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零七章 谜团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零七章 谜团

    “楚天,你们怎么样?有没有看到那条凶兽蛟龙?”

    林英和甄昆从别墅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一眼,林英身负重伤,脸色苍白无比,一条左臂无力垂落,鲜血不停滴下,在他的肩头和左臂上有着触目惊心、深可见骨的伤口。

    而甄昆更惨,神色萎靡不堪,不停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碎裂成条,浑身肮脏不已,活像是个乞丐,虽然没有明显外伤,但神魂气息却甚是虚弱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不过赤婆受伤严重昏了过去,莫奉天呢?”

    我解释了一句,紧忙又问起他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以宫商羽和林英两位斩妖门宗师,再加上甄思明这位折纸门前辈高人,应该有足够的把握将莫奉天给杀了。

    可怕就怕,突然出现的凶兽蛟龙横添了变数。

    而从林英的口中,也果然印证了我心中不好的预感,林英叹了口气,告诉我说本来莫奉天已经被他们困住,必死无疑,可谁知道突然冒出来的一只凶兽,不但破局重伤了他,而且那莫奉天也趁机逃了。

    莫奉天逃了?

    我紧皱起眉头,如果让这家伙给逃了,那整座仙居山,偌大山脉森林,还能再上哪去追去?

    甄思明极不甘心地说道:“凶兽蛟龙出现时,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,不过我们也伤了它!……但莫奉天重伤未死,宫师兄也已经去追了,相信他应该逃不了!”

    相信?

    应该?

    这么不确定的话,怎么能让人相信的了啊?

    这一次为阴门清理门户,树立阴门师法戒规威严的行动,可谓整个阴门精锐尽出,如果最后却让莫奉天给逃了,那在阴门之中如何交代?又该如何面对列位祖师的在天之灵?

    我心中暗恨不已,莫奉天的事暂且不提,凝舞的铜棺对于我来说,那是重中之重!

    这次我远奔杭州进这仙居山,为的就找回媳妇的铜棺!

    可铜棺就在眼前,难道就让那凶兽这么抢走了吗?

    我不甘心!

    莫奉天要杀!

    凝舞的铜棺,我也一定要夺回!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甄昆交给我的纸蝶,纸蝶上有原先灵性主人的印记,可以通过纸蝶去追莫奉天。

    但凶兽蛟龙呢?

    我问了下林英,那条蛟龙伤势如何?

    林英告诉我,蛟龙拼着重伤夺走了一件东西,此刻应该受伤不轻,毕竟那是他与宫商羽的联手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即便它是凶兽,如今也该吃不消了!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沉吟,眼中露出一抹惊喜神情。

    我从随身布袋里摸出纸蝶,我想让林英和甄思明带着纸蝶去与宫商羽会和,然后凭借纸蝶之灵,追踪莫奉天的踪迹,这样他绝对没有任何可能逃的了!

    “这纸蝶之灵是莫……”

    我施展起甄昆告诉我的术数控制之法,可还没等我一句话说完,宛如活物的纸蝶扑扇起翅膀,竟反向着凶兽蛟龙消失的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一刻,我恍然意识到什么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纸蝶是由原先纸船所炼制,其上灵性已经被冥蝶之灵吞噬,所以纸蝶只会去找那位灵性主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那灵性主人并不是莫奉天!

    当年偷走凝舞铜棺的也不是他!

    这凶兽蛟龙,在莫奉天这里习得了折纸门术数,并且它这只凶兽极可能还化成了人形,而后潜入北邙村盗走了铜棺!

    由始至终,所有一切的事情都这蛟龙干的!

    纸蝶扑扇翅膀,沿着下山的路逐渐飞去,我紧咬牙关,拿起五行虚灵罗庚,跟着纸蝶的飞行踪迹,横心向着山下冲去。

    莫奉天我是管不了了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只能尽人事,听天命,如果当真是莫奉天他命不该绝,我也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,绝不能再让那凶兽蛟龙带着铜棺逃了!

    “媳妇,林海,我们去追蛟龙!”

    两团阴气卷动,紧跟在我身后,我们直冲下了山去。

    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凶兽蛟龙的对手,你快回来!”

    “楚天!!”

    林英和甄思明在我身后大叫,可是我绝不能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地冲进下山的密林中,山林中漆黑无比,我以术数控制着纸蝶放缓一些速度,艰难奔跑,尽可能以最快速度追去。

    “相公,算了吧!……只要有这纸蝶在,我们下一次依旧可以去追杀蛟龙的!”

    凝舞妖身飘动在我身前,她关心地向我劝说。

    我也明白现在形势,以我这受伤的身体情况,哪怕是那凶兽也受了重伤,我也够呛能够对付它。

    可是我有不得不追的理由。

    林海也向我劝道:“你可小心你的小命啊!……追不上倒还好说了,万一追上的话,你跟送死又有什么差别?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去追!不能不追!”我喘着气,解释一声:“那凶兽蛟龙认识凝舞,所做的一切,都是冲着凝舞来的!而且……它搜集极数九只恶灵鬼婴,明显是为了破除铜棺封印,绝对……绝对不能让它得逞!”

    铜棺是凝舞的命根子,那里面封印着凝舞妖身,我不知道凶兽蛟龙打开铜棺是为了什么,但为了凝舞着想,必须要把铜棺夺回来。

    恶灵鬼婴如今只差一只,如果这次放蛟龙逃了,那下一次再找到它,恐怕铜棺上的封印早都该被它破掉了!

    到时候,真的一切一切就都晚了!

    凝舞和林海欲言又止,但最终他们没有在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已经很明朗,凶兽蛟龙借莫奉天之手搜集恶灵鬼婴,目的就是为了打来被封印的铜棺,而莫奉天与蛟龙勾结,恐怕早在二十三年前,在那场剿灭魔灵的之前就已经勾结了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才能解释,为什么莫奉天会在那一段时间突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关于媳妇凝舞有太多太多的谜团,可偏偏凝舞在化成妖魂之前的记忆,都已经全部消失了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奔跑下山,想帮凝舞,就必须要解开铜棺之谜。

    所以绝对不能让那凶兽蛟龙的图谋得逞!

    纸蝶仍旧在前引路,山中难以行走,我不记得自己追了多久,不记得自己摔倒过多少次,但当我终于下了仙居山时,那凶兽蛟龙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条双车道公路,路旁有公交车站牌,明亮的路灯灯光已经足可以看清周围,路上不时有车来车往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