖子孙。

    “祖爷爷”口中说的麻烦,是这山洞中积聚的怨念阴煞。

    这些阴煞太浓郁了,以至于久待都会让人有致命的危险,更极易招惹阴魂前来,如果不能妥善解决,来日还将会造就鬼灵现身。

    如果是我,自然一张三师敕令符焚之,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但“祖爷爷”却不这样做,他抬起双手,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,整个山洞中的阴煞全部向他身前汇聚,渐渐浓缩成一滴黑到发亮的浓稠液体。

    “我祖孙媳呢?让她出来!祖爷爷我要送见面礼了!”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眉头都拧在了这一起,这玩意儿算什么见面礼,哪怕是对于阴魂来说,都是剧毒之物吧?

    他却冲我瞪了一眼,说我懂个屁,这是他施法汇聚的幽冥元粹!

    “幽冥元粹?”

    凝舞惊讶一声,急忙自青铜戒指中现身。

    就见一团粉色气息涌出,化为凝舞的身影,她向老人尊敬施礼道:“祖孙媳凝舞,拜见祖爷爷~”

    我瞪大着眼睛,这是唱的哪出?

    祖爷爷笑眯眯道了声:“真乖!有眼色!”

    祖爷爷一弹指,这滴黑到发亮的浓稠液体飞向凝舞,瞬间融入进凝舞的阴身中。

    凝舞惊喜不已,又施礼道:“多谢祖爷爷~”

    祖爷爷又说:“你先去吸收幽冥元粹,我跟祖孙儿还有话要谈。”

    凝舞道了一声是,旋身化转为粉色气息,再度融入青铜戒指之中,

    我在一边干看着,愣是看不懂为啥媳妇一听幽冥元粹,这认亲认的比翻书还快,一点也没有顾及我这家长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你算个屁的家长?还不是全听凝舞的?”

    祖爷爷白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却不得不承认,好像凝舞才是正儿八经的家长,我充其量只是家属而已!

    祖爷爷向着烛阴神像恭敬拜了一拜,

    我不解,这是石雕神像而已,并没有神灵寄身,有什么可拜的,祖爷爷却认真向我解释,大神烛阴于幽冥地府有恩,甭管神像有无神灵印记,阴兵鬼差都理所应当对其尊敬。

    拜过神灵烛阴之后,祖爷爷便打了一个响指。

    我脚下一晃,只觉得眼前突然阳光刺眼,待我回过神时,竟然已经从那洞府中出来了!

    我们就这么回到了烛阴山的那处祭台广场上!

    不但是我和祖爷爷,就地上的李兴和五行虚灵罗庚,都一起被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我震惊无比,这是什么术数?

    祖爷爷笑眯眯地与我解释,阳世自有阳世敕令法门,阴间也自有阴间敕令法门,这一手法术与阴门术数相似,如果我能将行人派五行虚灵术修炼登峰造极,也可以借地气运转,神行于这百里山川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我祖爷爷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是我祖爷爷,可你怎么能拿我的黄泉台去行贿!?”

    我据理力争,这件事非得要他给我个交代不可!

    祖爷爷一瞪眼,凶神恶煞地盯着我,他阴森无比地沉声说道:“你这兔崽子,真找收拾是不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