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三章 私生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三章 私生子

    刚进那位玄阴师的家门,玄阴师见任董随行的不是保镖而是两个陌生人,顿时就有点起疑心。

    玄阴师问我们的身份,谁知附身在任清华身上的林海这家伙,指着我就说是他儿子。

    我横过去一眼,恨不能用眼神杀了林海这小子!

    “儿子?”

    玄阴师眉头紧皱:“任董,我记得您儿子不是在国外吗?”

    “任清华”尴尬笑了笑,解释道这是小儿子,又隐晦的表示,其实是私生子,说很不放心他来看病,所以就带着一起过来瞧瞧。

    玄阴师“哦”了一声,又打量我一眼。

    走进玄阴师的家中,迎面看到的是一个供桌香案,上供文王八卦图,下供数位祖师牌位,长香袅袅燃起烟尾。

    我故作关心地问,以阴门术数治病,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?

    玄阴师拍着胸脯保证,绝不会有什么后遗症,他们阴门术数通晓乾坤,有扭转阴阳之力,别的不敢说,延年益寿不在话下!

    我心中冷笑,身为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的我竟然不知,可实在是不好意思了!

    “任清华”瞪了我一眼,骂我不礼貌,怎么能质疑七叔的神通?

    玄阴师露出高深笑容,很满意任清华的表现。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眼睛中露出凶光,如果不是顾忌眼前这场戏,我绝对把你这人魔林海虐出屎来!

    林海故意装作没看到,继续拍玄阴师的马屁。

    在这间房的后堂,已经布置好了一个法坛,另一位苗大师已经等候在了这里,玄阴师让任清华于法坛中央坐好,他们稍事准备之后,就以阴门术数为他治病。

    “任清华”盘膝坐在法坛中央,看起来有些拘谨不安。

    苗大师笑道:“任董,不用紧张!不会有任何痛苦,而且我能保证,立时见效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任清华点点头,深呼吸几口气勉强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我对附身在任清华身上的鬼兵林海是无奈了,这家伙整个一戏精,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忘给自己加戏!

    我打量四周,尤其是那法坛之后。

    我察觉到了阴气存在,阴煞积聚,似有似无的,隐藏的很好。

    鬼灵吗?

    以这两个人的术数修为,也不大可能能压制恶灵,也就是说应该是一只怨灵!

    甄昆也察觉到了,我们互看一眼点点头。

    不大会,玄阴师准备好了,一身道袍着装,手持桃木剑,走到法坛前来。

    他向我和甄昆说,他要施法了,还请我们回避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放心我爸的安全,所以一定要亲眼看着!”

    甄昆也是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玄阴师脸上露出一丝不悦,阴森道:“既然你们要看着,那就看着吧!……但我提醒你们,可别被吓到尿裤子!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凭你这走阴派弟子,想把我吓尿裤子,你道行还差点!

    玄阴师不再多说什么,他手中掐诀,口中念咒,舞起手中的桃木剑,而那位苗大师则在一旁压阵。

    随着玄阴师施法,法坛中突然无故卷起阴风。

    这阴风将任清华笼罩,聚而不散,场面看着十分奇异,这一手术数倒是唬人的好手段。

    我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甄昆也没任何表现。

    那玄阴师心中来了气,搁着别人,早被这小手段给惊到了,没成想今天来的这两位竟然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继续施法,阴风渐渐拢于任清华身体上。

    而这时,法坛之后,突然钻出个纸人来,纸人活灵活现,与真人无异,只是这场景看着就备显诡异了。

    我皱皱眉,有些嫌弃。

    甄昆更是将嫌弃表现在了脸上,嗤笑一声,就差没脱口说上一句什么破玩意!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诧异的偷偷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估摸着心中在寻思,这两位什么来路,竟然没有表露出任何惊讶?再或者,这就是他们表露惊讶的方式?

    纸人出现,阴气更浓。

    我察觉到了怨灵,就被困在纸人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玄阴师沉息入腹,低喝一声敕令法咒,阴气彻底散布于整个房间中,那怨灵从纸人身体内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鬼哭狼嚎之音不绝于耳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呜咽声,似在远处,又似在耳边。

    光是这动静这场面,足以称的上是骇人了,而更骇人的是,场中阴气汇聚渐渐凝成人影,这人影面容模糊,但却狰狞非常,怨灵不停在挣扎术数控制,极尽恐怖之象。

    玄阴师一手持剑,一手拈符,再度施展术数,随着玄阴师又一声低喝,怨灵凝成的人影发出哀嚎之声,骤然消散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张符,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是紫符!

    我认不出紫符所画符咒,想要知道是什么符,还要查一查《行人术数》才能知晓。

    甄昆低声说:“借紫符施法,应该是走阴派禁忌阴咒!”

    “阴损邪术,你可认得出他准备施展什么阴咒?”我也低声问。

    甄昆仔细想了想,又道:“像是鬼绣阳魂,又像是附灵缠魄,也可能都不是!我还真有点说不准,走阴派阴咒禁忌术数太多,非是走阴派弟子,还真了解不到那么清楚!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禁忌之术!”

    玄阴师持剑念咒,拈着二指间的紫符冲任清华一阵比划,随后低喝一声“疾!”,紫符顿时凭空燃起火焰。

    玄阴师向任清华掷出燃烧的紫符,又低喝一声“去!”

    怨灵消散开的阴身逐渐汇聚成一缕黑气,黑气于任清华周身一阵盘旋,随后猛地钻入了任清华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玄阴师收功而立,徐徐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苗大师看了他一眼,略带疑问,玄阴师点点头,示意阴咒术数已成。

    而法坛中央,闭目而坐的任清华身体中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哀嚎!

    这是怨灵的凄厉哀嚎!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大惊失色,忙看向任清华,就任清华身体上黑气逸散,怨灵哀嚎之音更重,突然间鬼兵林海自那身体中钻了出来,他扼住怨灵的脖子,死死将这只怨灵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鬼灵!?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林海缓缓抬头,看向这两位震惊的大师,他咧嘴露出一抹兴奋狞笑,身下的怨灵还在痛苦挣扎,林海铁钳般的手骤然发力,将这怨灵阴身捏爆了开来。

    怨灵已被林海重创,当然只凭鬼兵林海的实力,可斗不过这怨灵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身后帮忙的还有我!

    怨灵被重创,消散成阴气,法坛中阴风卷动,这怨灵想借此逃命。

    我怎么会让它逃去?

    默运虚灵火术数,漫天青色火焰激射,沾之如磷火一般,极快的灼烧怨灵阴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!?”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直到这时,才注意向我和甄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