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零四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零四章

    “是啊,废话就不多说了!等杀了你们,我也该离开这里了!”

    随着莫奉天的话音刚落,场中的气氛骤冷,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无形的杀气在彼此对冲交锋,你来我往,这折纸门宗师莫奉天真是了得,就单凭气势而言,以他一人之力丝毫不输我们这边几位宗师。

    我沉吟皱眉,莫奉天怎么会那么有底气?

    凝舞悄悄与我说道:“恐怕他是有所依仗!还记得宫商羽说的话吗?这别墅中有妖物存在!我现在也隐约能感受的到!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妖物?莫奉天是与妖物勾结施展的邪术吗?”我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凝舞又道:“我也不知!但是,此妖隐藏的极好,恐怕也有着高深的道行修为实力!”

    经媳妇这么一说,我不由得浑身紧张。

    不消多,哪怕这妖物只是与山魈妖实力将近,恐怕就够我们对付了的!

    我有心想提醒大家,但这时宫商羽和林英突然就出手了!

    宫商羽运转斩妖门术数,他周身精气宛如狼烟般冲天而起,林英反应稍慢半拍,不过紧接着周身也冒出精气狼烟。

    两人手中掐着一模一样的手诀,口中快速低喃咒语。

    几乎一致的动作,完全相同的口中咒语,奇异的共鸣声响起,这两人极为默契的施展着同一种术数,甚至就连呼吸节奏都完全保持着一致。

    莫奉天嘴角渐渐翘起,那是一抹冷笑,对于这情景根本不为所动!

    精气狼烟逐渐凝如实质,他们两人仿佛在这一瞬间化成了太阳,那凝有实质的精气似对阴气都有种灼烧感!

    我震惊不已,这斩妖门术数一起,恐怕连恶灵都无法近身!

    哪怕是凶灵都将在这术数下魂飞魄散!

    “诛邪斩妖!”

    “诛邪斩妖!”

    异口同声,宫商羽和林英两位斩妖门宗师齐声暴喝。

    炽烈如太阳般的精气狼烟,几乎在瞬间化成了两个雄伟无比的人影,这人影似带有磅礴的祖师之力,宛如斩妖门祖师降临此处,衬托的宫商羽和林英仿若在世神灵!

    两个祖师人影低头俯视,目光森冷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秒之间,精气狼烟所化的祖师人影挥手自虚空中抽出一把凌厉的虚空长剑,倏忽间缩小身影冲到了莫奉天身前。

    “哞……”

    奇异怪吼,自莫奉天身体内传出,炸响在天地之间!

    祖师人影挥剑直刺。

    似牛却带有鳞甲,似虎却带有鹿角,似狮有鬃毛却带着蛇尾的怪物虚影陡然自莫奉天身体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我惊骇: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是凶兽之灵!他竟然用凶兽之灵当作灵胎以心神育养?他疯了吗?”甄思明忍不住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赤婆没有说话,但脸上的惊容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这虚影怪物以身体硬抗住虚空长剑刺身,它似是剧痛般嗷叫一声,蛇尾瞬间伸缩而出,勒住两个祖师人影,血盆大口獠牙暴露,凶猛向着其中一位祖师人影撕咬而去。

    獠牙大嘴噬咬住祖师人影,眨眼间便将这虚影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另一位祖师人影面露极具灵性的惊容,可紧接着,这蛇尾捆住的祖师人影以身体凝化成金色剑影,向着那虚影怪物迎头劈落。

    蛇尾难以捆缚剑锋,被削成了几段掉落。

    虚影怪物急忙以头角架住剑影,可这怪物小瞧了这术数威力,不但它的头角被削断几节,金色剑影更是将它的兽身劈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术数威力耗尽,金色剑影爆散开来。

    被斩成两段的怪物哀嚎一声,化成一缕缕黑气返回到莫奉天身上。

    莫奉天脸色苍白如纸张,毫无血色,脸上再无之前的云淡风轻,他眯着眼睛轻笑道:“两位不愧是一代斩妖门宗师,我倒是小瞧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他心神育养的灵胎已被重创!”

    “我们杀他,你们小心鬼灵!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先后沉喝一声,随后极有默契地冲上前去,他们甩手间凝聚出一把暗淡的金色长剑,向着莫奉天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莫奉天冷冷看了他们一眼,向后退入别墅之中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在他的左右各有一只纸人蹿了出来,这两个纸人黑衣蓝裙黑帽,毫无表情的脸上画着渗人的怪笑。

    两个纸人各提一把纸刀,迎面挡住了宫商羽和林英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乱象突起,四面八方突然回响阴气森森的鬼笑声,俱是孩童之音,嘻嘻哈哈的怪异音调古怪无比,听的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那浓郁的阴煞几乎令空气都变得粘稠!

    是恶灵鬼婴!

    夜色中,一个个恶灵鬼婴卷着黑气,以一种影子飘行的速度将我们所有人环绕包围。

    甄思明额头见了汗,赤婆面色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都预料过这种局面,但真当亲眼见到,亲身感受到时,就又是另一种感官刺激了,说不怕不紧张那都是骗人的!

    饶是他们见多识广,也没面对过这么多的恶灵鬼婴啊!

    甄思明和赤婆都已经这样了,可想而知,我会紧张到了什么地步,那一刻我手心里都冒出了汗,心脏都在因紧张而剧烈跳动!

    “相公!”

    “恶灵而已,何足惧哉?”

    “拿出你的术数修为实力来!”

    凝舞的几声娇喝,令我瞬间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口气,遏制住狂跳不已的心脏,我嘴角划出一抹笑容,媳妇说的对,恶灵而已,何足惧哉!?

    我从布袋中摸出两张三师敕令灭邪符,抬脚迈前一步,手中掐诀,凝神施法,以虚灵火激发符术之威,以虚灵金撞击渡魂铃发动引魂铃音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施法动作,对于术数控制可是极为严苛的!

    我如今只能说勉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奇异的钟吕之音突然响彻夜空,引魂铃音并不能完全控制恶灵鬼婴,将它们拘下来,但我要的只是这短暂片刻的控制。

    三师敕令灭邪之威完全激发。

    天师之力,地师之力,祖师之力磅礴涌现而出,我挥手将神令符施展而出,漫天紫色火焰虚影突然降临在这别墅门前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汹涌紫色火焰中,隐隐有白色雷火,并伴有隐约的雷霆之音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痛苦哀嚎响起,八个恶灵鬼婴深陷紫火之中。

    紫色火焰灼烧阴身,而白色雷火侵蚀,焚烧恶灵煞根,恶灵鬼婴们挣脱开引魂铃音,痛苦哀嚎着在半空中来回翻卷,可任凭她们如何努力,都无法扑灭身上的白色雷火火焰,那对阴物极具侵蚀性的火焰直接由内而外烧穿它们的阴身!

    甄思明震惊,

    赤婆愕然,

    就连与黑衣纸人缠斗的宫商羽和林英都瞪大了眼睛,他们纷纷回头看了我一眼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