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激战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七章 激战

    本来这一只怨灵,两个通灵纸人并不难对付,可他们接二连三地突然出现,实在是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就在我注意到,那怨灵鬼婴想吞噬凝舞时,我顾不得挥舞尖刀的疯子纸人,强行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以虚灵金撞击渡魂铃,顿时间钟吕浩荡之音响起。

    怨灵鬼婴和通灵纸人动作稍稍凝滞,我趁着这空隙冲到了凝舞身前,而背后,甄昆提起手中纸刀拦住了通灵纸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相公,你个傻子,冲过干嘛啊?万一受伤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凝舞语气责怪,但望着我的眼神,却有几分感动。

    我咧嘴笑了笑,凝舞的妖魂伤势还没完全恢复,我可不能让她被这只怨灵鬼婴给伤到了!

    “吃了你!”

    鬼婴嚎叫一声,彻底挣脱引魂铃音,向着我和凝舞扑来。

    我让媳妇先回青铜戒指中寄身,我要以三师敕令灭邪符,将这只鬼婴彻底灭杀!

    凝舞点点头,化散成一团粉色气息回去戒指中。

    我望着扑来的鬼婴,手中掐诀,再度引动地气困住它的身体,这鬼婴速度太快,如果不能封住它的动作,想要杀它还真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地气涌动不止,如同泥沼牵制住鬼婴。

    我再度以虚灵火激发符术之威,顿时三师之力涌出,引动紫色雷火遍布整个书房中,紫火虚影几乎瞬间燃成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发出痛苦的凄厉嚎叫,它四处逃窜。

    可紫火中掺杂的雷火,乃是至阳之力,沾到鬼婴身上顿时就好像火遇汽油一般,扑之不灭,仍凭鬼婴如何催动黑气阴煞,都无法抵抗紫火的焚烧。

    “儿子!”

    通灵纸人大叫一声,发疯发狂般冲着甄昆胡乱砍了几刀,冲甄昆掷出手中尖刀,转身就向鬼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纸人之身一遇紫火,也顿时自焚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通灵纸人内的胡天昊不管不顾,冲进火海中抱起鬼婴身体,纵身就跳向了窗户。

    窗户玻璃碎裂,纸人与鬼婴摔落出去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急忙来到窗户边查看,就见纸人在下坠的过程中,以极快的速度烧成了灰烬,那胡天昊的魂魄也被紫火焚成了黑烟消散,至于那鬼婴,此刻却还在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我!”

    “妈妈,求求你别丢下我,别抛弃我!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想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在地上艰难攀爬,它的身体正在支离破碎,像是被燃尽了的木块灰烬,在纷纷瓦解。

    鬼婴向肖玲伸着小手,哭声哀求。

    哀恸的声音,令人于心不忍,但这诡异的情景,却又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守在肖玲身边的段不凡,此刻吓傻了。

    肖玲望着自己的孩子,一时间仿佛心都被绞碎,她的眼泪瞬间涌出滑落,她喃喃着对不起,脚下不由自主的在一步步靠近鬼婴。

    “段不凡,拦住她!”

    “别让肖玲靠近鬼婴!”

    “快拦住肖玲!”

    “段不凡!”

    我和甄昆在别墅二楼急的大叫,被吓傻了的段不凡终于反应过来,连忙跑上前拉住肖玲。

    肖玲哭喊着挣扎,但段不凡死死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鬼婴再无力气攀爬,它向肖玲伸着小手,一抓一握的,想靠近自己的母亲肖玲,但那只小手注定了什么也抓不住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为什么不要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狠心抛下我?”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被紫火焚烧的鬼婴身体散灭成灰烬,支离破碎,那伸出的小手摔落在地上,裂成了无数碎块,被风一卷徐徐散成了灰飘散。

    鬼婴彻底魂飞魄散了!

    我和甄昆在二楼松了口气,如果肖玲靠近了鬼婴,说不定这鬼影就会寄身在肖玲身上,以肖玲的精魄为自己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那到时,这鬼婴非进一步由怨心凝成煞根不可!

    “孩子,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肖玲挣脱段不凡的手,发疯了一般扑向那堆灰烬。

    可仍凭她如何努力,那一块块灰烬触之即散,再无法拼成她孩子的身体。

    段不凡愣愣的看着这一幕,鬼兵林海和小若这时也赶了过来,大家都在看着疯了一样的肖玲在拼命隆起那堆灰烬,心中滋味复杂。

    甄昆叹息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不过终于是结束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开始,绝不是结束,必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!”我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鬼婴已灭,剩下的凶杀案,就交给警察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,注定了没有人会为之担负责任,哪怕是以阴门而言,大多数人的看法也会和甄昆一样。

    炼制婴灵,邪术手法惨无人道,所以杀父弑母,是他们理应承受的报应!

    至于那位指点了邪术的玄阴师,只是违反了术数禁忌而已。

    所造成的恶果,只是因为世人的自行选择。

    而选择了,就要为之承受后果!

    但只是仅此而已吗?

    我心中有一股莫名愤怒难平,如果怂恿和指点别人使用禁忌术数的阴师无罪,那岂不是日后都可以有人为藤谷辰去开罪了!?

    这件事必须有个交代,也必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!

    当夜,我们离开之后,肖玲便报了警。

    至于肖玲是怎么面对的警方,而警方又是怎么处理和调查这起案件,我也不太清楚,在事后第二天,肖玲主动找上了我。

    在酒店宾馆中,肖玲神情憔悴,但眼神却异常坚定,见了我第一句话就说,她要报仇!

    她要向害死了她儿子和她丈夫的人报仇!

    就算他丈夫鬼迷了心窍,曾经有那么一刻想让她死,可丈夫和儿子是她唯一的依靠,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她都要去报仇!

    段不凡和甄昆都紧皱眉头,纷纷看向我。

    那意思很明显,我又惹了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我跟肖玲说,这件事已经跟她没有了关系,阴门中事自有阴门中人来处理,报不报仇的就别再提了。

    肖玲很不甘心,她问我:“难道怂恿别人干坏事的人,就不应该为此付出代价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!但这也与你没有关系!你也不是那些人的对手,所以息了报仇的念头吧!”我面无表情地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