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二十三章 来追爸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二十三章 来追爸爸

    鬼兵林海用手段将鬼婴给激怒了!

    坐立在女人肩头的鬼婴发出一声尖锐阴啸,小身体上涌出无尽黑气,甚至将小小的厨房给充斥,它睚眦欲裂地怒瞪着林海,一卷阴身疯狂从厨房中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它追来了!楚天!”

    林海在脑海中冲我大叫一声,我急忙用身体精气,以五方鬼兵要术,增强鬼兵之力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咧嘴狞笑,扭头飞驰一般向地面砸落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身后,鬼婴怪异嚎叫着,拖着滚滚黑气紧咬住林海不放,疾速追在林海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操你妈的熊孩子!你还挺凶!”

    “叫爸爸!爸爸陪你玩啊!”

    “来呀来呀,快追爸爸呀,哎哟哎哟,吓死爸爸了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一边逃一边骂。

    他们一前一后猛然砸落在地面上,几乎毫不迟滞地,林海如利剑一般往远处逃遁,而鬼婴更是迅捷灵敏无比,自天而降向着林海的阴身扑去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鬼婴彻底被林海激怒,它要杀了他,要吞噬了他!

    林海见此,骤然转变逃遁方向。

    滚滚黑烟狠狠撞击在地面上四散,可下一刻,鬼婴的小身体骤然自黑烟中冲出,仍旧向林海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操!好险!”

    “你想吓死爸爸吗?”

    “操你妈的是不是没教育好你?”

    “逼孩子没点家教怎么行?”

    林海这嘴贱的家伙,边逃嘴里还边不干净地乱骂。

    在速度上,林海的鬼兵之力即便有我以精气增强,可还是稍逊于鬼婴一点,但是林海左转右折,行动几乎毫无轨迹可言,那鬼影右扑左突,一时间还根本就追不上林海。

    我在汽车里藏着,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机。

    小黄鼬趴在车前窗上,口吐人言惊讶道:“林海这家伙鬼兵实力不咋样,但竟然逃那么快?你是不是帮他了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不帮他,他早就被鬼婴给吃了!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黄鼬恍然大悟:“难,怪!……楚天,那你看还有没有用到我帮忙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没了!你给我老实呆着!”我警告黄翠儿。

    小黄鼬失望地“哦”了一声,继续趴在车前窗上,看着外面的林海与鬼婴上演猫捉老鼠。

    而这时,隐藏在暗处的纸人再度被惊动。

    两个纸人现身,看到鬼婴被林海戏耍不止,可它们并没有立即上前帮忙,而是以术数拘灵,生生把鬼婴强行拘摄了回去。

    鬼婴自然不愿放过林海,疯狂挣扎嚎叫。

    但这只怨灵鬼婴,还无法摆脱两个纸人的术数束缚,强行被拘摄进纸灵身体中后,两个纸人站立不动看了林海好一会儿,林海愣愣不动地也看了它们好一会。

    然后,纸人竟转身离开了?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忍了”

    “哎哟卧槽,楚天,这俩纸人不追我,它们竟然忍了?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不可思议地叫着,在脑海中与我交流。

    我嘴角露出笑容,以这种情况看,那凶兽蛟龙十有八九并不在这小区里,否则早就现身追杀林海了,根本就不会忍下这怒气。

    好机会!

    我告诉林海,再去勾引一次!

    不过这次恐怕它们会有所防备,所以你要千万小心!

    林海咧嘴笑道:“看我的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游荡的飘动着阴魂之身,极为得瑟,又像是挑衅地靠近那栋别墅,他左逛逛,右看看,就好像是一只作死的鬼魂,非要在这儿作一把好死不可!

    趁着林海吸引了它们注意力,我掀开自己衣服,从布袋中取出朱砂笔。

    我凝神静气,以心神之念成符,以手中朱砂笔画符,以我之身体为符纸,抬手运笔,落笔之下一气呵成!

    一张神打符画在了我自己的胸膛上!

    我闭目收敛心神,于灵台向三师灵位祭拜,我低喝道:“叩请天师做法,天罡神威附体!”

    胸膛上的神打符映亮起猩红光芒,如纹身一般陷于血肉之中。

    神打符起了功用!

    我握了握拳头,顿时感觉身体充斥着沛然的力量,而且天罡神威对于阴物有着克制之力,就连我身旁的小黄鼬都炸起了毛,警惕看着我仿佛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黄翠儿口吐人言,问我:“楚天,我怎么感觉你变得不一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神打符的功用!可惜我没有修渡三魂之术,否则威力还要更强几分!”

    我感受着神打符的效用,心中隐约有个感觉。

    这持续时间恐怕不会太长,大概只有十到二十分钟的样子,所以务必要在这段时间里解决战斗,即便不能夺回铜棺,也要一战而退。

    而且,我的身体精气经过连番消耗,也已经所剩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不能被拖在这里,否则到时候就危险了!

    我跟黄鼬说:“小翠儿,你在车上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想丢下我!”小黄鼬挥舞着小爪子,气鼓鼓说。

    我认真说:“接下来恐怕就是硬仗了!你听话老老实实在这儿等我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我能保护自己!”

    小黄鼬跳到副驾驶座位,用爪子打开车门就蹿了出去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,我想拦都没能拦住。

    这黄翠儿,这么下去,早晚有一天会吃亏不可!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但在这个当口,也只能由着它去了,我收拾好家伙,挎好布袋也走下车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楚天,我让那鬼影吃了个闷头亏!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操!”

    鬼兵林海正大笑着,突然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去,就见在六楼的窗户,随着落地窗的玻璃碎裂,两个人影裹挟撕扯着鬼兵林海阴魂之身,以极快的速度向地面坠落,不但如此,在后面还跟着那怨灵鬼婴!

    “救我,楚天,快救我!”

    林海惊骇的向我呼救,他无法挣脱纸人的撕扯,眼瞅着就要被怨灵鬼婴扑中。

    我大跨步向前跑去,同时一手摸出神令符。

    就在纸人和林海摔落到地面后,我立即以五方鬼兵要术,强行拘摄回鬼兵林海的阴身,等林海挣脱了纸人的撕扯,我默运虚灵火术数,彻底激发手中的三师敕令符之威,顿时间紫色火焰燃起。

    怨灵鬼婴扑到地面上却扑了个空,恼怒的凄厉阴啸不止,而那两个纸人却是一骨碌又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时,漫天紫色火雨降临,隐有白色雷火充斥其中!

    “是你!?”

    凶兽蛟龙的声音自纸人身体中发出。

    我冷笑回应:“是我!”

    汹汹燃烧的紫色火焰虚影将纸人之身引燃,其中的白色雷火则将怨灵鬼婴的阴身焚烧!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纸人身体上传出蛟龙的咆哮怒吼。

    就见一个浑身燃着火焰的纸人,自火海中冲了出来,向着我发疯般冲了过来,那拼命家伙的架势既诡异又吓人,而另外一只纸人,则以术数之法将怨灵鬼婴推出火海的范围,并且竭力帮鬼婴抵消了白色雷火的威力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