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二百二十八章 关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二百二十八章 关怀

    张婶走出了堂屋,去为我煎药去了,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周慧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沉默……

    气氛一度有些尴尬……

    周慧脸上通红,还有些手足无措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她不敢看我,还在为刚刚的事有些害臊。

    别说她尴尬,我也尴尬!

    不过好在的是,进了这暗红色药浴汤水中后,那翘起的小尾巴就慢慢收敛了下去。

    更好在的是,这洗澡水不透明,算是能掩饰一下我赤身的窘状。

    我看周慧还有些不自然,索性直接闭上了眼睛,好好在这温热的药浴汤水中享受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这里面究竟都加了什么药材。

    我能明显感受到,浑身酥酥麻麻的,很舒服很惬意,那一股股药力侵润我的四肢百骸,渗透进我的身体肌肤,而我的身体像是一个渴极的旅人,不停吸收着这药浴中的药力。

    欧师伯不愧是欧师伯,竟能有这种可以治疗身体精魄生机受损的方法。

    我沉浸在舒适中,渐渐忘乎所以。

    可慢慢地,有点不对劲!

    我的身体在一点点往下滑,等我发觉的时候,澡桶里的药浴汤水已经漫到了我嘴巴边,我睁开眼睛,想动一动身体,可本来我就动不了,但这药浴中身体酥酥麻麻的更是动不了!

    我紧闭嘴巴,用鼻孔呼吸,但眼瞅着暗红色药浴汤水漫过我的嘴巴,正在渐渐淹没我的鼻孔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双小手抱住了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周慧及时发现我的情况,赶紧把我往上抱了抱,在澡桶里的小凳子上坐好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天哥……我刚刚没有看到……你呛到了吗?”

    周慧神色紧张,关心不已地问我。

    我不能动也不能说话,但眼珠子还利索,我转动了下眼珠,示意她我没有事,也没有被呛到。

    周慧理解我的意思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她作了几个深呼吸,似乎是想让自己镇定下来,接着她挽起自己的衣袖,用手向我的身体摩挲过来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周慧眸子里也有些尴尬,但她告诉我说,这是我师伯吩咐下来的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精魄经过血迹燃烧之后,血肉萎缩的很严重,光是以药石汤浴弥补身体精魄是不够的,还必须对身体穴位以手法进行按摩,一来促进药力吸收,二来是让肌肉恢复活力,不然就很可能会留下暗疾病根。

    我沉吟下来,在这之前我施展血祭符术的时候,可压根就没有考虑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天罡地煞降魔符,也不愧是血祭符术!

    我明明削弱了过半的威力,竟然也把我的身体血肉燃烧到了这种程度,如果不是有欧少卿,我还能不能活下来都两说,即便能够活下来恐怕也得瘫痪在床了!

    所谓禁忌,真的是自有道理啊!

    周慧小手轻柔,指尖用力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不说,这真是一种享受!

    我虽然动不了,但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小手一点点温柔掠过我的身体,在那一处处穴位上,以指肚发力轻微按压,而后又以一种特殊的手法进行推拿。

    周慧没怎么说话,很认真的在做着这件事。

    等按摩的差不多了,周慧也长长出了一口气,似乎是累的不轻。

    她再次把我扶好坐正,开始为我清洗身体,难免的,她会对视向我的视线,但每一次对视,她都像受惊的兔子急忙躲开。

    “天……天哥……我现在为你洗洗下……下面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周慧跟我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也是这磕磕巴巴的一句话,立即又让气氛变得微妙起来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随着周慧的小手伸进澡桶,登时又变得异常暧昧。

    下面就不用洗了吧?

    回头我自己洗就好了吧?

    我眼珠子咕噜乱转,示意周慧停止下动作,等以后我自己来就行。

    但周慧却说:“欧师伯交代过,你身体的每一处每一寸,都必须要清洗到位,以这药浴进行治疗时,也会促使身体排出残留的污垢毒素,所以必须要完全的清理干净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周慧的小手已经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的小手很柔!

    感觉也很怪!

    起反应了!

    我很想阻止她的动作,再这么下去小兄弟又要怒昂了,可奈若何……我根本反抗不得!

    周慧俏脸通红,她竭力掩饰尴尬。

    可这玩意儿,那不是越掩饰越尴尬吗?

    更何况,你洗就洗好了,我们都权当那抬起头的玩意儿不存在,随便洗洗就行了,但你能不能别洗的那么有技巧性啊!

    那小手捉住小尾巴,上下搓了搓,划着圈在顶部还搓了搓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洗了好几遍!

    那传递而回的感觉,令我飘飘欲然,有种说不出的怪异的令人羞耻的舒爽感!

    我鼻孔哼着粗气,有点受不了了!

    这一刻,我真想问问周慧,这手法是谁教你的啊!?好的不学,什么时候学来了这个啊你?

    不过好在的是,周慧终于放过我了。

    那小手离开出了水面,周慧擦了擦手,我看着她,她小脸红彤彤的,避过了我的视线。

    周慧搬来一个小凳子,就坐在澡桶边守着我。

    无声的场面,酝酿着怪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我们都还在沉浸刚刚的尴尬中,周慧没有说话,坐在那里,低头扣着自己的手指,以掩饰心中的紧张,我说不了话,就这么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水温渐凉。

    周慧出去喊张婶进来,两个人把我从澡桶中抱起,为了擦干净身子,换上一套舒适纯棉的短衣短袖,而后把我抱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算结束,还有康复性肌肉训练没有做。

    张婶要继续看着火候煎药,所以就只能周慧自己来了,周慧跟张婶说她一个人也行,让张婶还去看着药炉中的火候。

    所谓康复性肌肉训练,就是周慧帮我舒展和活动四肢。

    因为精魄血肉的治疗恢复,必须防止肌肉萎缩,否则以后我恐怕会变得手无缚鸡之力,变得弱不禁风,恐怕就连生活都需要一辈子受人照料。

    抬臂,抬腿,伸展肢体,活动关节,按摩拍打,刺激身体肌肉的复苏……

    我仔细看着自己现如今的身体,一个词形容:皮包骨一样!

    我原先身子板虽然有些瘦弱,但绝对也是有肌肉的,标标准准的健康大小伙子,可如今……眼前的这副身体骨瘦如柴,甚至有些触目惊心!

    我又看向周慧,周慧的漂亮眸子中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有痛心;

    有不忍;

    有关怀;

    更有难以掩饰的难过和担心……

    她的眸子里似有水雾,但一直隐含着没有滴落,她很认真的做着手中的事,甚至就连我的手指和脚趾都不忘做康复训练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一直默默的看着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