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一章 辞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一章 辞职

    凝舞沉声问:“如果奴家不愿呢?”

    “不愿?”中年人嘿嘿一笑:“不愿那就莫怪我此刻手下不留情了!……我不能让蛟龙放出铜棺封印的魔物,更不能让你这妖魂利用我行人派的徒弟!”

    我拦到凝舞身前,胸腔压抑着愤怒,我近乎低吼着冲他说道:“你敢!你动凝舞一根手指头试试!”

    这中年人只是看了我一眼,却并没有理会我的话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始终都落在凝舞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始终都是波澜不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凝舞沉默了一会,最后皓齿轻启,平静的又问道:“前辈,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?”

    中年人回道:“因为我是行人派弟子,是楚天的大师伯。”

    大师伯?

    我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的看着他?

    爸爸楚三石曾有两位结拜兄弟,当年剿灭魔灵之战,爸爸掌管传承之器,我那位二大爷也就是师父王四,掌管传承之物《行人术数》都留了下来,而最后那位大爷欧少卿随着祖师前往。

    听爸爸说,他的大师兄欧少卿当年并没能幸存,与祖师还有列位阴门精英弟子,都死了那场剿灭魔灵之战中。

    那眼前这位中年人……

    我震惊的问:“你,你是欧少卿!?”

    欧少卿点点头,他轻飘飘看我一眼,呵呵一笑,问我竟然现在才反应过来?

    我这他妈的哪里想的到!

    欧少卿,我那位只闻其名从未见过其人的大爷,行人派的大师伯,联想到发生的几件事,我总是感觉有人在暗中助我,看来也是他欧少卿了。

    可他不是早都已经死了吗?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,面对凶兽蛟龙时,凝舞舍身救我,根本就不顾自身的安危,现在面对欧少卿,我这位行人派大师伯,我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带走凝舞?

    更何况,欧少卿打的主意,是想利用凝舞与蛟龙的关系,利用蛟龙想救凝舞的想法,以此将它引诱出来近而杀掉!

    “原来是大师伯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再度浅浅施礼,又道:“楚家儿媳凝舞,见过欧师伯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是青丘九尾妖魂,如果不是那凶手蛟龙想要解开铜棺封印,救你的魔物妖身,说不定我还真认了你这楚家儿媳的身份!”欧少卿轻笑,可随后面容渐冷:“但如今,我不能再放任你继续留在楚天身边,不能眼看着你害了我行人派的独苗弟子。”

    凝舞因愤怒而胸前起伏,但又因无奈而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欧少卿说的那些事,全部都是事实,令人无从反驳,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

    凝舞她确属九尾妖魂,而凶兽蛟龙也确实正在凭邪术破开铜棺封印。

    甭管凝舞是不是自愿的,这一切都正在发生。

    凝舞,缓缓闭上了美眸。

    她放弃了反驳,也不想再辩解。

    可是,我不能让事情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!

    凝舞是我的妻子,她理所当然留在我的身边,凝舞从没有害我,更不曾做错过什么事情,她也不应该承受这样的惩罚代价!

    我看向欧少卿,脸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想强行带走凝舞,那我就算拼了命,也会阻止他,哪怕是这行人派传承弟子的身份我都能舍弃!

    “欧师伯,欧大爷,我一直以为,行人派传承至今只剩下了我一人,我是唯一的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,所以我责任和义务延续行人派的传承,将阴门行人派开枝散叶发扬光大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欧少卿看着我皱起眉。

    “既然行人派还有您这位宗师前辈健在,那延续行人派传承的责任,我也不用再背负!”我看着他,而后吼道:“我,楚天,今天正式放弃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的身份,传承的器与书,都在这里,请您收回!”

    我从随身布袋中取出《行人术数》,而后扔向了欧少卿。

    欧少卿下意识接住古书,停止了仍在处于激发状态的罗庚盘,他震惊的看着我,似乎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不管他的反应如何,我深呼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,我跪了下去,以师礼向欧少卿跪拜:“不肖徒弟楚天,今日想与阴门六派断绝关系,再无瓜葛!……我只求欧大爷看在我爸爸的份儿上,看在二大爷王四的份儿上,放过我的妻子凝舞,我只想与凝舞厮守一生,别无他求!”

    “我求您了!”

    我猛地叩下头,脑门与地面的猛地撞击,甚至发出了一声沉闷响动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急地叫了一声,但我并没有让她拉住我。

    欧少卿手中拿着《行人术数》,脸上浮起怒容,那双深邃的眼睛里,第一次不再那么波澜不惊,第一次涌出了愤怒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欧少卿被气的浑身发抖,连一句话都说不全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起身,仍跪在那里,又吼了声:“侄儿楚天,恳请欧大伯成全!”

    欧少卿怒的直咬牙,我知道,他在气我的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能与凝舞分离!

    我更不能让他去利用凝舞做那些事,凝舞虽是青丘九尾妖魂,但生前魔物妖身的所有事都已经被封印在铜棺之中,都与现在的凝舞没有了关联。

    凝舞,她不应该去承受那些!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看着我神色不忍,她轻咬芳唇,桃花眼中渐渐有水雾积聚成泪,饱含爱慕之意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!”

    欧少卿气的大叫,他指着地上的我,又叫道:“还说这小子没有背弃阴门传承?你看他现在因为你,他在干什么?楚天,你这么做对得起因救你而死的王四吗?你对得起因守护行人派传承之器而死的你爷爷吗?他们在九泉之下,如何能瞑目!?”

    我是对不起他们……

    可我,更不能对不起凝舞!

    我向欧少卿求道,等我死后,我会向他们叩头认罪,认错认罚,但现在我不能让他抓走我的妻子!

    欧少卿怒极而笑,他看着最后好笑的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他,不明白他在笑什么。

    欧少卿嘴角撇出一抹笑容,叹了口气道:“你这性子,还真是与你爹一样!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欧大爷松口了?

    可接下来欧少卿的话,又让我脸垮了下来:“但是,我不能容许你犯你父亲曾犯过的错!”

    我急了,问他,我都这样求你了,你竟然还不松口?

    你究竟还想我怎样?

    难不成让我现在死在这里,与凝舞立即就去共赴黄泉认罪不成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