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四章 追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四章 追杀

    九路人马中,仙居山这一路队伍术数修为实力最强大,但也是最凶险之处,不过好在有欧少卿暗中相助,最终总算是杀了莫奉天。

    然而其它八路人马中,就杭州这一路由甄昆以及其他几位弟子前往,去捉拿莫奉天的子嗣。

    据肖玲打探而来的消息称,莫奉天育有一儿一女。

    莫奉天的儿子眼下正在国外,而他的女儿则在杭州,经营和管理着莫家家族产业,至于这两个人有没有术数修为,还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而当甄昆与几位阴门弟子找到莫奉天的女儿时,这才发觉,这女人并没有术数修为。

    通过一整天的跟踪来看,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,但跟踪时也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,莫奉天的儿子并没有出国,而且就隐藏在江南这片地区中。

    这还是甄昆凭借折纸门术数,意外通过莫奉天女儿与他们联系时这才得知。

    莫奉天的女儿,年近四十,保养的异常好,她的膝下也有一个儿子,也就是莫奉天的外孙,这外孙子今年十六七岁,名叫莫奇志。

    要说这外孙怎么姓莫,还是因为莫奇志的爹是莫家的上门女婿。

    甄昆跟踪探得的消息是,莫奉天的儿子带着莫奇志,在秘密做着什么事情,具体是何事莫奉天的女儿也不知。

    但显而易见,莫奇志与莫奉天的儿子,拥有着阴门术数修为。

    甄昆他们顺藤摸瓜,找到了这两人,刚一见面便就爆发了一场大战,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,这两人不但有着术数修为,而且还身藏枪械!

    经过艰难苦战,莫奉天的儿子被当场击杀。

    但在他临死前持枪断后,却是让那莫奇志给逃了,这莫奇志可是精明的很,逃进闹市区的人海中,借来往人群彻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莫奉天的儿子虽死,但甄昆这一边也付出了巨大代价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人身上都负了伤,尤其是甄昆负伤最重,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,但子弹击中了他的大腿,所以暂时是无法再下地行走了,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养。

    据甄昆他们所说……

    这莫奇志生的模样俊俏,细皮嫩肉,杏眼瓜子脸,身材不高异常消瘦,染着一头奶奶灰的头发,穿着朋克风格的服饰,非常张扬有特点,仅从外表看如果不是他还有喉结,甚至都能把他认成是女孩子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一个男孩竟能长的这么漂亮!

    而且,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术数修为,莫奇志年纪轻轻,但却已经拥有折纸门灵手化物的高深修为境界!

    在修行天赋上,连甄昆都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,如果假以时日,这莫奇志也必将是另一个莫奉天,他完全继承了莫奉天的衣钵,甚至在天赋上更胜莫奉天一筹。

    莫奇志逃遁之后,甄昆立即与其他几路人马互通消息。

    顺利完成任务的阴门弟子,纷纷赶回杭州来支援,不但密切盯住了莫奉天女儿的动向,也在离开杭州的交通要道上留了人看守。

    但直到这个深夜,再也没了莫奇志的消息。

    宫商羽深深皱起眉头,谁能想到莫奉天竟然还有个如此有天赋的外孙,当我听到这消息时,也是惊讶不已,随后紧紧皱眉。

    在冬七和苗乃安的审讯情报中,并没有提及莫奇志这个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就连他们也不知道,莫奉天不但有个外孙,而且这外孙的术数修为比他们还要强!

    宫商羽先命弟子赶来,接林英和赤婆下了仙居山。

    而后,我们一行人返回杭州市。

    杭州市,胡氏集团大厦。

    深夜下值班的人员都已经下班,而肖玲和段不凡正在这里等着我们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渐渐过去,不时有人复命归来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除了受伤过于严重的人,所有参加此次行动的阴门弟子都已经到场。

    经过大家一一汇报出行动结果,这次为阴门清理门户的行动中,虽然有不少惊险的地方,但好在莫奉天门下弟子中,所有妖人邪徒都已经被击杀,唯有一人莫奇志逃了出去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欣慰点点头,宫商羽外表不显,但也受了不轻内伤。

    相比较起来,林英可谓受伤严重。

    整个手臂打着石膏,纱布包扎,垮在脖子上看着有点惨,幸运的是只伤筋动骨,没有废掉他整条臂膀。

    林英接着说道:“断法时代之后,阴门传承式微,经过这几十年的休养生息,如今阴门年轻一代弟子中,天才辈出,这很令人欣慰,很是可喜可贺,但这些天才弟子却罔顾阴门师法戒规,堕入妖人邪道一途,也着实令人痛心,很是可悲!”

    “我等蒙阴门祖师厚恩赐法,得以继承阴门术数传承,面对持术数修为,得阴门传承,却为恶为祸的传承弟子,阴门绝不姑息,也绝不容忍!”

    “眼下可以确定,莫奇志就藏身在杭州市中,在场诸位谁愿意留下继续追杀此妖人邪徒?”

    林英道出了一番大义凌然的话。

    他话中意思很明显,杭州一行后,众多阴门弟子不可能常驻杭州市,但莫奇志还是要杀的,所以总得有人留下继续追杀此人。

    面对林英的眼神,所有人都皱眉沉默。

    为阴门出力,大家都没有意见,可如果是留下来,这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毕竟谁知道这一追杀,就需要多少时间?

    宫商羽见此,不由叹气说话:“杭州市有风水协会设立的分会,但协会竟然没能发觉莫家妖人所行歹事,理应受罚!庄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庄清非从座位上起身。

    宫商羽又道:“搜索莫奇志的事,由你领风水分会弟子全权负责,如果让此子最终逃了,你当负首责!”

    庄清非怨毒看了我一眼,应声道:“我明白!从今天开始,我会动用所有关系,全力搜索莫奇志在杭州藏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摆手让他坐下,看向众人又道:“仅凭分会弟子,恐怕还对付不了莫奇志,在场诸位阴门同道,可有自愿留下协助的?”

    协助风水协会?

    还是在庄清非的领导下?

    南冥村的来人们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都不愿作声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就不想留下,更何况现在还要与庄清非这个人共事,对于这位副会长,整个南冥村都没有任何好印象,怎么会愿意留下帮他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