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章 当该如何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紧急公告: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:求书帮https://www.qiushubang.com/

第二百一十章 当该如何

    我们本是想拖延时间,等宫商羽和林英下山驰援,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但他到底是谁?

    修有五行虚灵术,还能够操控运转五行虚灵罗庚,他绝对是一位行人派传承弟子,可是行人派弟子除了我和我爸之外,都已经魂归祖师灵位,哪还会再有旁人?

    我震惊又疑惑的看着他,但中年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凝舞身上。

    凝舞依偎在我怀中,浑身紧绷。

    她在紧张,在警惕,甚至是有些恐惧害怕,她察觉到了他的视线,这视线中隐有一种似有似无的杀意!

    “青丘九尾妖魂,可否报出你的名号来?”

    中年人问出了话,他身前五行虚灵罗庚缓缓旋转,仍旧处于阵盘激发的状态,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张开虚灵结界。

    我侧了下身,挡住他看凝舞的视线:“她是我的妻子,名叫凝舞,你又究竟是谁?为什么会我行人派的术数?”

    “你的妻子?但她身属妖魂,怎能成为你阴门传承弟子之妻?”中年人终于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解释了一声,凝舞是在我成为阴门传承弟子之前嫁于我的,当年我们举行冥婚之时,我还不是行人派的弟子。

    我又道:“这位前辈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,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能否先让你的妻子回答我的问题?”中年人看向凝舞又问:“妖狐之魂,请你告诉我,你嫁给我这行人派的独苗弟子,究竟是想图谋什么?你的原身究竟姓甚名谁,不要再遮遮掩掩的了!”

    在他叫出我的名字时,我愣了愣。

    他明显认识我,不但认识,也明显对我很熟悉,甚至是好像也知道一些凝舞的秘密。

    可对于这些问题,凝舞俏脸上很是茫然!

    凝舞抬头看向我,缓缓摇摇头,她不知道这人问这些问题的含义。

    我向那中年人又说:“我的妻子就叫凝舞,没有别的名字,你别在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中年人沉声低喝,怒瞪了我一眼:“我是在问她,不是问你!让她自己来回答!”

    我被噎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这中年人一瞪眼,顿时就有种师长威严,那神态语气,仿佛在训斥我这个不争气的行人派弟子。

    凝舞轻叹一声,从我怀中站了出去。

    凝舞浅浅施礼道:“奴家是楚天之妻,自成妖魂以来,名字便就叫凝舞!……奴家嫁于相公,从未对相公有任何的心计和图谋,只是想与相公生死与共,厮守到老,百年之后共赴黄泉轮回而去,奴家只求来生能与相公续夫妻之缘,再别无他求!”

    “是吗!?”中年人冷哼。

    凝舞再度施礼:“前辈明鉴,奴家从未对相公楚天有任何谋害之心,奴家愿以妖魂心神与天立誓!”

    “哦?我且问你,你是以此妖魂立誓,还是以原妖身本尊立誓?倘若有一天,你不再是你,这誓言又还能再作数吗?”中年人沉声问。

    凝舞秀眉微蹙:“前辈此话何意?我若不是我,我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“妖人莫奉天已经伏诛,凶兽蛟龙携封印的铜棺也已逃遁,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与你有关,你还不肯将实情说来?”中年人问。

    凝舞对视向中年人凌厉眼神,毫无惧意。

    凝舞认真道:“奴家不知道,前辈所想听的实情究竟是什么,但奴家愿以妖魂立誓,奴家绝不曾与这些妖人凶兽勾结,奴家既身为行人派传承弟子楚天之妻,也只会一心一意为相公着想,为阴门六派着想!”

    “为阴门着想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人大笑不止,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,中年人冷笑又问:“楚天因你之故,已经走在了背弃阴门传承的边缘,你还能说的出口是为阴门着想?”

    凝舞不解问:“奴家的相公,何时想要背弃阴门传承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你凝聚妖魂之身,以阴门传承术数用在邪处,不但炼化鬼灵之力,摄取树木生机,此番更是莽撞来这凶险之地,说的大义凌然是清理门户,可实际上却只是为你这九尾妖魂夺回封印铜棺!楚天此举,简直是坑害了阴门传承,借阴门势力谋取他的私心,这还不算是背弃吗?”

    中年人冷哼:“我问你,若要论师法戒规,楚天当要处以何种惩处?”

    “你胡扯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怒吼一声:“我什么时候背弃过阴门?难道遇见阴门弟子仗持术数为祸为恶,我要不管不问吗?敬你有行人派术数修为,我尊你一声前辈,你不要在这里颠倒黑白!”

    “楚天,真要这么说,那就按你的逻辑来!”中年人指着凝舞,看向我问:“她,千年九尾妖魂,凶兽蛟龙为帮她破除铜棺封印,勾结妖人莫奉天,以邪术残害生灵,无辜的人枉死,无辜婴儿早夭,还未出生便就以邪术炼制成邪婴鬼灵,一切都是因她而起,她当作何惩处?”

    我呆了一呆,被这番话问的脸上涨红。

    我不服气的吼出声:“可那又不是凝舞的本意,难道别人做的坏事,都要由凝舞来负责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别人,这还真要另当别论!……但是,她不同!她是青丘九尾妖魂,铜棺封印妖身,千年之前就已经是凶威滔天,如今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昔日苟存的凶兽蛟龙欲要以邪术破除封印,将她自封印的铜棺中救出!”

    中年人冲我喝问:“楚天,我就问你,对待这种邪灵妖魂,当该如何!?”

    这喝问像是一记重锤,直接砸在了我的脑海中,那一声声“当该如何”的拷问,不停在我灵魂中回荡,

    我晃了晃神,一时间竟连站都要站立不住。

    “若要如此说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那一双桃花眼中神采流转,她看着那中年人问:“前辈,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中年人笑了,深邃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精光:“青丘九尾妖魂,你虽是残存妖魂所修成的此身,但那封印的铜棺中必还有你的魂身!所以,你不能再继续留在楚天身边!你如果真想为他着想,为我阴门行人派着想,那就来帮我引出凶兽蛟龙,助我杀了他夺回封印的铜棺,以防止封印的妖身魔物出世!”

【紧急通告】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,请记住备用站【求书帮】网址: m.qiushubang.com 一秒记住、永不丢失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