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八章 资料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八章 资料

    肖玲不愿意就这么放弃,她说如果我不帮她,她就自己去报仇,哪怕拼个鱼死网破她也甘愿!

    肖玲扔下这么一句话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我急忙叫住了她,对于这个女人,我实在是无奈了,不过我也理解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见了我们,恐怕她此刻也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但活着失去了意义,那还不如死了,现在对于她来说,报仇就是唯一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我告诉肖玲,怂恿别人干坏事的人自然应该付出代价,但阴门中事自有阴门中人解决,不过她如果能帮忙的话,那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肖玲急忙问我,该怎么帮?

    我告诉她,首先要查清楚那位七叔和苗大师的底细,不用太过详细,只要有基础资料就行,剩下的就交给我们来办!

    肖玲认真点点头,说这事交给她,她们胡家在杭州还是有几分势力和人脉的。

    我又问了问肖玲关于警察方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肖玲神情低落,昨天警察来后勘察了现场,但也并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,肖玲并没有对警察说家里豢养婴灵的事,这种事即便说了警察也不会信,只会认为是肖玲疯了。

    做过笔录,配合警方调查,她一直在警局呆到了今天才能离开。

    肖玲告诉我说,估计警方很快就会有人来找我们。

    虽然她没说关于婴灵的事,但警方调出监控录像还是注意到了我们,所以会找我们来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,这倒是个麻烦!

    如果被警方盯上了,那我们在杭州就什么事也别想干了。

    甄昆详细问肖玲,与警察到底是怎么说的,肖玲解释她没有透露任何我们的身份,警方是觉得这突然出现的外地车辆很可疑。

    “那这好办!”

    甄昆的意思是,先那辆车藏起来拖住警方再说,如果追查起来,就先让云山县的顾峰与警察周旋。

    我也点头,这方面顾峰要有经验的多!

    下午,肖玲找人处理了车,并且给我们送来了关于那位玄阴师和苗大师的资料。

    关于这两人的资料很简单,就寥寥几行字,地址以及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我无奈苦笑,我虽然说只要基础资料就行,可肖玲这查到的也太基础了点吧?这玩意儿随便来个什么人,只要管他们要张名片就都能知道吧?

    甄昆看过之后也一阵摇头,提醒我还是别指望肖玲帮忙了,她不帮倒忙就够不错的了!

    段不凡倒是很理解,他解释一句:“毕竟肖玲只是个女人,家中企业也一直是他丈夫胡天昊打理,即便胡家有点势力,恐怕肖玲一时间也动用不了,否则之前也不会流落街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。

    不过肖玲还是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消息,胡氏集团的死对头鼎辉集团,今晚要举行一场酒会,那位人称“七叔”的玄阴师是此次酒会的座上宾,也就是说他今天晚上肯定会出席。

    甄昆诧异:“这边死人,那边就开酒会庆祝?你们这死对头的仇怨可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主要因为天昊以前就是鼎辉集团的总监高管。”肖玲尴尬解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恍然大悟,原来胡天昊主要靠挖鼎辉集团墙角发的家,难怪他们会开酒会庆祝。

    搁在大山乡下,碰上这么个仇家惨死,自家放鞭炮庆贺都是正常的!

    我让肖玲想办法弄几张邀请函来。

    既然那位玄阴师会出席,我们自然也要去凑这热闹,如果有机会的话,到时候就直接拿下了他!

    肖玲点头,说邀请函好办!

    傍晚时分,

    由肖玲出资金,我们三人着重打扮了一番,西装着身,开着她为我们准备的奔驰轿车,低调前往酒会现场。

    酒会办在鼎辉集团总部大厦顶楼,到场的人无不是社会上流人士,因为凶杀案的关系,警方甚至专门调动了大量警察在附近巡逻,防止再次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停好汽车,进入大厦中,我们搭乘电梯直上大厦顶楼的酒会现场。

    我惊讶无比,这就是上流社会吗?

    酒会现场布置的异常豪华,高雅别致,社会各界名流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满面笑容的寒暄,谈笑间借此商谈着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莺莺燕燕的身影穿梭在会场,除了宾客的女眷之外,还有不少鼎辉集团请来的名媛。

    男人在借酒会寻找着猎物,女人也是。

    而其中的主角,自然是鼎辉集团的董事长——任清华。

    据肖玲介绍,这任清华可是杭州的风云人物,当初胡天昊成立公司后从他手中抢夺利益,最惊险的一次差点没有死在这个人手中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隐藏在人群中,远远看了一眼这位董事长。

    甄昆暗暗称赞,从这个人的面相来看,富贵难言,而眼神给人的感觉更是深沉,如果不是胡天昊凭借鬼婴翻身,恐怕是就十个他也玩不过这任清华。

    任清华举办这从酒会的目的,就是借胡天昊惨死的机会,展示鼎辉集团的实力,并借此拉拢胡氏集团的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毕竟胡天昊已死,那胡氏集团眼下面临着树倒猢狲散。

    这是任清华阻击胡氏集团的好机会!

    段不凡跟我分析着说道,任清华这是想将胡氏集团打个永不翻身,恐怕他也猜到了,胡天昊借鬼婴扭转时运发家的原因,否则这次酒会也不会将那“七叔”当座上宾。

    我轻笑:“你懂的还挺多啊!”

    “只是在风水协会中见的多,毕竟我混了那么些年的日子了。”段不凡不好意思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位玄阴师到了。

    鼎辉集团董事长任清华亲自去迎接,这位玄阴师看起来约莫有五十来岁,脸色蜡黄,看面相就令人觉得阴森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随行的还有另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国字脸,五官颇具正气,穿着一身唐装布鞋。

    任清华一一为两位高人引荐酒会现场的名流,有不少熟悉玄阴师的,都会尊敬叫上一声七叔,有外地客商听闻大家介绍玄阴师的事迹,也纷纷起了上前结识的心思。

    酒会正式开始,全场灯光变暖,舞台上演员盛装登场,有追光灯打来。

    鼎辉集团不愧财大气粗,专门请来了一个外国乐队伴奏,随着悠扬的伴奏曲子响起,黑皮肤的非裔女人站在立式话筒前,以清婉略带哀怨的嗓音改编演唱了一首动人的欧美老歌《thenighthasthousandeyes》。

    另一边,任清华与几位朋友邀请两位高人落座,欣赏着舞台上的演唱。

    我向甄昆和段不凡问,这两个人他们认识不?

    段不凡摇头,而甄昆看着那位国字脸的男人,皱着眉说非常眼熟。但一时想不起是谁。

    我望着那些人的背影,沉吟说:“这要是能听清他们在谈些什么就好了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