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零二章 人皮纸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零二章 人皮纸人

    赤婆施展灵媒派术数,控制引魂铃音所化的音波,一出一返之间,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,竟就拘回来了一只鬼魂!

    鬼魂渐渐凝聚成形,变成了一个男人模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鬼魂神情木讷,似乎像是被控制的傀儡一般,没有任何情绪反应表现。

    赤婆向这鬼魂问了一些山中别墅的情况。

    就听鬼魂说,在以别墅为中心的一定范围里,是鬼魂禁区!

    他只是普通小鬼,并不敢靠近那山中别墅,而但凡敢窥视和靠近别墅的孤魂野鬼,都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山中还有一只怪物在游荡。

    如果发现有生人刻意靠近别墅,这只怪物就会出现袭击,在山中这只怪物已经杀了不少人,单单是这只鬼魂知道的,就有十人以上,而他也是死在了这怪物手中。

    怪物杀人?

    我们都皱起眉头,仙居山游客常年来往,这山中还能会存在什么怪物?

    鬼魂说,是一种人形怪物!

    说是人可也不太像,但绝对不是鬼魂,它拥有着人的外形,但却仿佛嗜杀的恶魔一般,暴戾非常。

    人形怪物行走木讷缓慢,但攻击人的时候却比鬼魂还要迅捷,速度快的好像一阵风一样!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什么,告诉大家,那可能是莫奉天炼制的人皮纸人!

    以骨为架,以皮为包膜,以魂为寄灵的人皮纸人!

    甄思明听我这么说,震惊的瞪大了眼睛,宫商羽他们更是阴沉着脸,这术数手法太过阴损歹毒,简直是非人所为!

    “人皮纸人……”

    甄思明神情严肃,解释说:“这是折纸门中近乎传说的禁忌之术,其凶威比那跳僵也不遑多让,而且它会随着噬人精魄而成长,最终变成铜皮铁骨般的噬人魔物!”

    林英沉默不言,到这一刻,即便再不怎么不愿意相信,也不得不面对事实。

    莫奉天,已经不是当年那位折纸门天才!

    他如今更像是邪魔!

    宫商羽沉吟道:“想靠近别墅去杀莫奉天,恐怕难逃这人皮纸人的耳目,如果我们将人皮纸人灭杀,那莫奉天会不会有所察觉?”

    “会!人皮纸人,其实也是纸灵傀儡,如果我们将他灭杀,那炼制纸灵的纸人绝对会有所察觉!”甄思明沉吟道。

    赤婆皱眉问:“那如果,只是将它困住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甄思明想了想,又道:“如果施术者没有操控这纸人,应该是不会发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们需要碰一碰运气了!”

    宫商羽看向众人,其他人纷纷点头,先设法将人皮纸人困在此地,等杀了莫奉天之后再将人皮纸人灭杀。

    说实话,此刻我心中是惊骇的!

    困住一只跳僵,可比消灭一只跳僵要难的多,当初我消灭藤谷辰炼制的那只跳僵时,可谓是拼了老命,甚至险些没有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而眼前,几位前辈高人话里的意思,好像这办的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赤婆随手将拘来的鬼魂释放,我问赤婆,这鬼魂难道就这么任由它在山林中游荡吗?

    赤婆反问我: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它是枉死之魂,搞不好是会积怨变成鬼灵的啊!到时候它也会去害人了!”我皱眉说。

    赤婆笑了笑,轻轻摇头:“你到底是还年轻,修行阴门传承尚短!……这种枉死之魂,只要不是有意炼制,是不会变成怨魂的鬼灵,别忘了他可是因接近那山中别墅而死!楚天啊,你说说什么游客会翻山越岭,冒着风险靠近那别墅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常人确实不会!

    山中无路,难以行走,就算游客再怎么好奇,也不会想着在山中跋涉去那别墅里。

    除非是心有歹念的人,刻意接近!

    这么看来的话,那枉死的人十有八九都是想打别墅的主意,那最后死在山里也怪不得谁,所以只会变成孤魂野鬼,不会化成怨厉鬼灵。

    林英也与我解释一声:“我们既然不能灭杀了它,又不能带着它,最好的办法就只是让它哪来回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有动静了!”

    甄思明以纸蝶搜索山林,终于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纸蝶发现了人皮纸人的所在,就在前方靠近别墅外围的地方游荡,而在别墅附近,除了有守门的鬼灵外,再没有了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这莫奉天还真是令人惊喜的疏忽大意啊!

    不过反过来想想,以莫奉天的术数修为,有谁嫌命长了会找上门送死去,单单是人皮纸人那一关就过不去。

    我看向宫商羽和林英,就见他们点点头道了声动手!

    以红色纸蝶引路,我们穿梭在山林中,极快向着那人皮纸人所在的位置赶过去。

    临近时,我们停下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日暮黄昏,山林中光线微弱,渐渐陷入黑暗中。

    在眼前还能看见的远处,一个黑影像是行尸走肉般行走着,它行动木讷,无主无神,像游走黑暗中的幽灵。

    宫商羽示意我不用动手,让我好好看着。

    我笑着连连点头,求之不得呢!

    甄思明盘膝坐在地上,闭目凝神运气,他周身突然散发出了与众不同的气息,一条狼形虚影钻了出来,那虚影越来越凝实,就宛若真实的凶狼一般,狼眸凶残阴狠,透着慑人的凶光。

    这折纸门的术数,我在甄昆身上也看到过,只不过由甄思明施展起来,明显要更加的厉害!

    人皮纸人突然停止行走,渐渐将头扭了过来,看向我们的方向像是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赤婆轻摇手腕上红绳编织的金铃法器,无形音波瞬间激发荡出,赤婆以灵媒术数将音波拢在一定的范围中,激荡震动人皮之人内的寄灵。

    甄思明身体上的狼形虚影窜出,四蹄踏地,以极快的速度扑进人皮纸人身体中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接着出手,分别将人皮纸人的四肢削去!

    我们从山林中走过去,地上的人皮纸人没有血液流出,那断肢处只有缕缕黑气不停逸散。

    甄思明说:“我已经将这人皮纸人内的寄灵压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暂时就先将这人皮纸人留在这里,等解决完莫奉天,再回来将这它处理掉。”宫商羽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地上的人皮纸人,又看向这些阴门高人前辈。

    心中不由得惊叹,这比跳僵还要厉害一些的魔物,几乎还没一个照面,就已经被困禁压制,而且还被削去了四肢,即便它最终挣脱了压制也无法再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宗师级别的人物啊!

    “走,去那别墅!”

    甄思明以纸蝶领头带路,我们继续往那别墅靠近。

    守门的几个鬼灵正在游荡,这些怨灵就更好解决了,赤婆以灵媒派术数,将几只鬼灵轻而易举拘来,随手便将它们灭杀!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我们站在别墅外,宫商羽突然抬手示意我们别动,他眉头紧皱像是发觉了什么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