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六章 天敌

    鬼兵林海对于我这位祖爷爷,那真可谓像是遇见了天敌。

    他躲在甄昆身后,嘴里磕磕巴巴的,似是在不停打颤,光是祖爷爷的暴露出的威严气势,都已然令他恐惧万分了。

    祖爷爷环视一圈,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最后看向我问:“我祖孙媳凝舞呢?怎么没见她?这女娃儿最近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先别管凝舞了,祖爷爷我找您真有事呢!”

    我打了哈哈,急忙说正题。

    我指着地上的玄阴师和苗大师,简单给祖爷爷说了下经过,笑眯眯地说又到了您老人家动用关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祖爷爷听完之后,眉头顿时一拧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阴门败类,仗持邪术,残害他人性命,简直是十恶不赦!不肯坦白罪行,交代出幕后主使?哼!我倒要看看,是你们的嘴巴硬,还是炼狱的铁钩硬!”

    “祖爷爷,我要尽可能的知道,他们所了解和隐瞒的一切。”我忙开口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容易,我带他们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祖爷爷阴森一笑,目光落到地上的那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玄阴师和苗大师满脸震惊不已的模样,似乎还有点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祖爷爷手上掐诀,口中呢喃着奇异音调的咒语,那声音低沉似九幽传来,浑厚无比,我听不出来究竟,只感觉这咒语似能沟通天地一般。

    很快,地面渐渐塌陷下去,露出火海般的炼狱入口。

    无数哀嚎痛苦的惨叫声传来,凄厉无比,令人头皮发麻,心神惊悚,放佛那深不见底的炼狱深处正在发生极其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流沙般的地面,不断卷着玄阴师和苗大师下坠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惊恐欲绝,不停的呼救,可是很快那塌陷的地面就宛若狰狞巨口,将他们两人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 祖爷爷与我打了声招呼,也纵身跳进炼狱入口。

    地面几乎在眨眼间恢复正常,如果不是空气中还隐隐有淡淡的硫磺味,恐怕都能让人恍惚,刚刚所看到的是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

    甄昆瞪大着眼睛,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有些诧异,我本以为祖爷爷会拘两人魂魄而去,没想到竟然可以直接将两人投入炼狱中!

    相比较之前见过的阴兵鬼差而言,祖爷爷的本事简直不要强太多啊!

    我眼珠子转了转,就凭我们祖孙的关系,或许有机会我也能学到那敕令法门!

    毕竟这一手法术太酷炫也太厉害了!

    我不由自主的动了心。

    “你个傻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银铃般轻笑着,她向我解释又道:“阴间敕令法门,可不是相公你能学得来的,你就别痴心妄想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叫痴心妄想,只要祖爷爷他肯教,我就肯定能学会!”我说。

    凝舞笑声更浓:“即便祖爷爷肯教,你也是学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很不理解,阴阳敕令,说白了都是沟通天地之用以施法,只要肯教又哪能学不会?

    凝舞却道,阴阳尚有着本质差别,更遑论阴间阳世两界?

    以祖爷爷所施的敕令法门,凭借着阴间官职的神格印鉴,这才能够调动阴间的力量,譬如说刚刚那开启的炼狱入口,将人身与魂都投入炼狱中,如果没有神格印鉴根本不可能做的到的。

    在阴曹地府之中,任有官职就已然是正神,哪怕是黑白无常这种小神,那也是正神。

    我恍然明白过来,难怪祖爷爷官升三级竟然那么兴奋!

    看来这官升三级,不但让祖爷爷的实力增强不少,相应的权高位重,凭借神格印鉴所能调用的阴间力量更是强大!

    听凝舞这么一解释,我泄气了。

    想学这阴间敕令法门是彻底没了指望,不过我转念一想,如果能搞清楚祖爷爷的权利范围有多大,那这以后还不是一样便宜行事?

    所以,有没有神格印鉴又有什么重要的呢?

    我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我走向法坛中央晕倒的任清华,蹲下身,看了看他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这老人重病在身,不但被林海附身了一会,又被怨灵侵身入体,我还是有点担心他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任清华仍在昏厥当中,不过他的气息还算平稳,魂魄也并不浮动。

    我放下心来,不过这善后也是一件麻烦事。

    甄昆这时凑了上来,甄昆很诧异很难以置信地问我,家中祖辈竟在阴曹地府任如此高职?

    我点点头,淡淡应了声恩。

    甄昆脸上兴奋无比,又问我那可不可以托祖爷爷帮个小忙?

    我古怪的看着甄昆,问他能有什么忙需要阴曹地府的人来帮?

    甄昆几乎要冲我叫了出来:“这能帮的忙多了去了!”

    比如问一问前人先辈的情况,再比如问一问折纸门祖师是不是还在,更比如……还可以问一问他妹妹甄敏,是不是已经投胎轮回了。

    这些还都是小事!

    阴门传承中的三门三派,很多术数都需要与阴间世界沟通联系。

    灵媒派阴蛊,折纸门寄灵,走阴派阴穴,煞鬼门鬼兵,尤其是行人派……

    “行人派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甄昆笑的有些奇怪:“王四竟然没有教你吗?行人派,行人世间,这世间二字可就是阳世阴间的意思,你跟阴曹没有关系,凭什么去行走黄泉?”

    我对甄昆的话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阳世我还没有走明白,还想行走黄泉?想多了吧你!

    想找祖爷爷他老人家办事,就自己去求,只不过这位祖爷爷可有点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甄昆沉默起来,不知道心里在打的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看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我这才注意到,怎么林海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甄昆随口说,刚刚炼狱入口出现的时候,林海就已经被吓跑不见了踪影,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哪去了。

    我笑出声,这人魔也会怕的啊?

    以五方鬼兵要术感应,鬼兵林海不知道什么时候逃了出去,正跟段不凡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这时,浓厚阴气再度出现蔓延。

    雾霭中祖爷爷的身影走了出来,他向我递过来了一个东西,不耐烦的说:“阿天,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面,祖爷爷我还有很多事要忙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呢?”我接过东西忙问。

    祖爷爷头也没回地说道:“依阴间律,当永坠炼狱,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甄昆望着祖爷爷的背影张张嘴,最后还是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想着套套近乎呢,可谁知道祖爷爷连给他开口的机会都没有,一来一去又回了阴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玩意儿!?”

    我看着手里的小东西,叫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在阴曹地府任职的祖爷爷,审讯过那两人之后,竟然交给了我一个……u盘!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