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七十九章 伶牙俐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七十九章 伶牙俐齿

    “妻子?”

    宫商羽神情古怪,以一种十分难以理解的眼神看着我,问:“楚天,你告诉我,你的妻子究竟是人是鬼?是妖是邪?她不属于任何一种!阴魂尚会堕成鬼灵,她这以妖魂修炼的魔物,又将会造成多大的灾祸,你身为阴门传承弟子,难道不知道吗!?”

    我望着宫商羽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我没奢望他能真正理解我,我只是希望他不要为难凝舞就好,可谁想这刚一见面就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在宫商羽看来,妖邪一体,何况是以妖魂修炼,所以必成魔物!

    甚至比鬼灵危害还要大!

    鬼灵积怨而生,越是强大的鬼灵,越是难以成就,而妖物不同,身而为妖自有修炼法门,有朝一日化成邪灵,乃至魔灵都不是没有可能!

    我挡在凝舞身前,认真的问宫商羽:“前辈,我要怎么保证,你才能相信我妻子凝舞,不会成为魔物?”

    “你让开,等我消灭了此妖,我就信你!”宫商羽冷哼。

    我被这位宫大会长给气笑了,等你灭杀了凝舞,我还要你的相信有屁用?

    我不会让,也不能让!

    如果这宫商羽想杀凝舞,除非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

    宫商羽见我态度坚决,眼睛半眯又道:“楚天,我念及你是行人派唯一的独苗,现在让我灭杀了这妖魂,那这件事我不会问罪于你,你仍旧是阴门传承弟子,否则就别怪我代行师法戒规!”

    “前辈,凝舞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,更对我有恩,就算你行阴门师法戒规,我也不会让开半步!”

    我坚定的拦在凝舞身前,寸步不动。

    宫商羽连道了几声好,他骂我既然不知好歹,就别怪他手下不留情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宫商羽竟然真想动手?

    连山魈妖肖山他都容忍了,为什么就容不下凝舞?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我就明白了,肖山作为行人派客卿弟子,说白了只是挂名身份,如果来日他为祸作乱,阴门六派大不了将他灭杀,而凝舞不同,她与身为行人派唯一传人的我结为夫妻,这简直是相当于拉拢阴门弟子与邪魔为伍。

    作为斩妖门宗师的宫商羽,当然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发生!

    “宫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我身后的凝舞说话了,她问道:“不知我为楚天之妻,究竟违反了阴门哪条师门戒规,以至于你非要赶尽杀绝不可?”

    “你是妖邪魔物,仅此一条,就当赶尽杀绝!”宫商羽冷冷道。

    凝舞轻笑,笑声如银铃:“惑人者为邪,噬人者为魔,我虽是妖魂,但从未凭借自身力量害人,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修行!……我与楚天成婚之初,他还不是阴门弟子,更谈不上勾引行人派传人与邪魔为伍,如果宫前辈你能诉诸任何一条我的罪行来,我愿俯首认诛!”

    宫商羽沉默下来,眼神拷问的注视凝舞。

    凝舞神情淡淡,目光坦荡。

    相比较于媳妇的淡定从容,我就显得紧张无比了,哪怕是我和凝舞联手,恐怕也斗不过这位斩妖门宗师,更何况这种情况下,绝对不能动手,否则凝舞以千年妖狐之魂勾引行人派传人的罪名还不坐实了?

    宫商羽逼问:“我就不信,你这千年妖魂从没干过坏事?”

    “苍天可鉴,我自成妖魂以来,从未行过邪魔之举,青丘九尾一族,又岂是寻常妖物可比?”凝舞笑声更浓,如铃悦耳,“宫前辈,阴门传人以行人派为首,行人世间,从不是嗜杀滥杀之辈,如果今日你非要拿我与楚天问罪,可否给我一个问罪的理由来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,顿时让宫商羽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我心中惊喜,媳妇可真是比我伶牙俐齿多了,几句话就噎得宫商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也对啊!

    斩妖除魔,首先也要确定对方是不是妖邪魔物!

    上天有好生之德,否则也不会造化出妖物这种东西来,哪怕是阴门祖师对待妖物,也多有收伏为座下灵妖的例子。

    宫商羽眉头几乎都快拧在了一起:“即便你以前没有,可你又怎么保证,你以后不会?”

    “我相公以命相保,你都不信,那我的保证你又如何信得了?”凝舞提醒又道:“就算是你信不过我,可宫前辈,阴门中素有告诫,人道也好,鬼道也好,可不以诛心问罪!你又怎能拿日后未发生的事,来与妾身和我家相公为难呢!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气势顿时矮了三分,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位斩妖门宗师气得在房间里打转,不免觉得好笑,真是,何苦弄得下不来台呢,高抬贵手不好吗?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诶,我在……”

    宫商羽突然叫了我的名字,我急忙答应,就听他哼哼着又与我说:“你这妖妻,可真是好一个伶牙俐齿啊!”

    我干笑一声:“宫前辈,我们也是摆事实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会不会助这九尾妖魂修炼,会不会帮她修行?如果某天,这妖魂以夫妻之名,让你做有损世间天和的事,你当如何?”宫商羽逼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,这家伙柿子挑软的捏啊!

    欺负我不会还嘴啊!

    凝舞这时偷偷向我使了个眼神,让我大方回应。

    我定了定心神,说道:“我与凝舞成婚之初就已经说明,等我百年之后,会和她携手共赴黄泉!……所以宫前辈,您大可放心,我不会做那些事,凝舞也不会让我做那些事,我始终谨记着自己是行人派传承弟子,维护阴门传承尊严,是师父王四以性命言传身教告诫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沉吟着,仔细打量过我,又注视向凝舞,最后复杂的长长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听见这声叹息,我彻底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宫商羽又提醒我,今天暂时放过我们,但以后绝对会加倍盯着我,阴门传承已经出了一个师门败类藤谷辰,绝对不能再发生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声,晚辈记下了。

    临走时,宫商羽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楚天,你身边的妖邪鬼怪太多了,多到令人不得不担心,你甚至不再像是单纯的阴门弟子,这对于你而言,也不知是好事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走了,但他的话也让我沉思。

    单纯的阴门弟子?

    如果像是风水协会和南冥村那样的阴门弟子,那么不像也罢,我也不屑和那些人为伍。

    这一趟千里迢迢,奔赴人皇架。

    虽没能找到藤谷辰的踪迹,但向斩妖门宗师宫商羽交代清楚了凝舞身份,也算是意外之喜,日后万一真出了事情,在阴门六派中也好有个了解事情真相的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