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一十八章 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一十八章 练

    《三十六路天鹏枪法》是针对虚灵金枪术数的运用。

    虚灵金枪是我习练会五行虚灵术之时,下意识凝成的武器,以虚灵金的至坚属性,发挥长枪一寸长一寸强的威力。

    以我的使枪之法,提在手里除了拼命外,根本没有任何章法可言。

    古之名家岳家枪法、杨家枪法、马家枪、李家短枪,各有其妙,长短能兼用,虚实尽其锐,而天鹏枪法中,蕴含着集众家之所长的枪术,进不可挡,速不能及,有轻盈灵动,神出鬼没,不动如山,动如雷震的枪威。

    全部三十六路枪法中,有扎、刺、点、拨等等用法,其中还配合有身法的施展。

    粗略看过去,我头都要大了。

    若说渡三魂之法难修,这天鹏枪法更是难修,不论哪一种拳脚功夫,无不是自幼苦练而来的,基本功如果练不好,那什么拳术枪法都不过是花架子而已。

    我现在需要的可不是花架子!

    面对凶兽蛟龙,那一出手就是殊死相搏,花架子可不顶什么用。

    而且,光是研究书上枪法图谱,又哪能领会枪法中的精义,没有师父亲身示范指导,就连练都不知道从何练起。

    我心中作着打算,这天鹏枪法也只能暂时放弃。

    我需要的是立即提升自身实力的术数,正统的术数修炼,全部都是时间和功夫的。

    想要快速提升自身实力,恐怕只有最后一个法子了……

    我继续翻过书页。

    我要找的是行人派禁忌之术,曾经师父王四凭借禁忌之术,与凶灵刘英同归于尽,那所施展的就是天罡地煞降魔符的禁忌符术。

    正统的术数修炼指望不了,眼下只能指望禁忌之术。

    为了杀蛟龙,夺铜棺,我愿意不惜一切代价,只要能救回凝舞,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!

    可是当我翻书页之后,我顿时傻眼了!

    别说是禁忌之术,就连符术中那页天罡地煞降魔符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一页空白,只有醒目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楚天,阴门术数修行一途,不可投机取巧,更不可枉逆天和,这禁忌之法与你有害无益,你还是给我老实修行吧!”

    页脚,还有一段小字。

    “当你拥有了渡三魂修为,即可破解这书上的封禁,行人派弟子需谨记,天下阴门术数传承尽在书中,当惜之慎之!”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愤怒的简直要浑身发抖!

    欧少卿,欧大爷,欧师伯……

    “你他妈玩我啊!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大吼出声,惊醒了怀中的小黄鼬,也惊醒了屋外的段不凡。

    就见房门被突然闯开,段不凡冲进屋子里来,睡眼惺忪的他看着我,问我怎么了,我摆了摆手告诉他没事,让他出去。

    段不凡愣了愣,又问:“真没事?那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我抄起身边的布袋砸过去,那段不凡被吓一跳,急忙关门。

    就在他在门外又嚷嚷着:“我说师傅,你没事就没事,发什么脾气嘛,我这还不是关心你!”

    “再吵吵,我就行师法戒规了!”

    我头也不回地吼了一句,段不凡果然闭嘴,不再说话了,小黄鼬也老老实实地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《行人术数》被欧少卿动了手脚,这也相当于封了我的退路,眼下我只能踏踏实实修炼正统术数。

    即便是慢了点,但也总好过什么都不干。

    翻过书上所有书页,新出现的术数修炼除了渡三魂之术和天鹏枪法外,也出现了其他阴门六派的基础术数,比如折纸门的纸灵术,煞鬼门的五方鬼兵要术,斩妖门的天师法,走阴派的走阴法,灵媒派的祭阴法。

    而在行人派这一篇幅中,也还出现了一些新的高深符术——神打之术。

    这是三师之力的高深运用,可借天地人三师之力依附己身,师父王四消灭凶灵刘英的时候,就曾动用了这种术数,当时王四身上所逸散出的纯阳罡气,就连凶灵刘英都要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以我眼下的术数修为,就算学会了这神打之术,也无法完全发挥出符术威力,毕竟我所借三师之力还很有限。

    那欧少卿指点留下的所有术数,都是在为我拥有渡三魂修为后作打算。

    可关键的是,我现在无法立即去修渡三魂之法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书上的天鹏枪法,我陷入深深的无奈无力中,我很想做些什么,可是仓促紧迫的时间,令我根本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我长长叹息一口气,摇了摇脑袋,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身体伤势。

    不论是追杀莫奇志,还是去追杀凶兽蛟龙,以这样重伤的模样可不行。

    我调整坐姿,运行人派调息之法。

    可就在我于心神灵台祭拜三师灵位时,祖师灵位突然震动,我诧异的看着祖师灵位,就见一缕祖师之力缓缓飘出,凝成了一个影子般的虚幻人影。

    他没有面容,只有身体的轮廓。

    他向我拱手弯腰,手中陡然凝聚出一把长枪,行云流水般舞动起了枪法。

    是《三十六路天鹏枪法》!

    枪法舞动,枪出如龙,那一式式枪术威如雷震,同时配合施展身法,一收一放之间自如婉转,丝毫没有任何停歇甚至是迟滞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把长枪,如臂指使,心念所指,长枪所向,竟有种浑然天成之感。

    书上说,此为心能忘手,手能忘枪的大成境界。

    刚刚我还想着没有师父示范指导,根本就练不成,谁想现在竟就有了师法演化。

    难怪欧少卿会只丢了我一本书,就不再管我,原来早有这样的打算。

    看着师法演化的亲身教导,我仔细用心揣摩学习,当枪法演示完毕之后,这虚幻人影持枪再度向我拱手,我急忙拱手还礼,虚幻人影持枪而立,摆出了一个请的姿势,那意思竟是想让我自己练一遍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怎么练?

    别忘了,所谓心神灵台,就是相当于是我的想象之中,让我在想象中练枪?

    可虚幻人影却不管我心中疑惑,它抬脚一踢枪尾,这把虚幻般的长枪打着旋向我飞了过来,我下意识的仓促抓住。

    但真别说,我还真抓住了这长枪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