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一章 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一章 来了

    令我无奈的是,我好像确实害了人家。

    更令我头痛的是,这女鬼忘记了自己姓甚名谁,从哪儿来,又是怎么死的,为什么会寄身在槐树中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她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寄身槐树中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还不快说?”我没好气。

    女鬼说她之所以待在这里,是因为有厉鬼在捉她,要把她带到烛阴山中,只有寄身进入了槐树里,借树庇荫,才能保证自身不被厉鬼找到,保证自己不被吸进烛阴山中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在这儿躲了几年了,她说应该有七八年了。

    七八年那么久了……

    我愁眉苦脸,那天我仓促寻了棵槐树,也没有注意到树中竟有阴魂寄身。

    我施展聚阴之法,不但剥夺了槐树生机,更甚至掠取了她本就脆弱的阴魂之力,如今槐树枯死,她彻底没了寄身之所,鬼魂虚弱难存,也即将面临魂飞魄散的下场!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,我好像确实害了她……

    我嘴角直抖,那天光想着与媳妇凝舞的好事,实在未曾想到,这聚阴之法竟然这么霸道!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正说着,女鬼又戚戚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哭声听得好几位村民头皮发麻,浑身颤抖,他们往我身旁靠了靠,全凭我处置这鬼魂。

    可是我该怎么处置啊?

    “媳妇,貌似我惹上麻烦了!咋办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亏欠于人家,那就有必要补偿!先带走,晚上找祖爷爷!”

    凝舞的话倒是提醒我了,麻烦事当然要去找祖爷爷了!

    他老人家官升三级,得了我的好处,就要为我解决麻烦,相信送一个孤魂野鬼进入轮回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我以渡魂铃为引,一股羸弱的小旋风自槐树中飞出,我先将女鬼拘在了镇魂木中。

    当夜,我以祖爷爷告诉我的阴间敕令施法,很快招来了祖爷爷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他刚听我说了具体情况,就冲我道了一句,难办!

    我顿时就不乐意了,接引一个孤魂野鬼你还嫌难办?这有啥难办的?说好了有麻烦就找你,现在可正是动用您老人家关系的时候啊!

    祖爷爷吹胡子瞪眼地说:“那女娃无名无姓,如何接引地府?你想帮她,首先就要让她想起来,自己究竟是谁才行!……还有,阿天我可提醒你,千万别害得人家魂飞魄散了,以术数之法掠夺槐树生机,此法偏邪!如果这女娃再有了好歹,你身上可就有了浓墨重彩的一笔!”

    祖爷爷又警告又威胁地留下一句话,转眼间又钻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祖爷爷走了,我可傻眼了!

    无名无姓,便无法接引地府,这也就意味着我还要保护这女鬼不能魂飞魄散?

    鬼兵林海憋着笑看我,那样子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!

    我那天在房间里与媳妇行鱼水之欢,让这家伙看了一整天的门,今天这一出可是让他心里解气了!

    “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咋办啊这个?”

    “哼!都怪你,猴急猴急的,现在问我咋办?还能咋办,先带着她吧!”

    凝舞生气了,我苦着脸,真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未曾想,这临了临了,竟然还要多带回去一只脆弱的女鬼,我他妈还得保护着……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令我耿耿于怀,心情极度不爽。

    想要送她入轮回,就要让她想起自己究竟是谁,我在钱王寨里打听过,村寨里几年前没有这么一位年轻女孩枉死,也没人认识她究竟是谁,毕竟钱王寨的村民死去之后都成双成对进入了烛阴山。

    对于这女鬼,现在唯一知道的线索就是,她并不是钱王寨的人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就彻底成了悬案!

    我上哪去帮她想起自己是谁,又怎么会来到钱王寨的啊!

    在钱王寨休养了三四天后,我准备出发回北邙村,钱王寨的村民对我依依不舍,其实更主要的还是担心我走了,村子里会再度闹鬼害人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已经不用再担心了,也不会再发生鬼灵噬人的事,更不会再有什么诅咒。

    如果以后有事,可随时去北邙村找我解决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村民们这才都放下心来,整个钱王寨为了送我离开,又准备了二三十万块钱,还有许许多多的营养补品药材。

    我虽然有功,可也受不起这么重的礼。

    礼物可以收下,但是钱我只取了应得的十万块,毕竟钱王寨虽然有钱,可也不是家家户户都似钱建国和钱富贵那般家境殷实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十万劳务费,十万冥婚钱,这一趟我也大赚了二十万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差点要了我的命!

    以后要是再接生意,我可绝对绝对要打听清楚了,风险太大的活儿可真不是一个人能接下来的!

    就在我临走这天,南冥村和风水协会的阴门同道终于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人当然没什么好脸色!

    消灭邪魔,救人如救火,可这些人竟然拖了一个多星期才赶到?没被他们给害死就不错了!

    甄昆本来在事后第二天,就与我通电话,说想立即赶过来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不必了,那时凶兽邪魔烛女已经被消灭,黄泉台一事也已经结束,再赶过来已经没什么意义,反倒不如继续帮我找那纸船灵性的主人。

    那斩妖门弟子与煞鬼门弟子,特意来拜访我,摆着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我重伤在身,这些阴门同道很尴尬,有人假惺惺的关心我伤势如何,凶兽邪魔是不是已经被消灭,他们还故作姿态的解释来晚了的缘由,找尽了借口,并且郑重地向我致歉。

    我皮笑肉不肉地冲他们道谢,然后让他们哪来的回哪去!

    别怪我不给你们留脸面,那是因为你们压根就没有底线,说你们是阴门同道,我可都替阴门传承害臊!

    这些人表情僵住了,有脾气冲的前辈怒火已经腾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冷笑,我又岂会在乎?

    别当我是南冥村村长林英!

    我更不在乎他竭力维持的阴门和谐假象!

    这表面的貌合神离假情假意,不要也罢,装的也不嫌累的慌,索性不如撕破脸皮,反正左右都已经得罪了,我还会在乎再得罪你们一次吗?

    阴门同道们最终愤怒的拂袖离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的背影,暗暗冲自己发誓,早晚有一天,我会将阴门六派重整,彻底肃清这股被人情世故侵蚀的阴门风气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