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四章 厉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四章 厉害

    就在玄阴师施展阴咒,以术数施法将怨灵寄身入任清华中时,我就默运五方鬼兵要术,增强鬼兵的力量在任清华身体中与怨灵力敌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也果然没让我失望!

    那被迫进入任清华身体中的怨灵,根本就不是增强力量后林海的对手,几乎转眼间就被林海重创,从任清华的身体中给逼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着玄阴师和苗大师的面,林海狞笑着,将怨灵阴身捏爆了身形。

    怨灵想逃,我也不再隐藏身份。

    以虚灵火术数激射漫天青色火焰,后堂中散布开来的怨灵被虚灵火不停灼烧,不停发出凄厉无比的痛苦哀嚎,渐渐化为黑烟消散。

    “你们!?”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直到这时,才注意向我和甄昆。

    我嘴角划出一抹笑容,双手一握张开,凝聚出虚灵枪,而甄昆徐徐抽出纸刀,道:“自我介绍,折纸门甄昆,他是行人派楚天。”

    “折纸门,行人派……”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惊色更浓,他们看向我,又看向甄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捣的鬼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鬼婴也是被你们所灭的?”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他们也意识到了确实有阴门插手,只不过看他们惊讶的神情,还没料到那么快就被我们盯上了。

    我提枪往前走去,边走边说:“不错!是我们!……束手就擒,这样我们都省事,否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玄阴师一声冷哼,双手掐诀就要施展阴门术数。

    另一边,暗中积聚力量的苗大师,已然驱动纸人向着我攻击而来,纸人面无表情,但凭空活动起来却也异常吓人。

    甄昆大跨步冲上前,挥起纸刀连连劈砍。

    几乎是眨眼间,这纸人就已经支离破碎,变成了一对竹骨纸屑散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提枪冲向玄阴师,这时玄阴师也已经积聚精气完毕,施展出了走阴派术数,后堂中骤然阴气刺骨,凭空凝聚出数个骷髅头虚影,向着我们从四面八方撕咬而来。

    我冷笑,这招数我见识过了!

    默运虚灵土,化转己身为灵枢,往前走时我一脚踏在地上,霎时间地气涌动不止,化成了无形泥沼,将这些骷髅头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虚灵金枪直击而出,一连将玄阴师身前的骷髅头刺爆。

    我握起拳头,窜到玄阴师身前,凶猛的一拳击中在玄阴师的脸颊上,玄阴师惨叫一声,倒飞出去撞到了法坛,顿时间稀里哗啦什么东西都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闲心关心他?”

    甄昆轻蔑冷笑,以一米九高的健壮个头压迫似地面向苗大师。

    苗大师脸上露出害怕情绪,在甄昆面前他只有仰视的份儿,单凭拳脚功夫的肉搏,不被打死才怪,这他心里还是有点逼数的!

    苗大师突然冲着甄昆怪叫一声,气势逼人,似想以命相博,可谁知下一刻,他竟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甄昆被吓一跳,反应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“操,想跑?”

    甄昆大跨步追了过去,三两步就追到背后,蒲扇般的巴掌抓向苗大师的后颈。

    苗大师眼角余光看着那张大手,露出阴毒之色。

    极为不引人注意,他悄悄从袖子中摸出了一件小东西,像是雨天娃娃一样,只不过极小仅有掌心般大,但其上散出的阴煞却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!

    苗大师以术数施法,这白布娃娃是头上突然出现黑气凝聚的鬼脸。

    下一刻,白布娃娃自行飞起,直袭甄昆的面门!

    我心有所感,当看到那白布娃娃的时候,下意识瞪大了眼睛,这玩意儿要是侵体附身,那下场还会能有好?

    当甄昆注意到时,真真切切被吓了一跳!

    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,这时候就算想帮甄昆,都来不及出手。

    甄昆下意识挥动纸刀,可纸刀只削去了白布娃娃的一角,那邪魅玩意儿依旧袭向甄昆面门,也就在这时,甄昆身体中突然爆发出一声虎吼,自他周身出现一个猛虎虚影,张口便将那白布娃娃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猛虎虚影并不能碰触实物,但将白布娃娃吞入口中的瞬间,直接将其中鬼灵一口叼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鬼灵愤怒咆哮,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但明显猛虎虚影更加霸道,死死叫鬼灵压制住,并且一口一口撕咬鬼灵阴身,不论是阴气阴煞亦或是鬼灵之力,无不被它吞进了腹中。

    白布娃娃失了灵性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滴滴黑油将白布侵染,逐渐流了出来,白布更是不断被侵蚀腐烂,发出“嗤嗤”声,以极快的速度变成了黑烟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和甄昆眼皮都是一跳。

    尸油黑煞!

    且不说那白布娃娃借鬼灵所施展的是什么阴损邪术,单单只是这玩意儿,沾之都足够要人的命了!

    猛虎虚影将鬼灵吞噬之后,又扑向甄昆的身体,融入进去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我将余下的骷髅头一一打爆,诧异不已的望着甄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不但折纸门术数修为更进一步,如今更是有了这奇异的保命手段,显然这也是得意于他术数修行精进的结果。

    苗大师趁着这机会,已经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另一个玄阴师,也晕晕乎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他也想趁机逃跑,我哪会再给他机会,抬脚上去就是一个飞踢,像踢皮球一样直接踢在这家伙的头上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倒地昏了。

    我解决玄阴师,看向甄昆问:“姓苗的跑了,你怎么不去追?”

    “哼!他跑不了!”甄昆脸色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看来刚刚那一幕,的的确确让他也动了真火,不过甄昆自信非常,说那个家伙绝对逃不了!

    我点点头,望着玄阴师又看向地上的尸油黑煞,这等阴损至极的术数,竟然出自阴门传承弟子之手,这简直是在打阴门传承的脸,更像是甩了阴门祖师在天之灵的耳光,令人耻辱啊!

    我们话音刚落,就听见那苗大师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!

    而后,一个黑衣纸人手中握纸刀,拎着苗大师的后衣领,拖着苗大师的身体一步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刻的苗大师,下身有两条腿都不翼而飞!

    随着拖过的痕迹,鲜血将地面染红,诡异非常,醒目无比,那黑衣纸人没有表情没有情绪,但明明是纸扎的身体,却给人孔武有力的感觉,生生是再造的甄昆的另一个模样。

    我看着这情形眼皮又是一跳!

    甄昆出手可够狠的!

    而且,这黑衣纸人与上次所见,也明显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纸扎的纸人都脆弱无比,但折纸门有高深术数秘法,能够暂时将纸人之身稳固如金铁一般,这我也有所耳闻,只不过这种秘法需要极高的折纸门术数修为,能有如此修为,已经堪称是折纸门宗师了!

    我有些难以置信,甄昆厉害到这地步了?

    黑衣纸人拖着失去双腿的苗大师回来,死狗一般仍在甄昆面前,剧烈痛楚让苗大师鬼叫不已,那失去双腿血了呼啦的模样强烈刺激着他的神经视觉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