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章 震惊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章 震惊

    就在我对小若放弃时,谁知峰回路转,任清华竟主动邀请那男人过去,说要与他介绍两位高人。

    那男人想了想,竟让小若挽着他的臂膀。

    这意思是想带小若一起过去,小若愣了愣,明显有些害怕不愿意,那男人微笑着向小若说:“这可是赔罪哦,你不能拒绝哦!”

    小若无可奈何,只能挽住他的臂膀,被这男人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哟!柳暗花明啊!”我惊讶。

    “这也行?”甄昆更惊讶。

    “小若真的蛮可爱的!”段不凡出神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和甄昆看向段不凡,齐齐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后悔让这段不凡跟着我了,甄昆也道,就不应该留这祸害在身边。

    段不凡尬尴笑了笑,不再偷瞄,转过身低头喝着自己的酒。

    我继续关注着鬼兵小若那边的情况,以五方鬼兵要术,见鬼兵之所见,听鬼兵之所听。

    从谈话中得知,这男人名叫,朱嘉铭。

    是鼎鼎有名的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,华龙集团董事长的大儿子,别说在杭州,就是在整个华夏,这朱嘉铭都是非常有名的公子哥,标准的钻石王老五。

    我不理解的问甄昆和段不凡:“世界五百强企业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他们两个立即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,

    以我当时大山乡下出身的穷小子,确实对于世界五百强企业理解不能,就连一个模糊的概念都没有!

    只是觉得,恩……

    或许很厉害!

    也很有钱!

    吧……

    小若挽着朱嘉铭,在任清华的介绍下认识了那两位高人。

    玄阴师“七叔”自不必谈,另一人自称姓苗,也是一位阴门高人大师。

    几人在小圈子里寒暄一阵。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果然没有发觉寄身在马小斐身上的鬼兵小若,他们只当是朱嘉铭带来的女伴,淡笑着与小若点头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小若低着头,不敢看他们,更不敢跟他们说话,唯恐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朱嘉铭见小若神情不自然,也不想再与这所谓的阴门大师应付,于是挽着小若站在一边谈起两人之间的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距离,恰到好处的是——我能凭借增强鬼兵之力,听清楚他们之间的谈话!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:“果然是他们!还来齐了!”

    “相公,这里人多眼杂,恐怕不好动手啊!”凝舞提醒我。

    媳妇说的对,确实不好动手。

    不但这酒会中人多眼杂,鼎辉集团大厦之外更是有着很多警察,甚至说不定这酒会现场的保安中,也可能藏着有便衣警察。

    我沉吟,先听听他们在说什么,然后再另找机会。

    酒会进行时,任清华非常客气,非常殷勤的为两位高人介绍各色人物,山西暴富有钱的煤老板,温州眼光独到的投机温商,某科技园开发未来技术的总裁,甚至还有许多政府背景的官员,这些可都是一方大人物。

    最后,任清华向那位“七叔”隐晦道出了自己所求,他是想让鼎辉集团更进一步,也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,我不由摇头。

    人心啊!

    终归是欲求不满!

    哪怕是再成功的人,都会有自己的所欲所求!

    玄阴师与任清华颇似为难地说道:“任董,这恐怕不是很好办啊!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七叔,您既然能帮一个小子,短短十年间成就与我一般的事业,为什么就不能帮我更上一层楼呢?”任清华紧皱眉头,不过随后眉头又舒缓开来,他说道:“七叔,有什么条件你都可以提!胡天昊能给你的,我现在可以十倍给你!”

    “任董,我看你是有所误会了。”玄阴师端着架子说:“不是我有什么条件,而是你能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!简单地说,由一化百易,由百成万难!这世上的人谁不想更上一层楼?楼上楼,楼上楼,每攀一层高楼,所承担的代价就会成倍增长!”

    苗大师也道:“任董,我师弟劝你,也是一番好意!阴门修行中,素有告诫,贪心不成,必受其害,你可要慎之慎之啊!”

    任清华沉默下来,在仔细考虑两位大师的话。

    这其中道理很浅显,任清华又怎能不明白,只是让鼎辉集团继续发展壮大,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,他迫切的需要机会,因为他也有他的苦衷。

    苗大师直接点破了他的苦衷,高深莫测地说道:“任董,我看你虽面有富贵之相,但实则另有劫数将至!……有什么话,不妨与我师兄弟直说,能帮你的我们绝对会帮你!”

    任清华面露难色,最终咬牙说道:“不瞒两位大师,我可能……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任清华向他们解释,他早些年诊断出患有癌症,虽然发现的及时,也用药暂时控制住了癌症病情扩散,但医生已经叮嘱过他,说不得哪天病情就突然爆发,到时候就很难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任清华如今已有六十多岁的高龄,虽然常年保养,让他看起来不过是五十多岁,但实际身体早已经被癌症蚀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极有可能在明天,甚至是现在就会一病不起!

    玄阴师笑了:“求功难,但求寿却要简单的多!……任董,我有阴门术数,或许可以帮你暂时压制病情,以延年益寿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任清华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苗大师道:“我们岂会骗你?”

    任清华激动地搓着手掌,他跟两位大师说,能保他的命也成,多少钱多少代价他都可以付出!

    两位大师露出笑容,价钱可以成事后再说,相信以任董的为人,也不会亏待了我们师兄弟。

    任清华又问,什么时候能为他治病。

    玄阴师沉吟说道:“越快越好,也越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今天,就晚上,我现在就去安排!”

    任清华兴奋无比的起身离座,去安排治病的事了,我看他的背影,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能理解,作为摸爬滚打,成就巅峰事业,见惯各色人物的任清华,以他的心机城府,怎么会信这阴门术数延寿的鬼话?

    我身为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,清楚明白的知道,三门三派师承中,根本就没有那种术数!

    任清华走后,这两位大师在低声谈话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朱嘉铭想邀请小若去跳舞,而且是已经再三邀请了,小若向我求助,她已经快拖不下去了,这朱嘉铭实在是太烦人了!

    我告诉小若,让她一定要稳住!

    我竭力增强鬼兵之力,仔细聆听在酒会现场杂音之下,这两人的低声谈话。

    “师弟,胡天昊的死被捅了出来,会不会有麻烦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毫无证据的事,警方就算知道了又怎么会相信?而且在这些世俗人眼中,反倒映衬得我们修为高深,能够为人改命,这可是传扬声名的好事!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这么想,毕竟树大招风,警方那边好交代,阴门那边可就不好交代了!”

    “师兄啊,管他什么阴门?阴门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一蹶不振了!……现在,我们踏实办好师叔的事,只要对师叔有交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话说的简单!鬼婴已经被灭了,我们拿什么交代?而且,我去现场看过,召回了纸人残灵,我推断就是阴门中人出的手!”

    “师兄莫慌,遇事自有师叔扛着,你就放宽了心吧!”

    “可鬼婴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婴没了可以再找,只要与师叔讲清楚缘由,他不会为难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的几句谈话,听的我震惊无比!

    我从座位上腾地站起身,心中怒火蒸腾,如果不是顾及这里人多眼杂,我绝对会直接冲上去杀了他们,为阴门传承清理门户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