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五章 挑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五章 挑事

    江南折纸门莫家莫奉天,以及其门下弟子,如今在阴门六派的共同努力下,均已伏诛。

    但唯一逃脱的莫奇志,还需要继续追杀。

    宫商羽的意思是,在江南杭州这个城市,风水协会分会毕竟经营多年,人熟地熟,也能动用不少的关系,最适合下面的追杀搜索任务。

    但光凭风水协会的弟子是不够的!

    毕竟协会创建尚短,没什么底蕴可言,协会中记名的弟子,除了各派各家传承之外,大多都与段不凡一个德性,阴门高人的派头是够了,但真论术数修为实力却还拿不出台面来。

    所以,还需要有阴门高人配合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那莫奇志也有着折纸门灵手化物的术数修为,按照传承来说有此等实力,已经可以出师自立了!

    宫商羽扫视一眼在场的诸位阴门同道,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出声。

    宫商羽皱起眉:“既然大家都不说话,那就点将了!”

    所谓点将,就是由主事人直接任命,而被点名的人则不能拒绝,必须完成这项使命。

    林英点点头,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宫商羽先点了折纸门甄思明的名字,对方既是折纸门家族传承弟子,所以己方最好也要有一个知根知底的人。

    甄思明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宫商羽又点了一位风水协会弟子的名字,这个人名叫屈臻,刚过三十而立之年,芜城屈氏煞鬼门弟子,听说之前还是藤谷辰的至交好友,其术数修为虽然不如藤谷辰,但所修五方鬼兵要术已然大成。

    他是位熟面孔,之前追杀藤谷辰时他一直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据屈臻说,他想亲自问一问藤谷辰,背弃阴门,究竟意欲何为!?

    用现代话来讲,屈臻是个标准的耿直boy。

    对于这点出的名字,大家都没有异议,有甄思明对付莫奇志的折纸门禁忌术数,也有屈臻这位煞鬼门弟子,以二人联手之力足可以对付莫奇志。

    分别由南冥村和风水协会各出一人,可见宫商羽没有丝毫偏袒。

    “等等,宫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庄师弟,你有话说?”

    庄清非叫了一声等等,宫商羽奇怪皱眉,大家也都看向庄清非。

    庄清非清了清嗓子,道:“莫家一事,都是由行人派楚师侄及时发现,并且全力配合剿灭的!所以,这继续追杀莫奇志,怎么能少得了楚师侄?为人处事,理应善始善终,阴门传承弟子更当如此!”

    “况且,楚师侄与莫奇志都是年轻人,年轻人最是了解年轻人的想法,所以我认为,应该留楚师侄也参与到这次追杀任务中。”

    庄清非说完之后,在场众人反应不一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皱眉,他们都能看出我有些不对劲,自然不想我继续留下来。

    但其他众人,过半的人都纷纷点头,认为庄清非的话在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认为,旁人可以不留下,但我楚天却是应该留下的,毕竟莫家一事是我挑起来的,也应该由我来亲手结束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你愿意留下吗?”

    宫商羽看向我,眼睛中流露出一丝担心,他又道:“这一次诛杀莫奉天,在仙居山中我等都身负了重伤,如果不是有高人相助,我们恐怕都有可能死在凶兽蛟龙的爪下!……楚师侄,如果你需要回北邙村养伤,就不要勉强!”

    宫商羽的维护之心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,也都能看得出来,但宫商羽的话却是令人无法反驳,更令庄清非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突然冒出一条凶兽,而且还是一头蛟龙,哪怕是强如灵媒派高人赤婆,都险些死在蛟龙的爪下,所以有足够的理由回村养伤。

    我还在出神,我压根没有听进去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我心心念念都在想着凝舞,在想着怎么找到欧少卿,怎么从这位行人派大师伯手中,将我的妻子凝舞给抢回来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这时提醒我,轮到我表态了。

    林海在脑海中跟我说,宫商羽已经给了我台阶下,让我直接拒绝他们的事,不要再继续搅合下去,现在应该回去北邙村休养生息,我虽然没有受重伤,但也受了不轻的内伤,如果留下搞不好会被那庄清非给玩死!

    我告诉林海,我要留下。

    林海大叫:“你疯了吗!你难道不知道庄清非就在憋着心思对付你呢?”

    我没疯,我很清醒!

    追杀莫奇志倒是其次,我要去找欧少卿,我要去救凝舞!

    凶兽蛟龙短时间里应该还不会离开江南地区,它想强行破除铜棺封印,还需要在寻找一只恶灵鬼婴,并且还要将另外八只恶灵鬼婴恢复伤势。

    这都需要不少时间!

    蛟龙不会走,欧少卿就不会走,那么凝舞也就还在这里!

    所以,我要留下!

    我渐渐回过神,眼睛中恢复了神采和冷静,我看向宫商羽说:“我的伤势不要紧,我可以留下来为追杀莫奇志继续出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继续留下吗?”林英眉头紧皱,也询问一遍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只是,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要求?你说,只要能满足的,我们一定尽可能满足你。”宫商羽道。

    庄清非眼中闪过一抹极为隐蔽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,眼神中隐隐带着敌意,我哪能猜不到他的心思,如果落在这个人手里,真不知道会被他怎么报复!

    我看向庄清非,对视向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庄清非立即收敛敌意,他露出和蔼笑容,就像是个老好人一样。

    我又说道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,庄副会长不适合领导我们行动,真要问为什么,因为我信不过他!”

    我的话音刚落,所有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庄清非脸上的笑容僵硬下来,他看着我,眼神中暴露出难以掩饰的恶毒。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,这种时候,说出这种话来,无疑是找他庄清非难看,是在打他这位风水协会副会长的脸!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我就是要打他的脸!

    庄大副会长不但教导出了藤谷辰那种妖人邪徒弟子,更是在眼皮子底下,都没能发觉莫家仗持术数为祸的事,我就想敢问他一句,你庄清非是真不知情吗?

    我冷笑,这样的庄大副会长,怎么能让人信得过?

    保不齐被他给卖了,被他给害了,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庄清非握紧拳头,浑浊的眼睛几乎要喷出愤怒的火焰,他脸色阴沉似水,如果不是顾及面子,恐怕能当场翻脸发飙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人露出看热闹的好笑神情。

    这眼神火辣辣的,看的庄清非老脸通红,羞恼的气火憋在胸腔中,令庄清非浑身在发抖,甚至有些令人怀疑,他会不会就这样被气出好歹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