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七章 狼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七章 狼狈

    枯树上竟然寄身藏有一只凶灵……

    别说我没有想到,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就连一代斩妖门宗师宫商羽,对此都始料未及!

    我本以为,是藤谷辰以“木”行凶兽之力,借木遁形,这才逃避了追杀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的是,他不止借木遁形躲避追杀,还以凶兽之力将一只鬼灵封禁寄身于此,反而将我给埋伏了!

    此等心机,不可谓不厉害,不可谓不恐怖!

    我一时疏忽大意,竟然还真就中招了,凶灵扑身而来时,我以虚灵冰阻隔,可谁知这凶灵化散开阴身,直接钻进了我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曾因被凶灵刘英附身,而不得不与它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未曾想,我竟然也遇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从凶灵钻进我身体中那一刻起,我就只能以自己三魂独自面对它,如果我不能将它压制,从身体中灭杀或者驱离出去,那么下场就只将会是被它吞噬精元魂魄,被它占据肉身,而我也将彻底魂飞魄散!

    仅凭三魂之力,我还远远不是这凶灵的对手,不过我的依仗是心神灵台中的三师灵位。

    有三师之力加持,我即便不敌,也可维持不败的地步。

    五识五觉虽已封闭,但我仍旧可以运转身体精气,我施展着五行虚灵要术,不停在身体中与凶灵相斗,只不过这凶灵可不是普通鬼灵,单凭虚灵术根本难以将其重创,这是一场消耗战,消耗的却是我的身体!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被凶灵占据肉身,但就在它钻入我身体中,封闭了我的五识五觉起,它就暂时控制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在那短暂的时间里,凶灵附身在了我身上!

    另一个我睁开如血般的眼睛,瞳孔中充斥血芒,“我”环顾四周,嘴角咧出一抹夸张的狞笑,浑身不停散发出股股黑色阴煞。

    凶灵附身!

    所有人看着“我”,脸色都变了几变。

    甄昆焦急叫道:“宫前辈,快想办法救楚天啊!”

    “办法?事已至此,还能有什么办法?如果楚天不能将凶灵赶出身体,那就只能将他和鬼灵一同消灭了!”宫商羽神情凝重,面目阴沉。

    甄昆傻愣住了,面对凶灵寄身,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否则当日王四也不会选择和凶灵同归于尽!

    甄昆急的叫道:“这怎么行?楚天是行人派传承的唯一弟子,如果他要是死了,那行人派岂不是断了传承?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《行人术数》在,行人派传承就断不了!……甄昆,你不要感情行事,作为阴门传承弟子,为消灭鬼魔而牺牲,这是一种荣誉!吾辈自成为阴门弟子时,就当有这样的觉悟,任何人也不例外!”宫商羽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甄昆还想说什么,可这时另个“我”突然动了,甄昆咬牙上前抱住了我的身体,强行禁锢住了我的移动。

    可甄昆小瞧了凶灵之力!

    “我”突然爆发出如牛似虎一般的凶猛之力,直接挣脱甄昆的怀抱,反手一个背摔将甄昆扔了出去,狠狠撞在一棵树木上摔落。

    这可把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段不凡和其他几位阴门弟子,急忙拉开与“我”的距离。

    连甄昆一米九那样强健的体格,都能说扔出去就扔出去,剩下的人谁还能制住“我”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希望你不要怪我!”

    宫商羽眼神冰冷,浑身散发出凌厉无匹的精气!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小黄鼬这时从怀中冒出头来,控制我身体的凶灵凶性大发,直接便将小黄鼬抓了出来,捏在手掌中。

    黄翠儿在我掌心里拼命挣扎,甚至动嘴去咬,然而铁钳一般的手掌,仍然死死捏住它的黄鼬身体。

    一抹凶光冒出,那是杀机!

    随着铁钳般手掌不停用力握紧,小黄鼬发出痛苦无比的哀嚎声,怕是用不了多久,黄翠儿就要被“我”用手给活活捏死了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清脆悦耳般的冷哼声传出,一股粉色气息自青铜戒指中涌出,悄无声息地涌进我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宫商羽动作一滞,他看着“我”目光中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而这时,凝舞的声音出现在我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怎的这样狼狈?”

    “媳妇,快帮忙啊!”

    我听到凝舞的话声,那瞬间真仿佛救星的声音,我虽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能明显感觉到这凶灵控制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!”

    凝舞娇喝一声,所化的那股粉色气息瞬间纠缠向恶灵阴身。

    一粉一黑,这两团力量在我身体中不停拉锯着。

    有了凝舞帮忙,我压力骤减,瞅准机会,我默运起虚灵土术数,化转己身为灵枢,涌动的地气凝成一条条锁链激射入我的身体中,将那只恶灵紧紧困缚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凶灵愤怒阴啸,暴戾非常。

    我心中也涌出恨意,就算你能够挣脱地气困缚,也得从我的身体中滚出去!

    我竭力以精气增强虚灵土之威,地气锁链骤然收拢,生生将这凶灵自我身体中剥离了出去,五识五觉恢复,我睁开眼睛,可入目所见竟然是黄翠儿在我手中哀嚎痛苦。

    我急忙松开手中力量,将小黄鼬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小家伙这一刻被吓了不轻,刚刚那情况,不用说也知道是我差点把它给活活捏死!

    我愤怒回头,看向那只即将从地气锁链中脱身的凶灵。

    怒火充斥在胸膛中,恨意腾起!

    我从随身布袋里摸出一张三师敕令灭邪符,默运身体精气,以虚灵火激发符术之威,顿时间紫色火焰燃起。

    那凶灵似乎察觉到了危险,挣脱地气困缚之后,转身欲逃。

    可这时,神令符之威已然激发。

    漫天紫色火雨激射而去,隐有雷霆闪烁,火雨中夹杂着白色雷火,几乎瞬间就将整个凶灵的阴身引燃。

    凶灵在火焰中翻滚挣扎,发出一声声痛苦无比的凄厉之音。

    阴煞气息渐渐被烧成了黑烟散尽,而它的凶灵之身也在渐渐消散,不过这鬼灵却是顽强非常,仅凭三师敕令符,竟然只是让它伤而未死。

    没等我再施展术数,一道炽烈精气凝聚。

    只见宫商羽手中掐诀,剑指一横,周身精气顿时凝成一道伟岸无比的金色宝剑,向着凶灵迎头劈落。

    本就被三师敕令符重创的凶灵,被这道金色宝剑斩的爆散开来,彻底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额头见汗,脸色苍白,不停喘息。

    小黄鼬在我怀中还在嘤嘤哭着,它还在心有余悸,甚至都不敢看我,别说是这小家伙了,我现在回想起来刚刚那一幕也是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我紧紧抱着小黄鼬,感觉很抱歉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哄它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注视着我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,刚刚你身上会有妖魂气息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