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四章 七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四章 七叔

    这女人有些精神失常的动作,让整个茶餐厅都在注意我们。

    我尴尬不已,好不容易才又安抚下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慢慢冷静之后,一连喝了半壶茶水,这才开口说起了她的事。

    她叫肖玲,杭州市人,今年刚满三十一岁。

    肖玲是本地一家知名企业董事长的老婆,丈夫胡天昊大她五岁,俩人自大学相识,打拼近十年后这才在杭州立稳脚跟,并且还成就了不错的事业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的发家史,那与一个人是息息相关,也是这个人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命运!

    这个人也是位阴门大师,人称七叔。

    七叔是熟悉的人对他的尊称,他在杭州还有个名号,叫玄阴师。

    阴师是他的称谓,他自名为玄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人真正的名字,肖玲他们夫妻也不知道,只知道这位玄阴师已在杭州生活三四十年了,在本地颇有着名望声势,许多大人物见面都要尊敬一声七叔。

    阴师?

    我皱起眉,看来又是走阴派!

    不过我回过味来觉得不对啊,她梦境中有通灵纸人,那可是折纸门的手段,这走阴派阴师又怎么会折纸门术数?

    肖玲下面的话,解答了我的疑惑。

    刚来杭州打拼那几年,小夫妻俩日子过的很清苦,求职应聘也是四处碰壁。

    对于女人家来说,一切还要从生活出发,哪怕是薪资低一点的工作也可以去做,但对于胡天昊来说,他却不能容忍,他心比天高,自认不比人差,他要一展宏图,只是苦于没有时运机会和资金。

    人在困境中,急则生变。

    胡天昊动用起一切能动用的手段去拼搏,只为谋求那高人一等的梦想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胡天昊从公司高管口中,听闻了关于那位玄阴师的传闻,那位人称“七叔”的神秘人物。

   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胡天昊终于见到了这位玄阴师。

    他向这位七叔道明来意,谋求时运,可七叔并不愿意帮他,并让他去看自己门楣上的对联。

    玄道走阴八字开;

    有求无财莫进来;

    横批——生死富贵!

    显而易见,想让七叔帮忙,没钱是不行的,而对于胡天昊来说,他现在没钱,求时运机会目的就是为了赚钱,赚大钱!

    七叔却直接送给了他一句话:“爱莫能助。”

    胡天昊哪里肯放弃,唯一的机会就摆在面前,他无论如何都要争取,都要把握,他向七叔说除了钱之外,只要是他拥有的,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!

    七叔向胡天昊问出了令他心惊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任何代价?我且问你,如果要拿你即将临产出生的妻儿为代价,你能接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这问题像是晴天霹雳!

    胡天昊回家之后,一连考虑了两天,他并没有与肖玲商量,最终他拿定了主意,他愿意接受这代价,但还算他稍微有点良心的是,希望七叔能保他妻子肖玲的命,至于孩子……没有了可以再生,他虽然舍不得但他愿意舍弃。

    七叔告诉胡天昊,肖玲的生命安全,这一点她大可放心,婴儿成长之初都会依赖母亲,不会要了肖玲的命的!

    我听到这里,大概明白了经过。

    豢养小鬼,供奉婴灵。

    以此谋求时运的改变,这是走阴派阴咒的禁忌手段,只不过这手段迟早都会招致来恶果!

    那位阴师也说了,鬼婴是在不停成长的。

    一旦这鬼婴所要求的东西越来越多,它就会噬人害命,而且枉死鬼婴最根源的怨念,就是没能够降生这世上,这也是它最贪婪的执念,为了完成这执念,最终鬼婴就会不择手段的提升鬼灵之力!

    所以,杀父噬母,是迟早的事情!

    肖玲面露戚然神色,后来,他们家确实有了飞黄腾达一般的改变。

    胡天昊像是突然改了命,各种好事几乎都是从天而降,他从一个小职员一路做到公司高管,最后跳槽自行成立公司,并且撬走了原公司的许多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公司也越做越大,自然也越来越有钱,甚至一跃成了本地知名企业。

    胡天昊成功的成为了人上人,但肖玲,却从胎死腹中那一天起,就堕入了深渊中。

    自从肖玲产下死胎后,胡天昊借口为孩子火化下葬,偷偷用孩子的尸体制成了婴灵,并将孩子的魂魄封入尸体中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肖玲出院之后,他们就搬了家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的是,自家孩子的尸体一直就供奉在与她一墙之隔的暗房里。

    每一个夜晚,胡天昊趁肖玲熟睡,让婴灵压迫母体魂魄,然后偷偷地解开肖玲的衣服,让婴灵自行允吸母乳,直到后来母乳已经满足不了婴灵,它开始允吸肖玲的血液。

    事后又过几年,恩爱的小两口渐渐从貌合神离,变成了仇人一般。

    胡天昊事业成功了,但他也变了!

    他反悔了,他不想肖玲在继续活下去,他想让肖玲跟着孩子一起去死,这样也好不再纠缠着自己。

    胡天昊又找到七叔,开口就问,肖玲还能活多久?

    七叔冷笑着则告诉他,如果没有意外,是应该活不了多久了,婴灵噬母之后,很快就会找上他胡天昊!

    胡天昊傻眼了!

    他如今是成功人士,怎么能就这么死了?

    他向七叔求救,问七叔还有没有别的办法,能够摆脱婴灵的纠缠,他现在不想供奉婴灵了,不管是花多少钱他都愿意!

    七叔却道:“钱能换来很多东西,但唯独换不来你自己的命!……不过,你只要肯付出代价,这件事也不是没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胡天昊当即就说,无论什么代价他都可以承受!

    七叔向胡天昊介绍了一个人,这个人姓苗,也是一位阴门中修行的高人大师,去找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苗大师给胡天昊扎了两个纸人,并告诉胡天昊,这一对纸人是他们的替身,以此来作为父母继续侍奉婴灵,但此法只能拖延上一些日子,如果不能解决问题根源,那婴灵迟早都会噬父噬母。

    胡天昊忙问,那到底该怎么解决?

    苗大师告诉他:“以至亲之人进行血祭,即可消去婴灵怨念。”

    这对于胡天昊来说,简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,既可以摆脱婴灵,又能摆脱肖玲,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啊!

    但直到胡天昊临死时,他才明白,所谓至亲实则是父母双亲,缺一不可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昨天,肖玲从家里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婴灵并没有因此放过她,一直在如影随形地纠缠着她。

    听完这些事,我这才明白过来,为什么既有走阴派又有折纸门插手的影子,就是不知道这苗大师与那位纸船灵性主人,是不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我问肖玲,这些事她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?按道理说,胡天昊应该对她瞒个滴水不漏才是!

    肖玲告诉我说,是胡天昊告诉他的,因为那胡天昊死了之后,变成了那纸人之一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