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二章 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二章 信

    打发走了姗姗来迟的阴门同道,我心事重重,阴门六派是需要重整,但就从眼下来说,我还没有那个实力。

    虽然我管不了其它阴门五派,但我可以先管好行人派!

    行人派会开枝散叶,来日我成为真正的一派宗师,还需要收下许多弟子,甚至是弟子的弟子,到时我绝对不会再容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钱王寨的事终于处理完了,我准备启程回北邙村养伤。

    村寨村民百里相送,几辆吉普车跟着,又把我送回了北邙村,之所以会用上几辆车,因为他们送的营养补品实在太多了,否则根本就拿不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不收,可谁知他们非送不可。

    离开钱王寨时,我冲烛阴山遥遥相拜,拜的是神灵烛阴对于幽冥的恩情,如果不是烛阴大神,又哪会有如今的幽冥地府。

    作为阴门传承弟子,也应该予以尊敬。

    事后过了许多年,钱王寨仍然遵循着祖训,为幼儿定娃娃亲,为早亡人寻一桩冥婚,但这并不是因畏惧诅咒而向某位神灵献祭,只是因为这祖训已经延续了几百年几十代人,作为村寨村民而言早已经习惯这祖训传统。

    这一点我倒是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当热,如果有人不尊祖训,也不会再出现早夭枉死的情况,只是作为钱王寨村民,可少不了会被众多村中长辈刁难。

    终于回到北邙村家中,我长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慧见到我,眼圈顿时泛红,小嘴儿抿着,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,她问我说好的两三天,怎么过了那么久才回来。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,跟她解释说临时有事耽搁了。

    我没敢告诉周慧全部经过,这要是让她知道我差点死在钱王寨,恐怕又要为我担心了。

    小黄鼬扑进我怀里,小眼睛噙着泪,可怜巴巴的望着我。

    我笑着摸摸它的小脑袋,看来也不止是周慧,这小家伙也是很想我啊!

    回到家中之后,我就一直在休养。

    足足又过了半月有余,我才勉强算是恢复了伤势,我骤然瘦下来的身体,也被周慧天天好吃好喝供养着,渐渐回到了之前的体重。

    这期间,巫算子来看过我一趟。

    我对这老太婆心里可憋着气儿呢!

    丫的,差点没把我给害死!

    巫算子打了个哈哈,反倒还责怪我,本来挺轻松的一件事,配上冥婚就成了,是我自己非要把事情搞的那么复杂,这又怪了谁?

    我皮笑不肉笑的问她:“听巫奶奶这么一说,反倒还怪我咯?”

    “奶奶我可没说是怪你,毕竟说到底也是为民除害,修福积德的善举!只是……”巫算子笑眯眯地,捻了捻拇指食指,冲我比划说道:“小天啊,听说你这趟没少赚呐!这些补品你留着用,奶奶我不贪你的,只是我那两成的抽水……”

    这巫算子是惦记着她的钱呢!

    我直感觉肉疼,两成抽水,就是四万块钱,拼命冒险的是我,而她还只是动动嘴皮子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不是赖账的人!

    说好两成,那就两成,我让周慧给巫算子取来四万块钱,巫算子收下钱简直乐的合不拢嘴,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慧也很心疼,毕竟在乡下四万块钱可是一笔不小的巨款了。

    我安慰着她,天哥有能力赚钱,也不在乎这几万块,毕竟之前答应好的,这乡里乡亲的总不能食言!

    周慧点点头笑着告诉我,村里人听李大爷说,等祖庙新房立起来,李大爷和巫算子就准备结婚了,这一对老人已经决定最后的晚年共同生活。

    我惊讶地眨眨眼,没想到巫算子这老太婆还真打算嫁了?

    这可是一件好事!

    如此想来,四万块钱拿出去也不亏什么。

    老人家总要生活总要吃喝,没钱可不行,这笔钱也算是我对他们尽尽孝心,还上保管行人派传承之器的恩情。

    这十几天来,大事没有,琐事却不断。

    周慧为林海立了灵位供奉,算是偿了这人魔心愿,不过不可能跟三师灵位供在一起,他可还不够格,最后只是供在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也让林海兴奋非常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来说,这也能沾沾行人派三师的光,对于他的鬼身修行可是有好处的!

    小黄鼬黄翠儿现如今在北邙村混熟了,可没少调皮,村中一代猫狗都成了它的手下,整日里净干偷鸡摸狗的事,这可是真正的偷鸡摸狗,不少村民都找上我家来,嚷嚷着埋怨要我赔钱!

    我无奈,只好赔钱。

    面对这小家伙,我没少管教训斥,可是我的话它压根就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我只希望媳妇凝舞能快点吸收完幽冥元粹,到时候能教导黄翠儿修行之道,收一收妖物野性。

    诸多琐事,不再一一提起。

    这天,甄昆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止是甄昆一个人,跟他一起的还有南冥村村长,林英。

    之前我一直在养伤,也没法跟甄昆一起去寻纸船灵性的主人,现在我伤势养的差不多了,我们也是时候动身去寻凝舞的铜棺。

    至于林英,他是代表南冥村来向我赔不是的。

    南冥村和风水协会与我之间的不愉快,如今已经摆在了明面上,林英当然不想伤了一家和气,毕竟本就同属阴门,更何况还要仰仗《行人术数》恢复传承,这要是闹僵了对阴门六派可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但我却很不满,拖延驰援,袖手旁观,岂不等于故意害人?

    万幸我灭杀了凶兽邪魔,可如果我失败了呢?我死在烛阴山了呢?那谁能对整件事的后果负责!?

    林英脸上尴尬。

    这些事放任何一个人身上,都有足够的理由愤怒。

    林英跟我说,希望我能看在同属阴门的情谊上,不要与那些人计较,毕竟整个阴门六派诸多传承弟子,难免会有良莠不齐的地方,可不能因为某几个人,就怪罪于整个阴门六派。

    我笑出了声:“同门情谊?怕就怕,我与他们念及阴门传承,他们在我后背动刀子!……这一次还只是故意拖延,那下次说不定会突然冒出另一个藤谷辰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刻,我终于明白师父王四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把身家性命托付给这么一群人,他信不过,我也信不过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