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章 拜师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章 拜师

    斩妖门宗师宫商羽,倒是一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,他说放过我和凝舞,果然就没再与我为难。

    我又在泗水县逗留了两天,而宫商羽再没有提及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这两天里,我详细检查了凝舞吸收幽冥元粹的成效,她妖魂之身如今更加凝练,甚至与真人无异,这一点我可亲身测试过!

    至于测试方法,这床上的乐趣,就不再细说了。

    总之为了帮凝舞检查身体,可是把我给累了个不轻,甚至比那天进人皇架爬了一天山还累,差点没有下不了床!

    凝舞告诉我说,幽冥元粹,是幽冥元力凝形之物。

    在阴间鬼界,地府阴差都少不了这种东西凝聚阴身,可是很稀罕的好东西,吸收了它就相当于现世修道人吃了大补丹药一样,能够增强阴魂之力。

    我惊讶无比,没想到祖爷爷这见面礼还真舍得!

    就幽冥元粹而言,对于祖爷爷来说,恐怕也是极有用的东西,祖爷爷一点都没有贪墨,转手就赠予了凝舞。

    这一刻,祖爷爷在我心中的形象顿时伟岸不少!

    当然这逗留了两天,也不止是为凝舞检查身体,还有一件事不得不提,那位槐树女鬼被我以五方鬼兵要术炼成了鬼兵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!

    如果不将她收成鬼兵,恐怕她就魂飞魄散了,按照祖爷爷所说,这女鬼如果死了,那我妥妥就上了地府黑名单。

    在地府之中,赏罚分明,功过不相抵。

    那一笔笔记录,关系着人死后进入地府所将面临的事,罚过领赏,赏过加罚,这都是常有的事情!

    哪怕是你拯救了世界,也要等你进入地狱中服刑之后,再来领相应功德。

    严苛,却也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所以这地府黑名单能不上就不上,否则这留下的麻烦可真不小!

    将这槐树女鬼收为阴兵,我起码可保她不会魂飞魄散,这也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,帮她记起来自己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至于投胎往生是别想了,等哪天我死了,大家在一起去吧!

    槐树女鬼对此倒也不在意,她很快就适应了鬼兵身份,与小黄鼬也熟识起来,不过她有点怵林海,说是怕林海凶巴巴的样子,只要林海一瞪眼,她就往我身后钻!

    林海嗤笑说:“你这么胆小却懦,以后干脆叫小弱得了!”

    “小弱?还小受呢!你起的什么鬼名字!”我白了林海一眼。

    凝舞招手将她唤来,这女鬼有些怕,但还是听话飘了过去,凝舞轻抚着女鬼的脸庞,笑道:“你倒也生的漂亮,长的可人儿,以后留下也好与周慧妹妹和小翠儿作伴!……弱之一字,也蛮衬你,以后你就在相公身边安之若命,便叫小若吧!”

    于是乎,槐树女鬼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很久之后,我才知道,原来她真的就叫小若!

    藤谷辰一事,暂时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两天之后,宫商羽与我们分别,道是风水协会中还有事处理,他已经吩咐阴门弟子多多留意此处,如果再发现藤谷辰的踪迹,就及时通知阴门。

    我向宫商羽说,下次再围剿藤谷辰,一定要通知我去。

    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,报我的杀师之仇,告慰师父王四的在天之灵!

    宫商羽点头说道:“下次我会通知你的!……楚天,你要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与几位阴门弟子离开了泗水县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收拾之后,也准备离开这里,下一步就去寻找凝舞的铜棺。

    不过在临出发时,有个人突然找上了我。

    这个人正是段不凡!

    他的来意很简单,见到我开门见山的就直接下跪,向我求道:“风水协会弟子段不凡,求楚天前辈收我为行人派弟子!”

    正说着,他就“砰砰砰”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蒙了,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去拦他。

    这段不凡自从在天门垭见识过我的术数修为之后,就起了拜师的心思,他倒也沉得住气,一直等到我们将要离开的时候,才郑重向我下跪磕头拜师。

    只不过,我可没有收徒弟的准备啊!

    现如今我自己的麻烦都一大堆,哪还有时间去管教徒弟,更何况还是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老徒弟!

    段不凡摆出了长跪不起的套路,任谁都劝不动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说,在风水协会其实他只是个挂名,真正的术数传承根本没有修习多少,这次虽然立了功,但谁知道风水协会安排一位什么样的师父,到时候免不了还要拿钱去孝敬。

    既然左右都是拜师,那还不如拜真正的师父!

    所以,这段不凡就求到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求楚天前辈收为我徒弟吧!弟子一定竭尽所能侍奉师父,为行人派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段不凡一头磕在地上,言辞诚恳,态度恭敬。

    甄昆看着这幕,满脸古怪。

    我也是一头两个大,就算你再怎么态度诚恳,我也确实没有收徒弟的打算,更何况被一个差不多是我叔辈的人这么拜着,这感觉别提有多怪异了!

    “段不凡,我并没有收弟子的打算,你如果真的想拜入阴门传承,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个好师父。”

    我本想着,如果他一定要拜师,可以从南冥村找人帮忙。

    相信会有不少人喜欢这有眼力能办事的徒弟。

    可谁知,这段不凡却跟我说,他不想拜其他师父,就想拜我为师,拜入行人派传承门下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:“你这可就有点强人所难了!”

    “师父在上,我段不凡一片赤胆忠心,丝毫没有想令师父为难的意思,如果师父是有什么顾虑,可以对我进行考验,最后再决定是不是收我为行人派弟子。”段不凡退而求其次说道。

    这狗屁膏药还真是不容易甩掉!

    怎么说,这次发现藤谷辰的踪迹,这段不凡可是立了功,也间接帮了我的忙,我还真不好就这么回绝他。

    凝舞在脑海中与我道:“相公,这个人心思缜密,摸透了你的脾气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感觉到了。”我回应。

    凝舞又说:“聪明是好事,可太聪明多少就会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,你想我拒绝他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不!”凝舞沉吟说:“留下他来可以帮你办事,相公你以后迟早会管理整个行人派,没有得力助手可不行,这段不凡倒是刚好适合。”

    最后我还是决定听媳妇的,暂时留下了段不凡。

    至于收徒的事,以后再考虑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当我得知,风水协会为段不凡指派的师父是庄清非时,我立即觉得,留下他的决定实在太英明了,而且我也会认真考虑到底要不要收段不凡为徒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