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零九章 又是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零九章 又是你

    斗不过你,也要气死你!

    我拥着怀中的凝舞,面无惧色的抬头看着凶兽蛟龙,我不再做无谓的抵抗,因为我明知也斗不过它。

    蛟龙怒不可遏,俯视着我,阴冷眸子中充斥着怒火。

    那腾空的身体不断扭动翻滚,弥漫的妖气掀起阵阵刮人的飓风,它的杀气更是已然弥漫开来,笼罩着我的身体,压迫着我的灵魂,

    “你让开!”

    蛟龙冲着凝舞咆哮,怒不可遏,“为这个蝼蚁凡人,你还真的想与我翻脸不成?”

    凝舞轻笑,神情娇滴滴的,但眼神却寒意如霜。

    “翻脸?别说笑了!奴家与你可不相识,何来的脸可翻?奴家与相公生死与共,只可惜今日技不如人,否则必将你这伪龙斩于九幽之下!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蛟龙被噎的说不出话来,他恼羞成怒又道:“你生前记忆不在,我不与你计较!……行人派的小子,你他妈的要是有种就自己站出来,别他妈躲在女人背后,靠女人护着,你还像是个男人?就凭你这般模样,你也配自称为她的夫君!?”

    我被他这番话刺激,心中顿时腾起羞恼的怒火。

    可凝舞却拉住了我,告诉我千万不要与他一般计较,眼下最重要的是活着,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!

    只要拖住时间,山上的宫商羽和林英肯定就会下山驰援。

    所以这时候绝对不能冲动!

    我心里咽不下那口气,这蛟龙竟嘲讽我不像个男人,这他妈谁能受得了?

    本来追下仙居山,就是想夺回来凝舞的铜棺,可现在别说铜棺了,我的小命都捏在了这蛟龙的手里,这要是传出去真要笑掉人的大牙了!

    但凝舞却死死拦住我,小声娇嗔着提醒我。

    这凶兽蛟龙已经修行了多少年,我才修行多少年,事不可为而强为,那才会令人笑掉大牙!

    打肿脸充胖子得来的面子,不要也罢!

    真要那么说,他这修行千年的蛟龙以大欺小,又怎么说?所以,不能跟一个无赖讲道理,更不能被一个无赖欠着鼻子走,否则不是显得太蠢了吗?

    凝舞最后问我:“相公,你蠢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可真让我不好回答,不过媳妇说的倒是对的,我冷静下来,思考着眼下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不站出来是吧?你这个缩头乌龟,软骨头!”

    凶兽蛟龙翻腾着三米长的身体,巨大鼻孔中哼出白气,他怒吼咆哮:“你连个男人都不配当!更遑论说当她的夫君?别以为你躲在她身后,我就奈何不了你,我今日便就要将你杀了,将阴门行人派彻底杀绝断了修行传承!”

    周遭温度骤降,弥漫的妖气这一刻仿佛凝有了实质,卷起的阵阵飓风如同黑色的丝线在盘旋,稍一触碰都有种割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有形之风凌厉非常!

    这蛟龙是想用这宛如刀子般的风,直接绕过凝舞的妖魂身体,近而将我给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哼,你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中气十足的沧桑之音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,“将杀人派杀决断了传承?就凭你!?欺我行人派无人乎?妖修孽龙,为祸作乱,我行人派今天要除魔卫道,以正阴门六派震慑世间宵小的声威!”

    随着这极富有磁性的话声发出,天地仿佛都引起了共振,在无形中向着凶兽蛟龙压迫。

    妖气收敛,黑色飓风散灭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句话,就令蛟龙的滔天凶威无所遁形,生生逼迫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和凝舞回头望去,就见在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,这个人看起来已经年过半百,脸上已经起了皱纹褶子,他浓眉大眼,面相就看着十分正派,半白的头发很是杂乱,有种不修边幅的洒脱自在。

    他穿着很普通的衣服,给人一种亲切感,他的眼睛很深邃,但视线却很暖,那露出的笑容更像是和蔼可亲的长辈。

    总之,第一眼看他,就能明显意识到,他绝不会是一个普通人!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这个人,我能肯定的说,我从未见过他,更不可能认识他,可是……他竟自称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?

    那他是谁?

    我震惊的目光中有疑惑,有不解,更多的是惊讶!

    行人派传承至今,我是第三十四代弟子,而且也是唯一的传承弟子,绝无可能再另有别的传人还存在,这一点师父王四也曾跟我说过!

    “又是你!?”

    凶兽蛟龙愤怒吼叫:“屡屡坏我好事,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这中年人露出笑容,深邃的眼神仿佛可吞噬星空日月,他淡淡又道:“我是小小阴门行人派的弟子,自然不能入你这半神孽龙的法眼?况且知不知道我是谁,又有什么关系,反正迟早你都会死在我的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蛟龙腾起身形,张口喷出一口腥臭至极的黑色腥风。

    我惊骇瞪大眼睛,那黑风中与刚刚妖气凝聚的不同,其中竟然充斥着近乎粘稠的阴煞!

    黑风一旋,又粗壮数分,随后骤然卷落。

    这种玩意别说对付了,就是沾到身上,绝对就会蚀身腐魂,浓郁到了粘稠的地步,可见这该是积聚了多少的阴煞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中年人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他只是手中掐诀,由虚灵火凝聚的青色火焰瞬间化成火墙,迎着黑风阴煞汹汹燃烧过去。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,有心想提醒。

    这凶兽蛟龙五行属水,以术数虚灵火对付它,反倒还会被它所压制,甚至有可能受术数反噬的伤!

    可还没等我开口,蛟龙再度吼叫一声。

    被压迫的妖气陡然扩散开来,以妖气凝成黑色雨,淋浇在虚灵火墙上,不但如此,这阴煞简直太过浓郁了,以虚灵火的焚烧根本不能完全将之阻挡。

    交手瞬间,中年人的虚灵术数也已经被完全克制。

    但中年人只是一声冷笑,手中掐诀变幻,汹汹燃烧的青色虚灵火墙陡然耀亮起金色光芒,这金光刺目无比,绚烂夺目,似乎是有一个小太阳凭空自这夜色下升起。

    一声清脆啼鸣响亮而起!

    于金光中似有一只三足奇鸟孕育而出,它张开翅膀扑扇之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此刻,所有汹汹燃烧的虚灵火由青色转变成了炫目的火红金色,这火焰仿佛烈阳之怒,炙热无比,炽烈无比,似有一种焚尽万物的霸道凶威。

    “先天真火之精!”

    凶兽蛟龙惊恐怪叫一声。

    而且不止于此,中年人又猛然一跺脚,地上的五行虚灵罗庚缓缓飞起,他此刻是想运转罗庚阵盘张开虚灵结界,彻底将这凶兽蛟龙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蛟龙见此,几乎是下意识地,头也不回地,扭头腾空飞身而走。

    走的果断干脆,没有任何一丝拖泥带水!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漫天火红金色火焰陡然而起,瞬间熄灭,而所有的妖气,所有的阴煞,都在这先天真火之精焚烧下,化成了黑烟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我惊骇无比!

    我看着空中蒸腾的黑烟,以及火焰余威令这片空间都变得异常干燥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还是虚灵火术数吗?

    中年人看着空中越来越远的蛟龙虚影,眉头微皱:“逃的还挺快!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是谁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,话都变得磕磕巴巴的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