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六章 鬼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六章 鬼婴

    推开别墅豪华的实木大门,一股阴风顿时从屋里卷出。

    我们走进别墅中,整个一楼大厅昏暗无比,没有任何光亮,几只正在游荡的鬼魂注意到了我们,飘身向着我们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甄昆与我说,胡天昊的尸体在二楼书房,那供有婴灵的暗房,就在书房和他们卧室中间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直接去找鬼婴!

    我们摸黑走进客厅中,甄昆找到电灯开关,但似乎这房子电路出现了问题,甄昆试了几次都没能打开电灯。

    眼睛渐渐适应黑暗,凭借路灯昏黄的光亮,在这客厅里只能勉强看清物体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几只鬼魂在围绕着我飘动。

    凝舞秀眉微蹙,对这些鬼魂显得有些不耐,她一挥衣袖,顿时妖力弥漫而出,鬼魂受惊四散,但那股妖力直接将它们阴魂束缚,强行将这几只鬼魂拘于袖中。

    媳妇的妖魂虽然没恢复全盛时期的实力,但对付几只鬼魂还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我提着虚灵金枪踏上楼梯地毯,甄昆从衣服内抽出一把纸刀跟上,轻盈灵动的纸鹤在前引路,我们来到了别墅二楼。

    甄昆轻笑:“这鬼婴知道我们来了,竟然还沉得住气?看来是怕了啊!”

    “别大意,好歹也是一只鬼灵!”我提醒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之后,我们直接去了别墅书房,在书房中我看到了地面上胡天昊的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干瘪,形同干尸,地面更是干净的没一滴血迹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尸体胸腔部位黑洞洞的!

    胡天昊的脏腑器官都不翼而飞,像是被掏了干净,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这近乎解剖一样的手法,竟然没有任何一滴多余的血滴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联想到肖玲的诡异梦境,不难猜测,胡天昊是被鬼婴吸干了鲜血,甚至吃光了他的心肝脾肺肾!

    “可真够狠的!”

    甄昆咋舌,看了一眼尸体,他走上前去开暗房的门。

    推开书架的暗门,后面便是供奉鬼婴的房间,甄昆手上用力,书架开始缓缓移动,在书架后渐渐露出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甄昆正在用力推书架,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近在咫尺的人影。

    人影机械性地扭动头部,那是一张纸人的脸孔,画着诡异的五官,它没有任何情绪表露,只是就死死盯着眼前的甄昆,而在纸人的手中整捏着一把尖刀!

    刀身冷冽光芒闪亮,那把尖刀已经刺向甄昆的心窝!

    甄昆到底是大意了,等他发觉时,尖刀已经距离他心窝不过几厘米,这个时候就算想做什么动作都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咻——”

    虚灵金枪透过甄昆的身体,刺中纸人的手臂,将它钉在了木板门上,而那把尖刀被甩了出去!

    甄昆吓了个不轻,急忙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后,甄昆这才意识到,他自己刚刚距离死亡竟如此之近,差一点那把尖刀就刺进了他的心脏中!

    我也被吓了一跳,刚刚我一看到那握刀纸人,就立即下意识投出了虚灵金枪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总算救下了甄昆。

    被钉在木门上的纸人不停挣扎,它渐渐撕裂了自己的身体,强行将那只被虚灵金枪刺中的手臂撕断!

    甄昆心有余悸,提着纸刀就想将这纸人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可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是,在我们身后,地面上横躺着的胡天昊尸体上,一个小小的身影渐渐从黑洞洞的腹腔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焦炭般的身体,婴儿般的形状,正是那只鬼婴!

    “相公,身后!婴灵在尸体中!”

    凝舞来不及说话,直接在我脑海中提醒。

    一次出其不意,这鬼婴竟然还能做第二次,我和甄昆注意力都在那间暗门上,竟丝毫都没有察觉到,鬼婴一直就藏在胡天昊的尸体中,幸亏有凝舞的提醒。

    鬼婴睁开只有眼白的瞳孔,它小嘴角划出一抹狞笑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秒,这鬼婴便利箭一般飞来,直袭向我的背后。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,直接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土化转己身灵枢,以地气凝成缚魂锁链,瞬间将鬼婴的身体捆住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愤怒咆哮,疯狂挣扎地气锁链,阴气如狂风,在整个书房中卷动不止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来,面对着这只鬼婴。

    这小不点鬼灵行为诡异,竟然能藏在胡天昊的尸体中,这一点简直是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甄昆以乱刀将被钉住的纸人砍了个碎粉,这时也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鬼婴在慢慢挣脱地气束缚,与那梦境中一样,不……鬼婴甚至比那梦境中还要凶厉,它距离怨心凝聚煞根只有一步之遥,很快就要从怨灵化成恶灵了!

    我冷哼,小小怨灵还想活命?

    我从布袋中摸出三师敕令灭邪符,再次掐诀,以虚灵水衍化成冰封禁住鬼婴的身体,这便要再以符术将它彻底灭杀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儿子!”

    一声凄厉暴吼响起,书房之外突然窜出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这身影提刀而来,速度快的简直不可思议,几乎转眼间就冲到了我身前,挥刀砍向我正施展符术的右手。

    是另一个纸人!

    是那个拘入了胡天昊魂魄的纸人!

    我心中惊骇,急忙中断施展的术数,向后连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但那刀锋如影随形,胡天昊愤怒大吼着,握刀紧逼着向我追来,我仓促间根本就躲避不及了。

    这时,妖力卷动,纠缠住了纸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啊啊!!!”

    胡天昊疯魔一般,强行突破妖力阻隔,挥刀向我迎头劈落。

    终于反应过来的甄昆冲上前,以手中纸刀挡在了我身前,架住了那劈落下来的纸刀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们,通通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纸人爆发出发疯般的吼叫,疯子一般胡乱舞动着尖刀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被逼得措手不及,只能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另一边,鬼婴挣脱地气束缚之后,贪婪的目光盯在了凝舞身上,它小脸上挂满惊喜,像是孩子看见好吃的一般,冲凝舞不停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吃,吃了你!我要吃了你!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飘着焦炭般的阴身,浑身黑气阴煞不停外溢,遏制不住的本能欲望,促使着它想吞噬凝舞。

    凝舞秀眉微蹙,眉宇中流露出厌恶情绪。

    我虽然在躲避着纸人的乱刀乱砍,但也注意到了一幕,心道不好,怨灵鬼婴察觉到了凝舞是妖魂,它在受本能欲望的驱使,要吞噬妖魂增强自身鬼灵之力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