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六章 再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六章 再借

    也难怪旁人会这样看热闹,毕竟说起来也是这庄清非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看来,人家楚天坐在那儿好好的,也是这次诛杀莫奉天的功臣,如果不是人家楚天,恐怕风水协会副会长赤婆,都早已经死在凶兽蛟龙的爪下。

    但这庄清非有事没事,非要点楚天的名字,既然如此,也就别怪人家不给你留丝毫的面子。

    这时候觉得被打脸了?

    那你早干嘛去了?

    砀山钟派煞鬼门藤谷辰权且不提,这杭州折纸门莫家的事,要说这庄清非真是丝毫不知情,那压根是糊弄小孩的,谁也不是弱智,只是给风水协会留几分面子,所以看破不说破罢了!

    现在庄清非竟还敢出来挑事,难道心里就没点逼数吗?

    在场的阴门同道,无不摆出了看笑话的神情,那眼神火辣辣的,看的庄清非老脸通红,气的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两位斩妖门宗师都皱起眉,话讲的太明,那就有故意找人难堪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怎么能对阴门前辈这么不尊敬?”

    林英好似训斥地瞪了我一眼,随后又笑着向庄清非说:“庄副会长,小孩子口无遮拦,不要跟他一般计较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也故作生气地向我教训道:“清非师弟德高望重,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!……楚师侄,以后不准再说这种目无尊长的话来,否则可就要罚你了!”

    我撇撇嘴,权当没有看到,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以后再说要罚,那这次呢?

    这次就算了?

    其他人全都憋着笑。

    庄清非这个脸可是白丢了,宫商羽和林英两个人出面和稀泥,他庄清非就是想发火都发不出来!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说的是,我怎会跟一个孩子计较。”庄清非气的脸色发白,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小小的不愉快就此揭过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都不追究,其他人更是没有追究的资格。

    不过最后,宫商羽还是另让甄思明和屈臻,共同领风水协会弟子搜索莫奇志的下落,至于庄清非的名字却是再也没有提过。

    安排过追杀莫奇志之后,还另有一件事需要宫商羽去办。

    本来这件事是应该宫商羽和林英一同前往,但现在的林英,受伤太过严重,而且这伤势包扎的模样实在是有损阴门威严。

    宫商羽想办的事,是拜访江南地区的阴门各派传承家族!

    昔日阴门传承宗师辈出,南冥村更是阴门各家传承交流的圣地,而断法时代之后,这交流的传统渐渐就中断了,以至于现在南冥村只剩下了过往象征性的意义,其存在的名气甚至还不如现在的风水协会!

    宫商羽此行拜访的用意很简单,就是告诫所有阴门家族传承,即便如今阴门六派式微,但对于背弃阴门传承的弟子,胆敢凭借术数修行为祸作恶,那么南冥村和风水协会为阴门清理门户,也绝不心慈手软!

    直白地说,就是告诉他们,阴门仍在,各派仍受阴门师法戒规约束!

    再有胡作非为的,折纸门莫家就是下场!

    在场的众位阴门同道纷纷点头,都认为宫商羽此举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我看着宫商羽,这一刻真的感觉宫商羽不简单,起码他可比林英强多了,林英还在坚持着怀柔之策,一味怀柔又如何让人敬畏?

    鬼兵林海却嗤笑一声,在我脑海中说:“宫商羽打的好算盘!我看他,分明是想拉拢阴门各家进入风水协会!当初我混江湖的时候,也没少用这手段!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让阴门各家传承知有所敬畏,就算是被拉拢进风水协会,也是一桩好事!你为什么冷嘲热讽的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林海却道:“好事也分对谁的好事!对他宫商羽倒是好事了,但对于别人就不见得了!……楚天,你也不看看现在的风水协会中都是什么货色,宫商羽连自家堂口都管不好,还想管理其它各家?不引火烧身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,林海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后来,也真让林海一语成谶!

    整个风水协会爆发了传法之乱,乱象甚至波及了南冥村,整个阴门六派都在为术数传承而争了个头破血流!

    归根究地,利之一字便能道尽。

    但是阴门传承岂是可以拿来交易的买卖!?

    这些还都是后话了……

    两位斩妖门前辈宗师安排完所有事情后,便就让已经负伤的阴门道友先去休息,等明日便就回去家中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甄思明找到宫商羽和林英,他有求而来。

    之前莫奉天以折纸门禁忌术数,炼制了一只人皮纸人,纸灵傀儡,这禁忌术数歹邪无比,乃是以骨为架,以皮为包膜,以魂为寄灵的人皮纸人!

    人皮纸人能够以噬人精魄而成长,最终化成铜皮铁骨般的噬人魔物。

    它虽是极凶魔物,但也并不是说毫无用处!

    纸人之所以凶厉,是因为其内寄身之灵,而甄思明的意思是,希望能够留下这魔物,交给甄家来炼制处理。

    宫商羽奇怪问:“甄师弟,这是歹邪术数炼制出的魔物,一个搞不好,甚至还可能会被纸人凶灵反噬,你们甄家要这玩意儿还能干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开口要它,自然是有用的!”

    甄思明笑着解释说,在甄家折纸门的传说中,始祖祖师建立阴门,划分六派,而首位折纸门宗师弟子,就曾用此术数将一个返阳出世的魔灵炼制成了人皮纸人!

    但那纸灵傀儡,却并不是魔物!

    纸人的寄身魔灵,被祖师以心神育养的灵胎所吞噬,成了祖师可以如臂指使的灵胎化身魔将。

    眼下甄家虽然没有当年祖师的修为境界,术数神威,但自信也应该能将这人皮纸人炼制成魔将,毕竟其上寄身的不过是一只恶灵而已,以甄家的术数修为实力还是能对付得了的!

    甄思明又看向我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当然,这还需要楚师侄能够再借《行人术数》一用。”

    我震惊的看着甄思明,心道:你野心可真不小啊!

    宫商羽眯着眼睛,直接说出了我的心声:“甄师弟,你野心可真不小啊!……你给我老实说,在你用心神育养的灵胎将那人皮纸人寄身恶灵压制时,是不是就已经动了这个念头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