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章 槐树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章 槐树鬼

    话在祖爷爷口中,简直快说出了个花来!

    我哼哼着问他,我有什么需要向幽冥阴间打点关系的地方吗?我可是阴门行人派弟子传人,跟阴间根本就不搭界,少拿好处来忽悠我!

    祖爷爷却是嘿嘿一笑,反问我:“祖孙媳凝舞,身属妖物,修成妖魂,陨于天劫之下而未泯灭,若遇阴兵行事,当如何?”

    被这么一问,我顿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虚道:“我说祖爷爷,她可是你祖孙媳妇!”

    祖爷爷一摆架子,笑眯眯地又问我:“鬼魂齐仲良,已入轮回转世,听他刚入地府时自报家门,可是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弟子楚天的徒弟呀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祖爷爷哈哈又道:“北邙村你爷爷,南冥村甄敏,妖物黄苓,那许许多多的村民,多多许许的亡魂,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跟你这兔崽子有关系,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行人派而死!……你告诉我,你难道不需要在阴间打点关系吗?”

    我气呼呼的捏着拳头,瞪着俩眼睛,嘀咕了一句——这老不修的!

    祖爷爷却是不在乎我的态度,笑眯眯地跟我说,关于我的人和事,在阴间只要有需要的,他都会一一打点好关系,尤其是祖孙媳凝舞妖魂的事,可以保证幽冥阴间都不会予以为难,毕竟如今咱们背后也是有殿君撑腰的人了!

    祖爷爷还跟我保证,当然好处也不止这一点,以后有需要大可以向他开口,有关系在才能便宜行事,不然谁那么好心卖你面子,给你走后门?

    不得不说,我几乎快被祖爷爷给说服了!

    甭管以后有没有需要,但事已至此,我已经没了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我哼哼嘀咕着,祖爷爷你就放心好了,以后但凡能麻烦您的地方,我绝对会使劲儿开口的!

    我问祖爷爷,黄泉台已经被收走了,那其上的钱王寨村民鬼魂会怎么安置?这钱王寨的诅咒,也算是彻底解决了吧?

    祖爷爷跟我解释说,诅咒肯定是解决了,但那些村民的鬼魂安置,可还说不好,凶厉的怨灵厉鬼绝无可能进入轮回,这最后是惩是罚,是立功是赎过,还要听殿君大人的定夺。

    我轻叹一声,看了眼地上昏迷的李兴。

    这结果肯定不是李兴想要的,但也算是救下来了李秀娟,一入幽冥地府,是福是祸可就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咦?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祖爷爷回头望了一眼山路,他站起身拍拍屁股,告诉我时间差不多了,他也该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急忙问他,什么是幽冥元粹,这对凝舞妖魂很有好处吗?

    祖爷爷点头说,这肯定有大好处的啊!毕竟是给祖孙媳的见面礼,寒掺的东西,他可拿不出手!只不过这幽冥元粹极为难得,刚刚还是凭借黄泉台,他才勉强凝聚出了那么一滴,想再要只能等以后看机会了!

    我苦瓜着脸:“您还是没说,究竟什么是幽冥元粹啊!”

    祖爷爷没好气道:“以后问你媳妇去,别啥小事都来问我,我事情可多着呢!”

    哎哟我去!

    刚刚还说,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向他开口,这祖爷爷翻脸太快了吧!

    祖爷爷往地面下一钻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我急忙喊着又问:“祖爷爷,爷爷他老人家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很好,他让你勿念,放心吧!”

    耳边飘来祖爷爷的话声,但他已然离开回归地府去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番斗法大战,至此终于算是告一段落,我靠在石台上,抬头仰望着神灵烛阴的石像,须发鬓髯的老者俯视着我,它并没有一丝灵性,但我仿佛在与它的对视中,体会到了无奈的情绪。

    祖辈修福,后辈败德,甭管是人是神,这结局冥冥中竟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只不过能力越是强大,这下场却越是凄惨!

    哪怕是神灵后裔也不能避免……

    进这烛阴山的是钱王寨的村民,那钱大管被吓跑之后,也怕我在山中出事有了好歹,急忙就通知了村寨。

    可村寨中还能有谁再敢进烛阴山?

    最终,村寨大伙聚在一起商量,无论如何都必须进山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这些村民抱着两手打算。

    一是,如果我成功杀了凶兽魔物,那他们自然皆大欢喜,可以把我接回村寨里。

    二是,如果我死了,那他们就向魔物求饶……

    去向魔物求饶,总好过在村寨里等死!

    别嘲笑他们没骨气,人总归是要活着的,哪怕是活在怪物的阴影下,也是要继续活着的,毕竟蝼蚁尚且偷生啊!

    辛运的是总算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。

    我和李兴被接回了钱王寨,就被安顿在招待所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留了心眼,嘱咐村寨村民看好了这李兴,在伤养好之前哪里都不准让他去,这是我对他最后的一点好意。

    如果李兴还不能接受现实,那日后寻死上吊,我也拦不住!

    我一连又在村寨里住了三四天,我受的伤势很重,精元血液的过度流失,令我整个人瘦了十几斤,本就瘦弱的身板现在更是弱不禁风了。

    好在,钱王寨有的是钱!

    各式大补药材食物,对我简直无限量供应。

    他们为了感谢我,就差没有立神庙把我供起来了,每个人见到我都恭恭敬敬的叫一声“小神仙”,这称呼我可真有点担待不起。

    这几天里,还发生了一件小插曲。

    村寨边那棵粗壮的槐树,花败叶黄,才几天的时间里,竟就直接枯死了!

    而且,在夜晚中,这棵树还发出凄惨哀婉的啼哭声。

    钱王寨村民被吓了个不轻,还以为又有鬼灵索命,整村人草木皆兵一般全躲进了神庙中,他们求我快去看看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告诉我,最好是亲自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因为那枯树中寄身的阴魂,指名道姓就要见我,说是我害了它……

    我纳闷不已,这不是扯淡吗?

    我坐着竹子赶制成的坐轿,披着毛绒绒的波斯毯,像少爷出游一般被他们给抬了过去,这可不是我架子大,而是实在身体不允许,而且有好吃好喝好招待干嘛不利用呢?

    傍晚,我被抬到槐树前。

    这棵粗壮的槐树确实已经枯败的不成样子,很难想象几天前它还是那般枝茂葱茏。

    槐树上寄身的,是一个女鬼,还是已经死了有些年头的女鬼。

    更令我无奈的是,确实是我害了人家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