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二十六章 家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二十六章 家中

    我失去了意识,我昏倒了过去,我好像睡了很久很久,也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那个梦里发生了许多许多的事,但我都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昏倒了过去,是因为我也知道自己没有死!

    与凶兽蛟龙斗法时,我以行人派血祭符术天罡地煞降魔符,血祭燃烧自身精魄,以此来换取强大的符术之威,好能将这头凶兽蛟龙消灭。

    但我来找蛟龙,可不单纯是来拼命的!

    我的最终目的是要夺回凝舞的铜棺,所以我不能死,而那张血祭符术,也不是说使用之后施术者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师父王四消灭凶灵刘英时,他是完全血祭了自己全部的肉身精魄,这是因为他即便不这么做,最后也是一样难以活下来,因为当时他已经被阴毒攻心。

    而我所施展的血祭符术,为我自己留了一点余地。

    但也是正是这点余地,让血祭符术之威降低了过半有余,但也因此能够留下我一条小命。

    只不过可惜的是,最终我也并没有能灭杀掉凶兽蛟龙。

    他还是逃了,带着凝舞的铜棺,他再次飞遁逃去了天边,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我从幽幽中醒来,灯光刺眼。

    意识渐渐清晰,视线也渐渐聚焦,我看清了眼前的事物,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家具摆设,还有眼前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北邙村,我的家中。

    而眼前守在我跟前的是周慧,她面容憔悴,眼圈红肿,发丝有些凌乱,趴在床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张嘴想说话,却只是蠕动了下嘴唇,不但如此,我的身体四肢更是动弹不得,我甚至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,头脑昏昏沉沉的,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重重的无力虚弱感,令我不但头晕想吐,浑身难受的要命,仿佛就连睁眼都觉得特别费力气。

    我闭下眼睛,忍受着各种不适。

    “林海,小若……”

    我在脑海中与我的鬼兵沟通,我虽然说不了话,但脑海中的这种交流方式,只是费神却并不费力。

    “楚……楚,楚,楚天……”鬼兵林海结结巴巴的回应。

    我虚弱骂了一句:“捋直你的舌头再说话!”

    小若惊喜叫道:“楚天,你醒了,你终于醒了!你都昏迷七八天了啊!如果不是欧少卿说你性命无碍,我都以为你要变成植物人了!”

    七八天?

    我竟然昏迷了七八天那么久吗?

    我恍然记起昏迷前发生的事,我以血祭符术,将那凶兽蛟龙彻底重伤但却未死,最终欧少卿赶来,而那蛟龙却带着铜棺逃了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,我是怎么回来的,欧少卿呢?凝舞呢?铜棺呢?蛟龙呢?

    鬼兵林海咋咋呼呼的与我讲起,我昏迷后这七天所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当夜欧少卿赶到时,正撞见重伤的蛟龙欲逃,可欧少卿只顾关心我的安危,并没有去拦那条蛟龙。

    欧少卿以秘术,稳住了我身体生机的流失,更将我身体中还在血祭燃烧的精魄封禁,这才算勉强保住了我一条小命,不过也幸亏符术威力不强,那血祭燃烧的精魄虽然伤及了我身体的根本,但没有立时要我的命。

    后来欧少卿找到甄思明和屈臻,也在段不凡和肖玲的帮助下,为我的身体以极为珍贵的药石泡浴,弥补身体精魄生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杭州又呆了三天,我的濒死症状才算缓解过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天里,欧少卿还亲自出手,帮助甄思明和屈臻将那莫奇志给找了出来,并将他给杀了,但最后莫奇志的母亲也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也是自作孽不可活!

    谁都没有料到的是,莫奇志并没有藏在别处,而是就藏在他家中别墅的密室里,被发现之后,莫奇志拼死反抗,而莫奇志的母亲为救儿子,用莫奉天留下的缠身偶作困兽之斗,最后被缠身偶反噬其身,最终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莫奇志已死,江南折纸门莫家可谓被灭了满门,此为阴门师法惩戒之威,彻底震慑了所有人!

    之后宫商羽以风水协会之名,将江南地区所有阴门名家传承,都拉进了风水协会之中,为的是方便阴门同道之间的沟通,也为了避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至此,杭州一行算是有了圆满。

    完成任务之后,众多阴门弟子踏上归程,欧少卿也决定送我回来北邙村养身养伤。

    这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。

    那就是欧少卿从段不凡那里将行人派传承的器与书都收了回来,段不凡又借此想拜入行人派门下,但被欧少卿直接拒绝,他还告诉段不凡,谁的承诺找谁去履行,就这样欧少卿送我回来北邙村时,把段不凡撇在了杭州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当时段不凡一定是很沮丧失望吧?

    我又问他们,凶兽蛟龙收集的恶灵鬼婴都如何了?欧少卿有没有再去追杀凶兽蛟龙?

    林海告诉我说,当时我以血祭符术天罡地煞降魔符重伤蛟龙时,蛟龙身上的八只恶灵鬼婴,就被我以神令符消灭,至于那一只怨灵鬼婴,则被小黄鼬黄翠儿给灭了,当时这小家伙也差点没有被我所施展的禁忌符术之威波及。

    而怨灵鬼婴的父母就比较惨了,听说床上的男人死了,而那女人好像疯了,住进了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这件事可谓轰动了整个杭州,甚至还上了新闻!

    至于欧少卿,他后来应该没有再追杀凶兽蛟龙,他一心牵挂着我的身体安危,四处搜集珍贵药石药材,也没了再追杀蛟龙的心思。

    送我回北邙村之后,欧少卿除了送药来之外,根本就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我沉吟了一会儿,这位便宜大师伯整日神出鬼没,也不知道究竟都在忙着干什么!

    还有个疑问我一只都想问他——

    既然当年剿灭魔灵之战,欧少卿并没有死,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露面,他销声匿迹究竟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听林海说完这几天发生的事,我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是有几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莫奇志已死,折纸门莫家覆灭,这世上倒是少了一个大祸害!

    而蛟龙费劲千辛万苦搜集的九只鬼婴,也全都已经被灭杀,它再想破除铜棺封印是不可能了,再想搜集九只恶灵鬼婴那是千难万难,除非它能另找到其它方法破除封印。

    没白费我这么拼命!

    我笑了笑,又问:“那凝舞呢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