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二章 好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二章 好戏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送医院,快送任董去医院!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焦急叫着,好像快急哭了出来,“任清华”摆摆手,让女秘书不用大惊小怪,只是有点低血糖而已。

    女秘书还坚持要去医院检查一下。

    林海附身的任清华腾地从地上跳了起来,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说:“现在还有正事要做,可不是去医院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我提醒林海,任清华重病在身,经不起折腾,更经不起阴魂长久附体。

    林海在脑海中与我说了声明白。

    “现在,好戏正式开始!”

    任清华脸上笑容更浓,指挥着两个保镖说:“你们两个,去知会大师一声,就说我身体抱恙,让他们快些准备用阴门术数治病的事,我现在就不上去了!等他们准备好了,再来通知我!”

    保镖愣了愣,不过还是领命去了。

    女秘书看着任清华,眼神奇怪,因为这前后的反差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任……任董,什么好戏啊?”

    女秘书很不解地望着任清华,明显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我瞪了林海一眼,暗中提醒他正常一点,别让人给看出破绽来了,不然这戏还怎么演下去,怎么引蛇出洞。

    “任清华”干咳一声,露出往昔深沉的模样,他淡淡笑了笑,让女秘书不要多问。

    我与林海附身的任清华寒暄两句,重新返回会议室。

    按照我的打算,就不应该对那两位狗屁高人太过客气殷勤,他们也不配?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就算任清华不找他们,他们也会主动找上来的,毕竟他们怎么会错过一个摇钱树?更不可能放过任清华!

    返回会议室后,甄昆悄声说,既然决定拿人,他也要去做点准备。

    我知道折纸门施展术数,可少不了扎纸材料。

    我悄悄知会林海,附身任清华的林海大摇大摆的指挥起女秘书,让她带着甄昆去取,如果有需要买什么就买什么。

    女秘书秀眉紧皱,十分不理解任清华这是突然怎么了。

    林海附身的任清华深沉说道:“照我说的去做吧!我清楚的知道我现在在干什么,你不用担心我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任董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与甄昆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们坐在会议室中等待,我以五方鬼兵要术,见鬼兵之所见,将知觉与鬼兵小若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酒会现场,舞曲悠扬婉转。

    眼前是舞池,小若附身的马小斐正与朱嘉铭共舞,与这位钻石王老五勾搭在一起,小若可是引来了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!

    甚至有的女孩子望着“马小斐”,那眸子中的妒火视线,刺人生疼!

    我问:“小若,你怎么还跳上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办法啊……”小若带着哭腔:“是他非拉着我进来的,我躲不掉啊!”

    我让小若快别跳了,随时注意场外那两个阴门大师的情况。

    小若连忙说知道了。

    小若借口不舒服离开舞池,回到原先的位置上,那朱嘉铭随后追了上来,关心地问小若怎么了。

    小若摇摇头,说休息一会就好。

    朱嘉铭貌似对小若异常上心,嘘寒问暖,甚至试她的体温,体温冰凉,朱嘉铭忙又问她需不需要找地方休息,或者去医院看一看。

    小若急忙说不用,就在这休息下就好。

    我一脸古怪,这富二代男人那么贱呢?越是拒绝你,你还越来劲了!

    不过幸好有朱嘉铭的身份做掩护,否则小若这刺探军情的任务,还真是不好完成。

    很快,两位保镖上顶楼。

    保镖冲两位大师转达了任清华的话,顿时令他们脸上不满。

    但这保镖却不管你高兴不高兴,转达了任清华的话后就离开了,留下两位大师做在这儿稍微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苗大师冷声说:“这任清华还拿起劲了!?”

    “哼!等我用血魔煞缠了他的魂,我看他还能拿什么劲!到时,我要他对我唯命是从!”玄阴师脸色阴森。

    苗大师又说:“师弟,还是别过分了,当心会引起旁人注意!只要完成师叔的任务就好,别耽搁了大事!”

    玄阴师点点头,怒气这才消减了几分。

    两个人从座位上起身,离开酒会会场,一路上有人与他们打招呼,他们冷着脸都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我告诉小若,让他甩掉朱嘉铭后,直接下楼来找我们。

    退出鬼兵控制,我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我露出笑容:“蛇已经出洞,现在万事俱备,只差拿人了!”

    “师父,您有把握吗?”段不凡问。

    我笑容更浓:“必须有把握啊!”我横了段不凡一眼,皱眉说:“别一口一个师父的,我还没收你当徒弟呢!”

    “早晚的事!”段不凡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我懒得跟他贫嘴,沉吟着分析眼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一直令我很在意的,就是这两人口中一直提起的那位师叔!

    他们所要做的大事,又究竟是什么事?

    会不会与凝舞的铜棺有关系?

    就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一切联系起来都是十分有可能的,毕竟能够盗走凝舞铜棺的人必定不是寻常阴门弟子,而整个杭州又能有几位阴门高人?

    等拿下这两人,到时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渐入深夜,酒会散去。

    任清华并没有出面送宾客,由鼎辉集团的公司高管,一一将宾客送离。

    而我们,已经出发去找玄阴师。

    那位女秘书被任清华留在了大厦中,照顾昏迷的马小斐,开车的是任清华的保镖,我们分乘两辆车前往,甄昆与段不凡开着奔驰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段不凡出发前问我,就这么过去,不怕那玄阴师在埋伏我们吗?

    我轻笑,埋伏是肯定有的,但我们又岂会怕?

    甄昆取笑着他:“看你那么精明,怎么这会不转脑子了?他埋伏普通人的手段,又岂能埋伏的了我们?”

    段不凡哂笑,皱了皱眉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来到了玄阴师家中。

    两位保镖等在车里,段不凡等候在外,他将甄昆扎好的纸人也准备好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好,我和甄昆陪着林海附身的任清华走进玄阴师家中。

    玄阴师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刚一见面,玄阴师皱了皱眉,问:“任董,这两位是?”

    任清华笑着介绍,指向甄昆道是表侄,又指向我,笑眯眯说道:“这是我儿子,小天!”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儿子?

    我看向林海附身的任清华,眼神恨不能杀了他,这家伙逮到机会竟然占我便宜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