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八十九章 男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八十九章 男人

    酒会开始后,宴请的宾客们专注地在听着舞台上歌手演唱的歌曲。

    这曲子节奏轻缓,以清婉哀怨的嗓音唱出,听起来甚是哀婉动人,虽然我听不懂唱的具体是什么,但那黑皮肤的非裔女人唱的的确很好听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本次酒会的主角也已经落座。

    我沉吟:“这要是能听到他们在谈些什么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段不凡大眼瞪小眼,他只会一些浅显阴门术数,可没有偷听的法子。

    甄昆笑着说:“这简单啊!看我的!”

    “别用术数,当心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我拦下了甄昆,毕竟眼下摸不清对方的底细,万一这二人术数修为不俗,察觉到了窥探反倒不美。

    况且今天大厦内外围都有不少人盯着,我们要是暴露了身份,恐怕在杭州就呆不下去了,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,更何况我们还不是强龙。

    段不凡问我:“何不干脆派鬼兵去偷听?”

    “那目标不是更大吗?离老远都能感觉到阴气靠近了!”甄昆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段不凡说的不失为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当然直接派鬼兵潜去是不行的,不过可以使个折衷的法子!

    他们俩问我,什么法子?

    我神秘一笑,让他们先别问,我扫视过光线稍暗的酒会现场,动人的歌曲仍在继续,我很快找到了目标。

    那是位孤身的年轻女孩,穿着黑色晚礼服,她目光出神的看着舞台,神色悲伤,像是被这歌曲勾起了往事,不知不觉竟落下了泪。

    我给他们指出目标,说:“谁能把她给我搭讪过来?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几乎异口同声,甄昆、段不凡、还有凝舞的声音出现在我脑海中。

    我尴尬一笑,也不再卖关子。

    我想以鬼兵寄身,借用一下这女孩的身体,然后再去那些人的身边听一听他们在谈些什么。

    段不凡跃跃欲试,但甄昆冲他“嘁”了一声,说他这把年龄去勾搭小女孩,光是他这猥琐的样子,就能怕把人家给吓跑了。

    我认真点头赞同,段不凡脸上一红。

    甄昆一整衣领,说道这事还得由他出马。

    甄昆端起高脚酒杯走去,杯垫下还有几张纸巾,这家伙还真挺细心,看样子是个久经情场的老手,搭讪一个心情悲伤的妹子应该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是派谁去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!楚天,我去!这场合我拿手,让我去!”

    林海冲我急迫叫着,也是一副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我撇了撇嘴,你一个大男人,上人家女孩子的身,你还真好意思啊你!

    真派鬼兵林海去,任务不见得能不能完成,恐怕人家女孩子要先被他给玩坏了,除了林海,那就只剩下小若了。

    “啊?我?我不行我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行我行!”

    小若有些惊慌,她说自己根本应对不了这场面,而林海还在一边起劲,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我笑骂了林海一句,让他死了这条心吧!

    很快,甄昆把人搭讪了过来。

    介绍过后,这女孩叫马小斐,我笑着点点头,冲她说名字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马小斐有些尴尬,她与我们都不认识,呆在这里有些不自然,甄昆冲我使了个眼神,意思催我快动手啊,再等人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我取出渡魂铃,让马小斐过来瞧。

    在她凑近的那一刻,我默运虚灵金撞击渡魂铃,将引魂铃音尽力控制,只传入这马小斐的脑海中,震荡她的魂魄暂时压制,令她的神气闭合失去五感五觉。

    我又一抬手,以五方鬼兵要术控制鬼兵小若,将鬼兵阴魂投进马小斐的身体中,并且将阴魂阴气完全收敛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的动作,只不过短短几秒钟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马小斐似是有些醉了身体微晃了晃,而后就被身旁的甄昆扶住。

    再次回过神的马小斐已被鬼兵小若暂借身体!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行的……我真的不行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若回过神时,已经附身在马小斐的身体上,她连连摆手,神情慌张失措。

    我笑着安慰小若,让她放心!

    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,我会第一时间控制鬼兵之身,保护她的安危,绝对不会出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小若犹豫再三,问我那她需要做什么?

    我告诉她,不用刻意做什么,只要靠近那几人能听到他们谈什么就行,只要小若能够听到,那我就能见鬼兵之所见,听鬼兵之所听。

    小若还有些犹豫:“可……可如果穿帮了怎么办?被人识破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哎哟喂,你就放心吧!有我们呢!”

    甄昆双手扶住“马小斐”的肩膀,将她又送回原来的位置,并且叮嘱她只要自然一点就好,谁也不会为难她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看小若的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舞台之上,继续听那黑人女人动人演唱。

    段不凡跟我说,这女人所唱的版本,是电影《移魂都市》里的一首改编插曲,并未正式发行,很难得能够听到的歌。

    段不凡又说:“师父,我发现您好厉害啊!我记得您是行人派弟子吧?刚刚那一手,似乎是动用了三个阴门门派的术数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有眼力的!”

    我看了他一眼,笑着称赞一声,不过随后我又意识过来,提醒他我现在可不是他师父,别乱叫!

    段不凡笑眯眯的殷勤说:“我就认定您是我师父了!”

    酒会现场,

    一首歌曲唱罢,灯光渐亮,黑人女人鞠躬致谢离场,舞台下响起许多鼓掌声。

    乐队继续演奏舞曲,场中开始有男男女女相邀共舞。

    我望向小若,在脑海中提醒她该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若很拘谨很紧张,甚至有些胆怯,她深呼吸一口后,端起高脚酒杯就想走过去,可谁知她才刚转身,迎面就撞了一个男人满怀,一杯红酒淋了那人满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对不起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小若不停鞠躬致歉,闹了个大红脸,这小小的骚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男人很有绅士风度,微笑说着不要紧。

    小若道歉之后,俏脸通红,逃似的急忙离开那里,找到卫生间就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操!出师不利啊!”我暗骂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能行吗?”甄昆一脸古怪。

    “小若虽然有点笨手笨脚的,但其实挺可爱的!”段不凡说。

    我叹气,小若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,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我我我!我去,我行!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还想捣乱,我没好气地又骂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谁知,峰回路转。

    就在我苦想其它办法时,小若从卫生间走了出来,而那个男人换了一身西装衣服,正在卫生间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相互介绍过后,那男人邀请小若去喝一杯,他玩笑说,算是小若的赔罪,不能不赏脸!

    而这时,任清华很熟悉的招呼这男人过去。

    这男人想了想,让小若挽着他的臂膀,与任清华一同走了过去,走向了人称“七叔”的玄阴师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