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八章 动真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八章 动真格

    宫商羽不愧为斩妖门宗师,凝舞助我消灭恶灵,只是从青铜戒指中现身了那么一瞬间,可就已经被他给察觉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宫商羽,他在等我给他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宫前辈,我能不能事后在跟你解释,今天追杀藤谷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事后?”

    宫商羽微皱眉头,他沉吟之后道:“行,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听见他答应,我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凝舞乃九尾妖魂,更是我鬼妻这件事,看来是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唯一担心,会因为我阴门传承弟子的身份,而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,毕竟阴门与鬼魔妖邪本就势不两立,而我身为行人派弟子,却与妖魂为夫妻,如果这件事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做文章,恐怕我在阴门中都难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现在我只希望,以这宫商羽的为人不会太为难我吧!

    甄昆走过来,将我从地上扶起身,他关心地问我有没有事,我摆摆手,笑着告诉他,就算是凶灵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凶灵都杀不了你?也就只有你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!”甄昆轻笑,小声又问:“楚天,你要跟宫商羽坦白吗?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想瞒也瞒不住了!宫会长知道也好,阴门前辈心中有了底,省得以后这件事更说不清楚。”我叹息。

    甄昆向我又提醒说:“妖魂为妻,总归是好说不好听,怕就怕以后会落人口舌,借此发难!”

    “该来的也躲不掉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    我很无奈,不过我也明白。

    这件事早晚都会被阴门知晓,也迟早会有人借此发难,现在空想,只是徒增烦恼。

    如果真到了那一天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该面对的事无论如何都要面对!

    消灭了埋伏在此的凶灵之后,我稍稍休息,继续以虚灵木追踪索敌,我们一行人继续往天门垭深处行进,在这广袤的原始森林中摸索。

    宫商羽没再多问,一路小心警惕着是否还有埋伏。

    但其他阴门弟子看我的眼神就有点不一样了!

    鬼灵五等,怨恶凶邪魔。

    凶灵,可是极为难对付的狠角色,普通阴门弟子遇见凶灵,根本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他们在窃窃私语,震惊于我竟然能够与凶灵相斗。

    尤其是段不凡,他满脸崇拜的跟在我左右,处处向我献殷勤,用他的话说,这是向我敬孝心。

    我纳闷,你冲我敬什么孝心?

    段不凡憨笑着,扭捏的似乎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在人皇架中搜索了一天,这次再没有了任何结果,继续往前走,出了天门垭的范围,段不凡说前面就是六道峡,而过了六道峡,山脚下是一处村庄。

    这村庄位置偏僻,远不如段家堡和文王庄经济繁荣。

    这里是上寅村,翻过前面的山头就是下寅村,因为山中道路不便,所以这里没能沾上旅游业的光,村庄里还很贫穷。

    我们来到这里时,天色渐晚。

    而藤谷辰的踪迹至此,也就彻底断了,显而易见藤谷辰是经过这村庄离开了人皇架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甘心,可偌大的人皇架,方圆绵延千里的山脉,广袤无比的原始森林,又能再去哪寻找藤谷辰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总是杀他不死,必将会纵虎为患!

    宫商羽长长叹息一声,他与我道,尽人事,听天命,事已至此,也没必要再在人皇架中逗留,大家也都已经很累了。

    听到宫商羽的话,几个阴门弟子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在这原始森林中搜索一天,爬山下山,可真不是普通人能坚持的了的事情!

    当夜,有车来接。

    我们又跋涉一段路程后,这才回去了泗水县。

    我维持了一整天的虚灵木术数,此刻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疲惫不堪,再加上凶灵附身留下的暗疾,如今可谓是身体虚弱血气两亏,必须要好好休息两天。

    宫商羽也不急,他一直呆在宾馆的房间里等我。

    又过一天,我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,宫商羽这才敲开了我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迎面第一句话,便听宫商羽问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想好该怎么跟我解释了吗?”

    我无奈苦笑一声,解释是有,就不知道你肯不肯听,愿不愿意相信了。

    将宫商羽迎进房间,我与他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宫商羽也不客气,接过茶水浅饮一口,端坐在椅子上,静等我的下文。

    我见他这样,也不再绕弯子。

    与凝舞沟通一声,就见一道粉色气息自我胸膛上的青铜戒指中涌出,渐渐化成凝舞的身影。

    凝舞浅浅施礼,如莺似燕,悦耳动听的声音响起:“楚家儿媳凝舞,见过宫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九尾妖魂?”宫商羽眼睛半眯,看破了凝舞的妖身。

    凝舞微微颌首,大方承认。

    宫商羽仔细打量过凝舞,丝毫不为她倾国倾城的外表所动,也丝毫不被凝舞美眸神采流转的光芒所迷惑,打量过凝舞之后,宫商羽再度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向他介绍了凝舞,并细说了当年的事。

    北邙村被盗墓贼光临,而我被盗墓贼利用,险些没有被鬼灵所害,幸亏最后得凝舞相救,而凝舞因为救我被天劫惩处,最后只有一丝残魂幸亏,如今刚刚吸收了幽冥元粹凝聚妖魂之身。

    宫商羽意外不已:“你竟与这千年妖狐之魂定立了冥婚!?”

    我牵着凝舞的小手,以实际行动,向宫商羽表明夫妻身份,我告诉宫商羽,我既已娶凝舞为妻,那此生此世她都是我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个普通人,以妖魂为妻,这也就罢了!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双目中精光闪动,迸发出凌厉之感,这位斩妖门宗师终究向我发难了,他缓缓从椅子上起身,压迫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,身为行人派弟子,得阴门传承,你如何能保证,你不会为此妖徇私?你又如何能保证,你不会为此妖背叛阴门,自堕邪道?你又如何能保证,你不会被这妖物迷惑心神,以术数传承为祸世间?”

    宫商羽发出三问,句句直逼我和凝舞。

    那每一问,都像是一柄重锤,拷问着我的心神,令我感觉魂魄都在震荡。

    这位斩妖门宗师动真格的了!

    凝舞绝美面容上毫无惧色,她直视着宫商羽刺人的双目,神情淡淡,作为修行千年的九尾狐妖,自有见惯世事人心的骄傲,自然不会轻易慑于这宫商羽的气势压迫。

    作为凝舞相公的我,她的男人,我又怎能退缩!?

    我义无反顾的挡在凝舞身前。

    我向宫商羽反问:“宫前辈,你难道想灭杀了我的妻子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