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二章 带走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二章 带走

    下跪求饶,叩头认错,舍弃行人派弟子身份,我甚至连老爸楚三石的面子都卖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谁想我这位便宜大爷,左右就是不领情!

    既然你说,阴门传承弟子不得与妖魂搅合在一起,那我那不当这个传承弟子了,这难道还不行吗?我不在修行行人派术数了,这总可以吧?

    如果是在以前,我是唯一传承弟子,还肩负着延续行人派传承的重任。

    但现在,你欧少卿这位行人派宗师还健在,又哪里还用的到我这毛头小子传承行人派?

    所以,我就是要撂挑子不干了!

    只要能和凝舞在一起,哪怕付出任何代价,我都愿意!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任何代价你都愿意,是吗?”

    欧少卿看着我,深邃的眼睛中竟露出了一抹戏谑神色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紧,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,但到了这种时候只能硬着头皮上了,我咬着牙说:“是的,任何代价!”

    欧少卿的笑意从眼睛,蔓延到了嘴角,最后遍布在他整张面孔上。

    那笑容面孔看着和蔼可亲,但笑容深处却透着狡诈!

    欧少卿说真想要他放过凝舞,这倒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他有几个条件,只要我答应他就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让他快说。

    “第一,行人派传承弟子身份,岂能说背弃就背弃?你轻慢阴门传承,就等于轻慢阴门列位祖师的在天之灵,今日之后,你自在三师灵位前领罚,该如何惩处就如何惩处!”

    “行!”我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,勤修《行人术数》,不得再有懈怠!我看你术数修为,五行虚灵术已经圆满,可修渡三魂之法,早日能够出师自立!……并且,这《行人术数》中我挑选出了一些适合你的术数,你务必要勤加练习!”

    欧少卿说话时,已然将传承古书冲我丢了回来,正砸在我的怀中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便宜大伯连书都没翻开,竟然就已经为我挑选了一些可修行的术数?他是怎么办到的?

    我想翻开看看,但欧少卿却说,让我日后再翻。

    “也行!”

    “第三,砀山钟派藤谷辰,以后绝对是一个棘手的人物,可惜我现在是在抽不开身,否则必将杀了他为阴门清理门户!……楚天,此人怕是注定为你一生大敌,面对他时,你千万要小心行事,可若有机会杀他,也务必要不惜一切代价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我再度认真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第四,我要带着这凝舞离开,你且放宽了心,她只要一日还是楚家儿媳,我就不会与她为难,更不会勉强她做任何事!”

    我刚想点头,可随即反应过来不对。

    我看着欧少卿问:“你说什么?你还要抓凝舞走?”

    “是,今天无论如何,我都非带她走不可!……楚天,你要明白,我抓走她其实更是对她的一种保护,一旦铜棺封印解开,魔物妖身出世,到时别说是你,就连现如今的凝舞也会遭遇凶险!”

    欧少卿深邃的眼睛中有些怅然,他又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到时会发生什么,但我有种预感,楚天……这将是你的死劫!”

    “狗屁死劫!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抓凝舞离开,除非你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媳妇,媳妇,你快回戒指里寄身,我就不信他还能从我这里把你夺走!”

    我不停大叫着,最后看向凝舞。

    可凝舞并没有说话,也没有返回青铜戒指中寄身,她沉默着,面露悲伤,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中满是戚然神色。

    “媳妇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看着凝舞,这一刻心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凝舞轻轻摇头,没有敢看我的眼睛,她低低着声音,“相公,或许……你应该听欧师伯的,我们……我们真的要暂时分离一段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

    我大叫着站起身,想上前去拉凝舞的妖魂之身,可是那一触之下,竟然穿透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,看了看自己的手,又看向凝舞。

    妖魂之身在吸收幽冥元粹之后,已然凝练成形,能够化虚为实,我现在碰不到,只能说明是凝舞不想让我碰到!

    凝舞看向我,对视向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那一双桃花眼中神采流转,饱含爱慕之意,但却悲伤积聚,有泪流出,她戚然一笑,再度冲我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欧少卿目露赞许,叹气说:“还是你这楚家儿媳懂事!”

    我拦到凝舞身前,不甘心大吼:“欧少卿,你别想带走我的妻子!否则,我就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“拼命?”

    欧少卿轻笑一声:“当你有一天,能达到我如今的术数修为境界,我不介意你与我拼命!……但现在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眸子里喷出怒火。

    术数修为我是斗不过你,但我还有拳头,哪怕是用打的,用踹的,用咬的,我也会跟你拼命!

    欧少卿笑容更浓,却完全没把我的话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是,欧师伯。”

    凝舞低沉应了一声,随后便见欧少卿掐诀施术,而凝舞妖魂之身随之化散开来,一团粉色气息没有任何抗拒的飞向欧少卿。

    “媳妇!”

    我想拦她,可根本就触碰不到她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我运转起虚灵土术数,以己身化转灵枢,跺脚间以涌动的地气困住那团粉色气息,与此同时,我又默运虚灵金撞击渡魂铃,以引魂铃音召回凝舞的妖身,帮她抗拒欧少卿的拘灵术数。

    “凝舞,快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逃!”

    我拼命催动着已经耗尽的精气,勉强维持住僵持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只要凝舞愿意,就能够返回到我的身边!

    “逃?还能逃去哪?相公,你好自珍重,若有缘……我们终有再见时。”

    那团粉色气息中飘来凝舞诀别的话。

    我不肯放手,也不能放手,我决不能任由欧少卿把凝舞带走,她是我的妻子,她要呆在我的身边,她哪里也不能去!

    “楚天啊,你可真是长能耐了!不过想跟我斗法,你还差得远!”

    欧少卿一声低喝,也猛然跺脚。

    霎时间,涌动的地气如同浪潮般反向我袭来,不但破除了我的虚灵土术数,也束缚了渡魂铃中的虚灵金,那响起的钟吕之音更是戛然而止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