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六章 凶灵附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六章 凶灵附身

    天门垭,在人皇架这片原始森林中,素有天险之称。

    这一片山川峰峦迂回,宛如卧龙脊梁,翻越无路,而想进入人皇架深处,天门垭可谓是必经之路,否则就必须绕行上百里才能通过。

    段不凡对于人皇架明显了如指掌,甚至对于山中凶兽都有所见闻。

    据他所说,在他年幼的时候,他曾经深入人皇架,去到天门垭之后的森林中,站在半山腰的石台上,他见到了森林如活物一般蠕动,在云雾笼罩之下,有只巨大的怪物在匍匐前行,所行之处森林树木都仿佛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地有一个传说,称这怪物就是青木之龙,只不过段不凡亲眼所见,却说那怪物根本没有龙的样子!

    别说鳞片龙爪了,就连形体都不着边!

    我仰望着天门垭这座天险,卧龙脊梁一般的山峦拱起,形似拱门,下面是十数米通行两端的走廊,晨曦启明,阳光初照,一股恢宏莫名的感觉笼罩在我心中。

    这是山川静卧之威势,像是随着旭日初升,整片蜿蜒山峦地气渐渐苏醒,如龙一般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威势并没有丝毫灵性意识,可我却感到了庞大的威压之力!

    我在凝望着它,它也在凝望着我。

    千里山川,龙脉地气,堂皇之威,无悲无喜,它俯视着蝼蚁苍生,也在俯视着我……

    我整个心神都觉得备受震撼,此处不愧称之为人皇架,不愧称之天门垭。

    我心中浮起一个荒唐的念头,如果这山川有灵,应该就是一位真正的神灵吧?神灵也莫不过如此吧?

    这么看来,青木之龙所指,并不是那头凶兽,而是这千里人皇山川!

    只不过当凶兽活动的时候,此地村民误将怪物认成了青木之龙,所以这才会有了那个传说。

    而段不凡之所以断定,那藤谷辰肯定会从这里经过,是因为这也是那头怪物行走原始森林中的必经之路,藤谷辰想要找到那怪物,想要从森林中往返,就必然会从这里经过。

    斗法现场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不少拦腰折断的粗壮树木横倒,整片十几米范围内的植被,都呈现枯败泛黄的颜色,这是被黑煞死气侵蚀的后果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是藤谷辰的手段!

    宫商羽提醒在场阴门弟子,这些尸油黑煞他虽然已经处理过了,但还是尽量不要沾染到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继续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阴气汇聚不散,森林里隐有呜咽之声,听的人头皮发麻,心里瘆得慌,不过在场都是阴门传承弟子,对于这一幕倒是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宫商羽跟我指了一个方向,说藤谷辰当日留下鬼兵断后,逃向了天门垭之后。

    事后,宫商羽和林英地毯似搜索附近,可再也没找到藤谷辰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藤谷辰就好像又突然人间蒸发了!

    我来到天门垭之下,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木术数索敌,周遭树木青草灌木不停抖擞,很快印出一些踪迹。

    这踪迹有些杂乱,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为,有凶兽经过的踪迹将藤谷辰的身影覆盖住了,不过当来到天门垭之后,这些踪迹四散去几个方向,我很快发现了藤谷辰的影子。

    宫商羽眼睛一亮,微笑说道:“楚师侄,看你如今修为,五行虚灵术已趋近圆满了吧?不知道准备什么时候渡三魂修为成就啊?”

    “还不急,我需要修习的东西还有很多,等准备充分了,再渡三魂也不迟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宫商羽赞赏的点头道:“修行一途,不骄不躁,甚好!这一点,你可比你师父王四,要稳重的多了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没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循着这虚灵木映照出的踪迹指引,我们一行人迅速向天门垭后追去。

    越是深山老林,越是难以行走。

    而树木和草丛所引导出的踪迹,更是诡异,呈现着一种极不规则的运动,我看不明白这藤谷辰为什么会这么做,宫商羽向我们解释道,这藤谷辰应该是这里布下了某种阵枢,借此迷惑后面的追兵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不远,树木延伸出的踪迹落在了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上。

    这棵树早已枯败,树心腐朽,像是被虫蚁蚀穿了,露出一个刚好容纳下一个人的空间,而那天藤谷辰就藏身在这里,躲过了宫商羽以及林英的追踪。

    宫商羽意外不已的说道:“原来他那天藏身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宫前辈,这棵枯树那么显眼,你和英叔难道都没有发现吗?”甄昆不理解地问。

    宫商羽面露惭愧之色,他摇摇头解释说,当时谁又能料到,这重伤的藤谷辰竟然还有余力借阵法隐藏身形。

    我走近查看,从这枯树上感到了一丝妖力。

    说是妖力却又有别于妖物所修力量,倒是与那凶兽烛女的力量极为相似。

    联想到烛女能够借土遁形,那么如果藤谷辰控制了山中凶兽,他施展出借木遁形的凶兽力量,宫商羽和林英又哪里能够找得到?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其他人也上前来查看。

    那股凶兽之力虽很微弱,但缭绕不散,隐藏在这树木上很不起眼,这“木”形凶兽借木遁形,如果不是刻意寻找根本就难以注意。

    宫商羽也上前查看,突然他眉头紧皱:“有点不对!”

    “宫前辈,怎么了?”我奇怪问。

    宫商羽绕着这枯树转了一圈,他紧忙大叫一声:“都散开!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树林中骤然间阴气大盛,一股股阴寒狂风凭空生起,卷动的树枝摇曳,草木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我大惊失色,是鬼灵!

    而且还是一只凶灵!

    我瞬间意识到,这是藤谷辰对于我们的反伏击,他料到我们会找到这里,所以刻意在这棵枯树上封禁了一只凶灵!

    真是好厉害的心机啊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凶灵已经从枯树中现身,它不找别人却径直向着我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极近的距离,我根本无从躲闪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下意识运转五行虚灵术,以虚灵水衍化成冰阻隔于身前,而那只凶灵狰狞无比,眼睛中透着血芒,嘴角咧开一个渗人的弧度,神情癫狂,脸上满是诡谲无比的笑容!

    这只凶灵一头撞在虚灵冰上,可预料中的冰块碎裂声响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相反,凶灵的阴身骤然化散!

    一团团黑气仿若浓烟一般将我的身体笼罩,无数条血线宛如恐怖的触角,就在这一瞬间蜂拥而至,钻进了我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“凶灵附身!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坏了!”

    “楚天!!”

    我最后听见众人的惊呼声,可下一刻,我的五识五觉便已经封闭,我只能以自己的三魂独自应对这只凶灵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