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五章 别墅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五章 别墅

    胡天昊死了,变成了纸人?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沉吟,这也就是说,胡天昊被婴灵害死之后,他的魂魄被纸人所纳,拘入了纸人之中,成了纸人之灵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折纸门的禁忌术数。

    看来,那位苗大师折纸人,一开始抱的就是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纸人父母,分别拘胡天昊和肖玲的魂魄。

    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我奇怪不已,肖玲与那苗大师并不认识,更谈不上什么仇怨,他不帮忙也就罢了,为什么要动用些邪术谋害这两人呢?

    我又问肖玲,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肖玲告诉我说,是两天前,在他家的别墅中,当胡天昊变成了纸人后,告诉了她事情经过,偷偷将她从家中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又问她,那从什么时候开始,她能够看见鬼魂的?

    肖玲想了想:“我也记不清了,应该有一段日子了!我去医院检查诊断过,更去看过心理医生,可最终都没查出什么结果来!……但就从前一阵子开始,有个孩子不停在我脑子里说话,他叫我妈妈,他说他想回到我的肚子里,他想降生到这世界上,他想真正的活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肖玲正说着,突然就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肖玲也知道,那肯定就是胎死腹中孩子的鬼魂,她哭着说是她们对不起孩子,没能让孩子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。

    我望着痛哭的肖玲,心中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故意害了自己的亲生孩子,她事先也并不知情,但甭管是不是故意,她都已经成了害死孩子的帮凶。

    凝舞在脑海中问我:“要帮忙救她吗?”

    “要救!我要看看,那背后究竟是什么人在推波助澜!而且,这说不定与那纸船灵性的主人也有关系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既然决定帮忙,那就要去肖玲的家中看看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我心中很疑惑,以这怨灵的实力,为什么它不离开家中,缠上肖玲的身体?它应该能轻而易举杀了肖玲!

    凝舞与我说了她的猜测,这婴灵留着肖玲,或许是想再借母体再生鬼胎!

    我有点不理解,生下鬼胎难不成它就能活了?

    凝舞又说:“如果有人在暗中帮忙,那这鬼胎,兴许还真的就能活下来!只不过活下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那可就说不好了!”

    媳妇的猜测,还真有着很大的可能!

    先有玄阴师指点炼制婴灵的方法,后有苗大师以纸人推波助澜,这两人放任婴灵成长,一定是有着什么图谋的!

    没想到,我这才刚到杭州,就要与本地阴门势力交上手了!

    我让肖玲别哭了,现在让她带我去她的家中,那婴灵已经吃了胡天昊的精魄,绝对不能在让它继续害人。

    肖玲有些害怕,说她不敢回去。

    我反问她,你以为你不回去,就能够活命了?婴灵迟早都会找上你,那到时你的下场绝对比胡天昊还惨!

    我起身走出茶餐厅,我在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自作孽,不可活!

    如果连她自己都不能面对,那谁又都救得了她?

    我拨通甄昆的电话,让他和段不凡别睡了,现在有正经事要做,可不是安心睡觉的时候。

    我刚挂了电话,肖玲就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拿定了主意,她带我去她的家中,肖玲还求着问我,有没有办法能让她的孩子安息?

    这个,我也没什么把握。

    怨念易灭,但怨心难消,婴灵不能出生在这世上,这还就罢了,最后反倒被自己的父母炼制婴灵,永不超生,遭受无尽痛楚,哪还有什么安息可言?

    我没有对肖玲说实情,只道我会尽力而为。

    不大会,甄昆和段不凡开车找来。

    我与甄昆简单说了下肖玲的情况,现在要先去解决一直婴灵。

    甄昆奇怪问我:“你不好好休息,找你鬼妻凝舞的铜棺,反倒插手这邪事干什么?婴灵极邪,噬父噬母,这也都是他们活该受的报应!”

    “杭州的阴门势力复杂,贸贸然找上门去搞不好会吃亏,先从这件事摸摸那些人的底细再说!”我沉吟说。

    我向段不凡问杭州分会协会的情况。

    段不凡跟我说,杭州的风水协会分会是庄清非负责的,但听说分会的情况一直不是很好,本地的阴门传承愿意加入协会的很少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们两个,有谁清楚杭州本地都有什么阴门传承?

    甄昆和段不凡都摇头,南冥村是家族传承,与外地交流较少,甄昆告诉我风水协会应该了解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难不成去找庄清非?

    光是想想那老家伙的老脸,我就够反胃的了,再者说他也肯定不会愿意帮我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没必要去自找难堪。

    靠山山倒,靠人人跑,不如靠自己!

    我们几个上了车,由肖玲指路,我们去往她家的别墅。

    这别墅位属杭州三环之外,但也是黄金地段,一栋别墅都是千万以上的价格。

    深夜,

    我们驾车来到豪华小区,停在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这别墅占地面积不小,由内而外全部都是欧式建筑风格,看着简直像是一座小型的贵族城堡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刻这城堡中死一般沉寂。

    肖玲望着自家别墅,眼神惊恐害怕,颤颤巍巍的躲在我身后,根本就不敢上前靠近。

    按照肖玲说,家里因为供奉有婴灵的关系,所以胡天昊只雇了两三个仆人,平常别墅打扫时,都是请专门的清洁公司上门,而且每一次胡天昊都会亲自监督。

    我问肖玲,那胡天昊已经死了,仆人呢?

    肖玲支支吾吾地说,好像也都已经死了,她昨天逃出家里时,注意到了别墅里还有别的尸体,应该就是那几人。

    我抬头凝望这栋别墅,能明显感觉到此处阴气浓厚,阴煞汇聚。

    婴灵噬人之后,就会变得更加凶厉!

    我唤出鬼兵林海和鬼兵小若,让他们搜索别墅周围,看看是否还有别的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两人领命前去,隐入夜色中。

    我又安排段不凡留下保护肖玲,然后我与甄昆走进了这别墅中。

    刚踏入别墅范围,周围阴气骤然浓厚几分,刺骨的阴寒侵体而入,耳边隐隐还有鬼哭狼嚎之声。

    我提醒甄昆,这怨灵鬼婴的实力,不输一般恶灵,更何况其中都还有两个通灵纸人,所以一定要万事小心。

    甄昆轻笑:“楚天,你可别小瞧我啊!”

    甄昆从随身布袋中摸出几只纸鹤,只见他掐诀低喝声“起”,纸鹤扑扇着翅膀,速度飞快的冲别墅内飞去。

    “我相公是提醒你,万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传来,一团粉色气息在我身旁化成凝舞倾国倾城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甄昆与凝舞打了声招呼,凝舞神情淡淡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林海和小若与我传回消息,别墅附近没有什么异常,连只鬼魂都没有。

    甄昆也道,别墅内没有发现鬼婴和纸人,倒是有几只鬼魂在游荡,看样子应该就是枉死的仆人。

    我双手一握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,抬脚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进去把它揪出来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