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三章 鬼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三章 鬼婴

    两个纸人让女人剜出心来,好饲养啼哭的鬼婴,但女人哪里能愿意,她拼命摇头抗拒着。

    纸人愤怒了,向着女人的身体伸出一只手,要亲自取出她的心脏来!

    看到这里,林海忍不住向我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在梦里死了,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那她现实中应该也会死吧!”

    “看来得救人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要救人你还不赶紧快上!?”

    我冲林海没好气地说了一声,林海这时才反应过来,我是借他的鬼兵之身才能进这梦中。

    林海露出得意笑容,道了一声看他大展神威!

    鬼兵林海发出咆哮怒喝,突然凭空出现在梦境之中,卷动着阴魂身体向那纸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拳穿破纸人胸膛,顺势一拉,这纸人毫无重量。

    紧接着林海将纸人搅了个粉碎!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令鬼婴愤怒无比,那啼哭声更加响亮刺耳,像是某种魔音直钻人的脑子中,令人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“哭的真鸡巴难听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烦躁怒吼一句,阴身一卷又向着鬼婴扑去。

    此时,鬼婴凭空飞起,仿若焦炭的小身体散发出浓厚的怨念,它怨毒的盯着林海,怪叫一声之后反向林海冲去。

    林海挥拳踢腿,以格斗术凶猛无比地与鬼婴纠缠。

    但林海却忘了,鬼婴乃是怨灵,阴气凝煞,对于阴魂而言可有阴煞侵身的危险,一个搞不好甚至还有可能会被怨灵吞噬。

    所以两只鬼刚一交手,林海立即就露出了颓势。

    鬼婴对于林海的攻击根本不管不顾,它浑身散发出一股股黑气,纠缠在林海的阴身上,林海对于这阴煞纠缠根本毫无办法,只能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“我操!它怎么那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这梦境是它的主场,你当然斗不过它,更何况它还是只怨灵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风凉话了!快……快帮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轻笑,现在想起来要我帮忙了,不想让我看你大展神威呢?

    眼瞅着林海已经危在旦夕,我急忙以五方鬼兵要术,增强鬼兵的力量,让他能够摆脱黑气阴煞纠缠,随后我借鬼兵之身,默运虚灵火,青色火焰汹汹燃烧,激射而出拦截向鬼婴。

    林海飘身到远处,喘了好几口粗气。

    那鬼婴对于虚灵火明显有些忌惮,它速度极为灵敏,躲过虚灵火的攻击,像是一道黑影般又向我们蹿了过来,迅捷的比猎豹还要快!

    我冷哼,小小怨灵,还想猖狂!

    虽然我现在借鬼兵之身,无法动用符术和其它术数,但就以五行虚灵要术也足够解决这怨灵。

    论速度,林海不如这鬼婴,但我却能让它跑不动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身体精气,以虚灵土化转己身为灵枢,随后猛然跺脚,地气顿时涌动不止,一条条由地气凝成的无形锁链瞬间将鬼婴捆缚,把它困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鬼婴凄厉阴啸不止,浓厚的怨意冲我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这小不点还挺凶!

    地气虽然暂时困住了它,但它似乎仍有余力,渐渐地在挣脱地气束缚。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,这鬼婴明明只是怨灵,但就这鬼灵之力而言,与更进一步的恶灵竟也不遑多让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更是留它不得了!

    否则还不知会再害死多少人!

    我抬起手,以虚灵水衍化成冰之术,渐渐将鬼婴的身体封禁,再于虚灵冰之内,倾泻身体精气施展出虚灵火术数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挣扎咆哮,但却无法从虚灵冰中脱身,只能在虚灵火的烈焰下煎熬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情况突变。

    我猛然感觉眼前一黑,梦境消失,我的精神意识像陷入了虚空中,我急忙退出鬼兵控制,睁开眼睛来。

    眼前还是那条小巷子,地上仍旧躺着昏迷的女人。

    林海呢?

    林海不会陷入那梦境里了吧?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急忙施法以鬼兵驱使灵符,招林海回来。

    就见眼前昏迷的女人身上,林海像是溺水上岸的人,狼狈不堪的爬了出来,看他样子阴魂之力消耗不小,整个阴魂身体都变得飘忽了!

    “楚天,你大爷!下次再有这种事,老子打死也不去!”

    “妈的,差点死在那里!”

    林海趴在地上喘息,冲着我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没当回事,你丫是我的鬼兵,我不使唤你我使唤谁去?

    从成为我鬼兵那一刻起,你就是被使唤的命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认命吧!

    小若在一旁偷笑,颇有点幸灾乐祸之嫌,这顿时让林海更加生气了,不停嘀嘀咕咕骂着我见色忘义,重色轻友,瞎了眼了竟然跟着我混……

    凝舞问我,情况如何?

    我告诉媳妇,比想象中的要复杂不少,我把刚刚发生的事情,都告诉了凝舞听。

    凝舞秀眉微蹙:“鬼婴?纸人?”

    我跟媳妇说,我怀疑折纸门与这女人有关联,由此也可见,这杭州确实是那纸匠的老巢不假!

    地上的女人这时幽幽醒来。

    她一看到我,顿时瞪大了眼睛,像只受惊的动物急忙爬起身,卷缩在墙边的角落里,不停低喃说别害她,被吃她……

    我站起身,看这女人精神失常的样子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我让她别害怕,没人会害她,而且告诉她我是一位阴门高人,能对付鬼怪恶灵,安抚她受惊的心神。

    这女人似乎没听进去我的话,她眼角一瞥间林海小若她们,顿时就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显然,她对于鬼魂还是很害怕!

    我冲林海小若招呼一声,他们化散身形飞回了镇魂木中,凝舞也与我点点头,身体散成一道粉色气息飞回青铜戒指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有鬼了,你看看我,我是人!”

    我又向这女人安抚了半天,她这才慢慢稳住了担惊受怕的心神。

    我将这女人带出小巷子,与她就在附近找了一家茶餐厅坐下,我给她点了一些喝的茶水饮料,直到这时她才算终于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我介绍过后,我问她是谁。

    起初这女人支支吾吾,还很惊恐莫名,似乎有点不愿意与我提及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,不说可以!

    但是那鬼婴不出三天,就会要了她的命,不但会喝光她的血,还会剜出她的心脏来吃。

    女人一听这个,顿时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喊着让我救救她,说她不想死,她不是故意的,她也是被人给害了的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惹得整个茶餐厅客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脸上尴尬不已,急忙把这女人从地上拉了起来,让她在卡座上坐好,把事情慢慢说给我听,或许我有救她的法子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