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三章 凶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三章 凶兽

    阴门六派的问题,可不简单只是良莠不齐!

    经历过断法时代后,整个阴门六派可谓群龙无首,自然什么妖魔鬼怪都冒出来了,偏偏这时候师法戒规管教薄弱,这更加给了那些人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人也罢了,可怕的就是整个阴门六派的风气都被带偏了!

    我严肃的问林英:“前辈,您是一位斩妖门宗师,平生灭妖无数,妖物属邪,若行事肆无忌惮,也理应灭杀!……可万一,人也变得跟妖物一样了呢?整个阴门六派变得跟妖物一样了呢?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号,却做着鬼魔的行径,岂不讽刺,令让人笑掉大牙?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这话说的严重了!”甄昆皱起眉。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不置可否,我的话严不严重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阴门弟子中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!

    远的不说,就说眼下。

    一个藤谷辰横空出世,身怀砀山钟派煞鬼门传承,他本应站在维护阴门秩序的最前线,可如今他却与鬼魔为伍,这简直是阴门六派之耻!

    听完我的话,林英长叹一声:“弟子不肖,亦令阴门祖师蒙羞!”

    面对现实中的这种情况,林英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林英虽是斩妖门宗师,但可不是整个阴门的宗师,看似南冥村由他主事,但其实各派早已经各怀心思,他就是有心改变,也无力改变,因为他没法对其它阴门弟子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风水协会会长宫商羽,反倒还算强势一点。

    只不过两人的处境是相同的,虽然他们都想恢复阴门传承,也用了各自的方式方法,但就结果而言,明显都不太理想。

    归根究底,师法戒规不严是其一,整个阴门六派缺少坐镇之主,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!

    这是问题症结,林英清楚,宫商羽也清楚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没有贪图号令阴门六派的权利,因为他们两个都明白,他们做不到,所以更不能贸然去做,否则这后果将对整个阴门六派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林英向我承诺,他会尽可能严加约束南冥村弟子,也保证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我听着他的承诺和保证,心里也不是滋味儿,我明白他会去那么做,可我也更明白,他就算是做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想拿捏住那群人,恐怕就只有借《行人术数》这本传承之物!

    谈完这些事后,林英与我说起了藤谷辰的事。

    这一次,林英携南冥村阴门弟子,宫商羽携风水协会阴门弟子,双方布下天罗地网,将藤谷辰困在了川蜀地界的泗水县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最终仍旧被他给逃进了深山中。

    虽然最终没能够将藤谷辰击杀,但他们得到了一些很有价值的线索。

    在收网的时候,藤谷辰以壁虎断尾逃窜,留下了随身鬼兵断后被林英和宫商羽擒拿,据这鬼兵交代,藤谷辰来到川蜀之地是为了得到某样东西,这东西能够助藤谷辰的术数修行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什么东西,这鬼兵也不清楚,因为藤谷辰从未对他提起过,这鬼兵也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而林英和宫商羽推测,藤谷辰所寻找的,应该是某种邪兽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位斩妖门宗师在泗水县的周围深山中,寻到了某种邪兽凶兽的踪迹,只是如今,这邪兽也同藤谷辰一起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惊诧无比,又一头凶兽?

    这上古凶兽什么时候这么烂大街了?我刚解决完一头人面蛇身的烛女,藤谷辰竟然也解决了一只?

    而且看样子,藤谷辰是将那头凶兽收伏了!

    我急忙向林英问:“那你们知不知道究竟是何种凶兽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单凭深山里的一些踪迹,只能推断出是‘木’行凶兽,但具体是何种,眼下还不无从得知。”林英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沉吟下来思考,藤谷辰寻这凶兽是想干什么用?

    林英又与我说,藤谷辰目的何在,也是他和宫商羽百思不得其解的,为什么会不惜暴露行踪,甚至不惜重伤也要得到那只凶兽呢?

    我又问:“藤谷辰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重,很重!如果不是几只鬼兵拼命护住,他当场就会被我和宫师兄击杀了!”林英很确定地说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:“这也就意味着,藤谷辰很可能还藏匿在山中某处,重伤在身的他,绝对不会再冒险进入城市中,徒步行走绝对逃不了多远!这是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一个机会!……只不过,在山峦中漫无目的的搜索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”林英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甭管是不是大海捞针,都不能错过这机会!

    我当即作出决定,要去那泗水县一趟,进山寻一寻藤谷辰的行踪。

    这种人,就必须要将他给彻底杀掉,否则他绝对还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就算想再杀可也就难了!

    林英问我:“你想去泗水县?”

    “对!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把他从山里揪出来!”我凝重说。

    林英很理解我的决定,杀师之仇,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林英告诉我说,宫商羽还在泗水县中,我去了之后可以直接找他,具体情况他会再与我细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向林英道了声谢。

    谈完话之后,林英就要离开,我起身相送他到村口。

    林英临走时又与我说,不论如何,眼下都以恢复阴门传承为重,我辈弟子,决不能令列位祖师在天之灵蒙羞,所以希望我能对阴门中事多担待,毕竟行人派如今就我一个弟子,他非常不愿意看到最后演变成同门相残的景象。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虽然林英有点老鹰不管管小鸡的嫌疑,但我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林前辈和宫前辈也都是一片苦心。

    我目送着这位斩妖门宗师离开,喃喃着说了一句,只希望那些人能真正理解两位前辈的苦心啊!

    “楚天,你确定你要去泗水县?”甄昆向我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我不能错过杀掉藤谷辰的机会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你不找你妻子的铜棺了?我都已经准备好了!”甄昆又问。

    “铜棺要找,藤谷辰也要杀!两件事一起办!”我看向甄昆,笑着问:“看来你的修为有所提升啊?现在都那么自信了!”

    甄昆神秘一笑:“那是当然!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天就出发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等明天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楚天,你就不用跟你家小媳妇好好交代一下?人家总是眼巴巴在家等着你,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呀!”

    我瞪了甄昆一眼:“都已经跟你说过了,周慧不是我小媳妇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