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一百九十九章 不好

    段不凡忧心忡忡问我:“就凭我们三个人,怎么对付得了莫奉天?他可是一位阴门宗师级别的人物啊!”

    “单凭我们确实不行,我们需要南冥村和风水协会帮忙。”甄昆也道。

    “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我眉头紧皱,说实话提到这三个字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算了吧!

    还能指望谁来帮忙?

    林英和宫商羽倒好说,其他的人呢?还能有人愿意帮忙?

    钱王寨的事,已经令我对整个阴门彻底失望!

    恐怕我们这边求援的消息刚发出去,那边莫家就能听到风声了,再者说,那些各派老人会愿意与一位折纸门宗师拼命吗?

    甄昆却道,总要试试啊!

    而且虽然现在的阴门六派有点乌烟瘴气,但也绝不像我想的那么悲观,一心为阴门传承的家族,还是有不少的!

    段不凡连连点头,肯定甄昆的话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中只有他的术数修为最弱,甚至完全帮不忙,只能做点打杂的事情,所以他觉得向阴门求援是很有必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想试试,那就试试吧!

    我说了说我的想法,这件事大家分头行动,甄昆负责查折纸门莫家的底细,以莫奉天的术数修为,在阴门中绝对不是无名无姓的人。

    肖玲查莫家的产业以及莫家子女的动向。

    如果肖玲能摸清楚莫家的内部情况,那再行动也就有把握多了,莫奉天虽然在闭关,但他想做的大事绝对需要很多资源,需要用不少人,这一方面都是可以进行注意的!

    由我去联系林英和宫商羽。

    我自信与两位斩妖门宗师熟悉,由我来开口,也是最适合不过的。

    要对付莫家这庞然大物,行事务必要谨慎些,千万不能被对方所察觉,否则就有可能会遇见危险!

    时间紧迫,我让他们立即去做。

    我提醒肖玲,绝对不能再拿一个名片回来应付了事!

    肖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告诉我放心,莫家既然经营的有产业,那就好查的多了,在杭州他们家这点人脉关系还是有的!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你可就别炫你家的人脉了!

    那是胡天昊的人脉,跟你肖玲可没什么关系,胡天昊现在已死,那些人脉也自然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段不凡忙说:“师父,你是不是把我忘了?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反问段不凡:“你会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像什么都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段不凡脸垮了下来,他一没人脉关系,二没术数实力,在这种时候真的是什么忙都帮不了。

    肖玲说:“你来帮我吧!我明天要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,你陪着我一起去,等事情处理完了,我们再一起去调查莫家。”

    段不凡眼睛一亮,连连应好。

    在肖玲抛出橄榄枝后,这家伙连看肖玲的眼神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离开肖玲的家,我们回去宾馆住处。

    在我自己的房间中,我站在窗户前眺望着远处,手中捏着手机拨通了宫商羽的号码。

    简单告诉了宫商羽事情经过,他很震惊。

    我要杀莫奉天,还要杀莫家仗持术数为祸的阴门弟子,宫商羽沉吟半饷,回了我一句:“难办!”

    我隐隐有些失望,不过宫商羽下面一句话,让我对他明显改观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过,为阴门传承清理门户,是我辈阴门弟子义不容辞的事!……这件事绝对不能走漏风声,我明天与你答复,我会尽快带人过去!你们在杭州千万先不要轻举妄动!”

    这一点我也明白。

    毕竟是一位折纸门宗师,可不是那么随意想杀就能杀的了的!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又与南冥村林英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同样的事我再次说了一遍,可同样的事,林英的态度却明显顾虑重重,这折纸门莫家,他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!

    当代莫家家主莫奉天,还曾是林英的至交好友!

    这是林英年轻时的往事了,断法时代之前,阴门六派联系紧密,莫奉天的父亲经常带他拜访南冥村,并且在南冥村暂住一段时间,而就是这段时间里,林英与莫奉天结识,并成了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他们同是阴门精英弟子,当初也是不可一世的天才人物,两个人之间自然可谈的话题非常多。

    剿灭魔灵之时,整个阴门的精英弟子尽数前往,哪怕是林英当时也去了,但莫奉天并没有参加,而是销声匿迹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林英就与莫奉天失去了联系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多年之后,再次听闻莫奉天的消息,竟是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林英与我说,他有些无法相信,莫奉天会干出这等事情来,他又有什么理由做这些事?以莫奉天的术数修为,身份地位,不论行至何处,都是备受别人尊崇尊敬的对象,以阴门术数为祸世间,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林英相信莫奉天的为人,更相信这位曾经的莫家天才,他何苦让自己晚年不保,去干这等阴损害人的邪事?

    我轻笑一声,你心中的疑问,何尝不是我想知道和了解的事情?

    再者说,一个为躲避剿灭魔灵,贪生怕死的人,又还有什么为人可信可言?

    不管再怎么不相信,这都是事实!

    他肯定有他的目的,有他的图谋,只不过眼下我们还不知道罢了!

    人心易变,何况是莫奉天那种人?

    我的一番话,也让林英沉默许久,最后他与我说,他明天会带领阴门弟子赶来杭州,见面时再细说这些事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我心情复杂!

    之前的肥阳孙家已经差不多让我与南冥村反目为仇了,这次是江南莫家,看情形这莫家也明显与南冥村有交际,到时候又会是什么结果?

    不过庆幸的是,两位斩妖门宗师都没打算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现在就只等他们来了!

    身旁的凝舞向我问:“相公,你怕吗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我看向她。

    凝舞幽幽说道:“这些人,这些事,这些责任,都不是现在的你应该肩负的!再这么下去,我都要怕了,我怕你会出事!”

    我拥凝舞入怀中,露出笑容说:“我怎么会出事呢?别忘了,我可是行人派的唯一传人,一身术数修为可厉害着呢!……再者说,这都是为了找你的铜棺啊!我必须要把媳妇你丢的东西给找回来,这是相公我给你的承诺啊!”

    凝舞像是有心事,她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拥着凝舞,凝舞依偎在我怀中,我们眺望着窗户外的夜景,这一刻真有种幸福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不是还有一个小电灯泡的话!

    “吱吱吱……”

    小黄鼬跑过来窜到了我身上,跑到我怀中凑热闹。

    我苦笑,摸了摸它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两天一直忙着捉鬼灭灵,忙的都快把这小家伙疏忽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风水协会的人赶到。

    由宫商羽带着几位阴门弟子而来,刚一见面,他就告诉了我一个不好的消息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