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二十七章 醒了 “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二十七章 醒了

    “主母她还在青柠指环中,就算你伤成了这个样子,欧少卿还是不肯放她回来。”林海叹气。

    我沉默下来,这位欧师伯,还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可说他不近人情,他又偏偏那么关心我!

    我心中恨恨的想道: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的怪人!

    “楚天,你既然醒了,要不要告诉周慧一声啊?她没少为你担心落泪的!”小若说。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趴在床边熟睡的周慧。

    她应该也累坏了,这大半夜的还是不要吵醒她了,说了那么长时间的话,我也是费神疲累,等明天早上再说吧!

    林海和小若不再打扰我。

    我闭上眼睛,忍受着那折磨人的种种不适,不知不觉也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大早。

    “婶子,你说天哥究竟什么时候能醒啊?他都昏迷那么长时间了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!小天的师伯不是说了,按时以药浴治疗,小天很快就会醒的!”

    “噢!……天哥,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!”

    “还瞎担心呢!慧慧,你担心那个,不如担心担心这个!你看看,你瞅瞅,都萎缩了,茶壶嘴儿一样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!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能用……吧?它不是会变……变大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哎哟哟,慧慧连这个都知道呀!?变大是会变大的,但这萎缩劲儿,说不准会不会影响生活质量啊!万一要是弄的小天他活儿不好了,你说说你以后日子咋过?”

    “婶子,你干嘛啊!你别碰它啊!”

    “碰碰咋了,我检查检查它还能不能用,这也是关心你啊!”

    “婶子,快别闹了!”

    有些噪杂的对话声,渐渐把我从睡梦中吵醒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我睁眼,我就莫名感觉……有点冷,身体凉凉的,不过这倒是好事,起码我恢复了一些身体知觉。

    至于那声音,很熟悉,是周慧与张婶的话声。

    不过她们刚刚在说什么?

    什么闹?

    闹什么?

    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,可入目一眼,登时让我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我竟然被扒光了!

    而且,眼前周慧就用小手捂着我身下的小尾巴,小猫护食一样,不准张婶再碰。

    原来是闹这个!!

    我瞪着眼睛,可偏偏根本动弹不得,我想开口说话,可嘴巴只能轻微蠕动,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唯有我的意识是极度清醒的!

    不也止意识清醒,我的身体知觉也恢复了一点,虽然动不了,但已经能感受到触碰。

    周慧挡开张婶之后,也把小手拿开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知道她是咋想的,竟捏着我的小尾巴放好摆正,还凑下身子却嗅了嗅看是不是有味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又该清洗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慧皱着秀眉说一声。

    听她这意思,好像是她没少为我清洗啊!

    我故意呼吸粗重一点,提醒她们,也表明我的存在,我已经醒了,别乱动我的小尾巴,那玩意儿那玩意儿它……

    它有感觉了!

    我能明显感受到,这小茶壶嘴儿在渐渐地,渐渐地龙起。

    周慧正捏着它呢,感受当然最为明显!

    周慧先是愣了一愣,她看着手中的小尾巴竟在以肉眼可见地速度膨胀,她呆住了!

    “呀,小天,你醒啦?”

    张婶终于注意到了我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这时真想吼出声,我醒了,我早他妈醒了,我从昨天夜里就已经醒了!

    可你们在干嘛?

    你们想对我做什么?

    我发不出声音来,但是,有人可以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回荡起周慧的尖叫声,她的俏脸霎时间变得通红,从脸颊红到了耳朵根,就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周慧撒开手,俏脸尴尬不已,眼神飘忽,手足无措,最后她转身逃似地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还害羞了?”

    张婶笑个不停,这笑声听在耳朵里,别说是周慧了,连我都觉得尴尬不已。

    我不能动,但眼睛可以瞄到我的下半身。

    好家伙!

    你他妈的还真争气啊!

    老子刚睡醒,你就在这儿跟我玩一柱擎天?

    你给老子点面子,收敛一点好不好啊?房间里可还有别人呢啊!

    张婶这时向屋外嚷嚷:“慧慧,快进来啊你!还害羞呢?早晚都是两口子人,有什么好羞的,再说这三四天你也没看啊,这会儿你羞个什么劲儿?再耽搁,一会儿药浴的水就凉了,可就不起作用了!”

    我看着张婶,满脸难以置信,听她这意思,好像这三四天都是她们娘俩伺候我进行药浴的?

    每次都这么让我光着,然后进行药浴的?

    真的就这么光着!?

    周慧满脸通红地又走进屋子里来,她眼神飘忽地不敢看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张婶眼神暧昧,向我开着玩笑:“我说小天啊,你可醒的真是时候啊!咋就刚好慧慧护你的时候,你就醒了呢?是不是憋着心思故意的啊?啧啧啧,你看看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住口!

    你给我住口!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可却没有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周慧听得脸上更红,可张婶明显不想放过她,张婶拉着周慧的胳膊走近我,边走边笑着说:“慧慧,这下你可放心了吧?小天不但人醒了,这玩意儿也还能用!看这硬邦邦的架势,应该也没啥生活质量的问题了!”

    周慧几乎是被张婶拖着走到我身前,她俏脸满是红晕,这会儿干脆都红到了脖子上,扭着头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而床上的我,此刻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!

    太他妈尴尬了!

    可我除了眼珠子还利索,嘴还能勉强动动,其它的根本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说话,你师伯可说了,你这伤势起码半月身体无法正常活动,至少一个月才能下地行走!”张婶向我解释一声,随后又冲周慧说:“快搭把手,别傻愣着了!”

    她们两个人动作熟练,分一左一右架起我的胳膊,托住我的后背,然后伸手抱住我的腿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被她们从床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我的那根小尾巴,仍旧还在探着小头,就这么暴露在张婶和周慧面前,周慧扭着脸,脸红的连看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我是多么想大吼一声:你们放开我!

    可就听张婶念叨着说,让我可别觉得尴尬,也没啥好尴尬的,在我很小的时候,刚来这北邙村,她也没少伺候我光屁股洗澡呢!

    但那是小时候啊!

    我现在都多大了?

    竟然还要被你伺候着洗澡,而且还他妈当着周慧的面!

    我无法反抗,就这么被她们抱出了我的房间,堂屋中有个圆形的澡桶,应该是专门为我刚买来的。

    在桶里,有热气蒸腾的暗红色药浴汤水。

    她们将我小心翼翼放进澡桶里,在桶的底部有个小凳子,而我正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张婶长长吁了一口气,暧昧笑着说:“既然小天醒了,那也该备汤药了!我去弄等会再过来,现在可不打搅你们,你们两个好好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慧红着脸,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在脑海中问鬼兵林海:“这几天难不成都是她们娘俩伺候我药浴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林海回答的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我叫了一声:“就不能找俩爷们?张伯呢?我大堂哥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忙着修缮祖庙呢!哪有时间管你!”林海哈哈大笑:“你张婶和你周慧伺候的也挺好啊!女人手巧,你还嫌弃?”

    好个屁!

    手巧个屁!

    还有,什么叫你周慧?

    我冲林海大吼,可林海根本就不理我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